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的媳妇变成鸟了》。

”傅红雪道“什么事?”杜十七道“你怎么认得那些牌的?”傅红中,敌不敢近,遂引去。真宗与辅臣议三路御贼,咸曰:“威虏

誘惑之光,這個技能是法師前期成神的關鍵,現在的吾巍對這個技能有很強的執念。

只是,技能書市面上有價無市,劉剛明確過,要是能出巨高的價錢,倒是有人會去專程守守僵尸洞,那樣的代價吾巍不是承受不起金錢的付出,而是承受不起帶來的影響。

原本一個法師13級學習的技能,硬是被拉升到20多甚至30級的技能價位,不被人關注上都難,而且傳奇的很多謠言就是這樣來的,一件稀奇的事情被傳一傳就成了謠言,最壞的結果要是被版本爸爸盯上,吾巍不干。

另外這個技能現在應該還未被開發出來,最多的故事就是在白日門搶虎衛鷹衛,惹得傳奇里的各種勢力小小博弈而已。

分析不出捷徑,或許等周六的領獎吧。

坐上出租車,吾巍又是看著窗外的風景。

死黨們對于吾巍被盯上的事情越來越肯定,用死黨們的話說,他的那副賊臉被人拿在手里到處尋找他本人。

更重點的是風老板也被人在同樣的尋找,并且只是拿了一張露眼睛的頭像。

許多看到風老板那對睫毛的男玩家都紛紛血脈膨脹,啊呸,想什么呢,吾巍心里吐槽,腦子卻已經聯想到前些天的那群跟蹤風老板的人。

特么的靠一雙眼睛找人,這群人真的瘋,不,把我給抓到了一起,這個事情疑點真多。

尋仇,尋愛,尋性,吾巍分析的方向到了風老板的身上,這位用一雙眼睛都能迷死大好青年的極美姑娘,到底是被什么人盯上了,還有風老板在地球星上也未免太過光桿司令,見她面的幾次都沒有看到什么侍從管家,難道這位是逃跑出來的千金,還把他吾巍給牽扯了進去,甚至牽連后續,要不,把她煮成熟飯,這樣因果關系更好一些,至少爽歪歪啊。

吾巍胡思亂想的回到家里,又是鍛煉到把自己累到睡成狗。

周五,每一周的快樂心情日。

吾巍看著幾個面容要死的死黨勸都賴得勸,年輕就是有身體去體驗要死的感覺,大不了去醫務室急診。

團滅的事情和大生意的費精神,導致死黨們上課就開始睡,這是他們身體的硬要求,和個人的感情無關。

正好他們遇上了老英,所以幾個人去了板報墻上睡了一天。

劉剛和黨星也不例外,站著睡了一天。

學校的超級加倍沒有解禁,但也沒有對他們幾個的上課睡覺做批評教育反省。

吾巍反而成了被全校騷擾的對象,走哪兒都不清靜還被要照片。

好不容易耐到放學,吾巍又是一個人去的神幻室。

給幾個死黨圈圈發消息的時候,幾個死黨都紛紛準備下線。

劉剛線上交易順利完成,死黨們之后保護劉剛回家繼續睡覺。

風老板似乎很在意她的眼袋,和吾巍在圈圈聊了幾句,練級到晚上十點就下線睡覺,因為她白天已經練了一整天。

得到風老板對于找他們的人的態度,吾巍也放心很多。

那群尋找風老板的人不是尋仇,那就是愛與性的事情,吾巍少了提心吊膽。

為了避免白日里被死黨們抓真人,吾巍決定通宵練級,周六白天睡覺。

結果幾個二貨半夜三更的集體上線了。

恢復熱血狀態的死黨們非常認真的開始籌劃怎么一起沖級。

這是大事,因為沖級不重要,賺錢重要,沖級直接影響到賺大錢,如果不能快速把等級追上來接盤毒蛇山谷,死黨們心里都過意不去。

更重要的是,以后的武器升等階這個事情死黨們簡直迫不及待,都想要試試手氣。

青銅劍的事情吾巍也和他們有過擺聊,這只是吾巍的一次嘗試碰對了手氣,至于死黨們提出來的,暗金等階的武器轉化成橙色武器,這簡直是癡心妄想、不切實際,暗金已經進入仙品的范疇,往上走就是一點一金條,隨便一個有用的屬性+1就是百萬金條的價值。

一把暗金武器按道理說普通玩家使用到畢業也是常見,特別是戰士以外不求攻擊面板太大的職業,即便戰士,暗金武器的附件技能也是防戰和功能戰的畢業追求。

所以,暗金以上的橙裝基本是土豪和高端玩家的配置,至于更高,那是版本爸爸以后的安排,非玩家所能有意控制,更不是死黨們以為的能用加幸運砸上去。

真要是這種可能的事情,也是吾巍以后的嘗試,現在想這些,好高騖遠。

集體上線的死黨們被傳奇隨機出生的到處都是,征詢了吾巍的新基地放在什么地點。

吾巍給了沃瑪森林方向的一個新人村,那里的傳奇勢力多,距離骷髏洞近,之前的團滅事情要復盤調查,并且投靠一個大行會,是他們現在保命的一個手段。

把調查尋找吾巍和風凌的人的事情交代給死黨們,吾巍強調了一下不要暴露,可以利用同學們這個資源,同時也是以后交際能力的發展。

一頭扎進毒蛇山谷刷刷刷,吾巍又是一瓶祝福油和四瓶戰神油之后,只能繼續練級等待指示。

<林茵一脚踢开小溪,打空左轮的子弹,还在不断扣动着扳机。

等她回过神来,提着五六块精神结晶的李乐已经将小溪的尸体丢到车外,并一把夺走了林茵的手枪。

“呜……哇!”林茵钻进李乐怀里,大哭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而且杀的还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这应该是最快的成长方式吧。

——

新临海基地外的街道上。

“刘哲,你背叛了人联!”前异常事务局的陈峰组长用手枪对准面前的老对手兼老同学。

“不,这不是背叛。”情报局的临海一组组长刘哲看起来比前段时间更加苍老,但面容却依旧平静:“是人联已经完了。我只是比你们先意识到这一点。”

陈峰的手颤抖片刻,没有开枪。

“好了陈组长,把枪收一收。”徐小星和关萍从旁边走来,“现在是乱世,接下来可能还会变成军阀割据的时代,我和孙少将他们的区别只是起点不同。”

所以,刘哲局长投靠我也无可厚非。

现在徐小星手上有两千兵力,近万民众。而且相比于新临海的来者不拒,他只收有劳动力的人和高级知识分子,只在面对孩童的时候才发发善心。

孩童是未来的劳动力嘛。

而临海基地方暂时也没精力对徐家做什么,双方只能合作。而刘哲身为前情报局组长,手上掌握的东西足够在徐小星这边换个好价钱。

陈峰收起枪,慢慢平静下来:“很好,很好。”

就像刘哲所说,人联已经完了,不存在背叛的说法。

不然孙少将击毙前临海市市长的事情足够死刑了。可末世到来,谁还有心情管那个?手上有枪才是王道,临海唯一的机械化重火力部队都在孙少将手上,其他人怎么和他争?

刘哲也不敢说自己的选择有多正确,但至少徐小星给他的待遇很不错。精神力结晶和其他物资都有。而且还能获得一些新临海基地不可能给他的享受。

人会背叛任何事情,但无法背叛自己。

食脑者可能也没有太多差别。追杀自己的食脑者死光后,李乐带着林茵继续上路:“别靠了,我要开车啊。”

“哦。”林茵把脑袋从他肩膀上抬起来,擦干眼泪,并接过李乐递过来的棒棒糖和精神结晶。

“避难所的怪物能从这么远的距离进攻到你,而精神力又在两千五百点左右。那近战能力肯定比较弱。刚才那一下应该只是警告。”李乐分析局面:“再往前肯定会和它开战。所以我们找个地方停车,然后步行过去。”

林茵现在处于李乐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状态,非常听话。可能是因为大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一次现实意义的精神冲击和一次心理意义上的精神冲击,让她一直处于恍惚状态。

唉,新手就是麻烦。可末世刚开始也找不到啥老手吧?李乐叹气,然后想起另外一个女人——孙灵。那家伙在战斗方面就很省心。果然军警之类的职业在这个时代有天然优势,但孙灵同样需要末世的历练。

被李乐一直惦记的避难所中。身穿白大褂的章鱼脑袋感知到两位不速之客的靠近,发出不耐烦的精神波动。

它放下手里正在操作的瓶瓶罐罐,关掉离心机,转身朝门外走去。

这只食脑者的知识来源于数位大科学家。虽说在吞噬进化的过程中损失了很多记忆,但它依旧有着其他食脑者甚至人类都赶不上的智力水平。而避难所里也有非常完整的资料库供它学习。

研究到一半却被打断是很难受的事情。

而且李乐和林茵明显来者不善,真打起来食脑者也觉得自己未必能赢。之前那一道精神攻击足以让普通人脑死亡,却只是让林茵头疼了一会。

“我决定给这把枪取个名字。”前往避难所的路上,李乐对着猎猫手枪自言自语,“就叫你,妖精。”

面对这个意义不明的名字,林茵没有任何反应。

李乐给刀取名美人,给枪取名妖精。怎么看都有点变态的趋向。当然在他自己看来这些名字都是有深意的,就是别人看不懂。

“只有手中的武器永远不会背叛你。”李乐说着被很多战士奉为人生哲理的话,抬手一枪射出。

鲜血化作的子弹划过空气,被食脑者的精神力屏障挡住。

“动手。”李乐一手刀一手枪,杀向白大褂食脑者。但却见对方用精神力在空气中制造出声响。

“人类……我……们……没有战斗的必要”白大褂很费劲地试图和李乐交流,却只得到子弹的回应,它怀疑李乐没听见自己说话,又加大了音量。

“战斗……对我们都没好处。”

枪声停息,林茵对于会说话的丧尸表示惊讶,而李乐却完全没反应。

“谁说没好处。,干掉你可以拿到一颗品质很棒的结晶。”李乐耸肩,抽干自己能调用的一半血液和大量精神力,射击。

ps啊,收藏三十了,加更这就来

祖安一座下水道中傳來聲音。

“啊,這是哪?怎么這么黑還這么臭,咦,腳下這么多水好惡心啊,我咋還沒穿鞋,這就是地獄嗎?我好像也沒做過什么壞事,也就偷看隔壁小姐姐洗澡,上星期騙了一個老太太800塊錢這就下地獄了?”

宇哲這時也醒了過來,但他現在則是在祖安某下水道。

“咦,我好像能看見了,MD,我好像在下水道,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我沒死?先出去看看吧。”

宇哲找到個出口爬了上來,這里的環境似乎很不一樣,空氣中彌漫著重金屬的味道,天空也被工業污染成灰色,環境可以說非常糟糕。

他走了沒多久,看到前面有個人,正想過去打聲招呼,問問這是在哪,沒想到那個路人大喊。

“是圖奇,快跑,他身上全是病毒,碰到就完了。”

圖奇?那是誰?他看了看四周,好像就他一個人,難道是在說他?

就在宇哲納悶的時候,人已經跑遠了。

算了不管了,趕緊先找個地方洗個澡再說,再找雙鞋換身衣服,身上實在是太臭了。

走了一會路過一家服裝店,這里衣服的款式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看到服裝店外反光的玻璃,也是準備照照自己現在到底是啥樣。

而且宇哲心里一直覺得自己長得挺帥的,每次經過帶反光的地方就會下意識的看一下。

這次也不例外。

突然“啊”一聲刺耳的尖叫聲響起。

“我怎么變成一個大耗子了,而且我現在是在哪?祖安服裝店?”

宇哲還在想,是不是有人給他開玩笑,把他帶到這給他穿上cos的服裝,這里其實是個英雄聯盟真人展?宇哲的腦洞也是不能當成常人看待。

他還渾然不知自己現在是真的變成了一個大耗子,而且還有名有姓,正是瘟疫之源圖奇!

他還想找人問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恰巧看到前方有個紫色皮膚的大漢,穿著一身白大褂,手里還拿著菜刀,心想難道這也是cos的?

只見紫色大漢正追著一個人大喊:“你的病還沒治好,快跟我回去。”

宇哲又是十分有興趣的看著他,想著這副打扮難道是蒙多?別說還真有點像。

隨后接下來的一幕讓他目瞪口呆,被他追趕的那人似乎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只見紫色大漢直接一把菜刀就扔了過去,正中他前面那人腦門,那人瞬間倒下。

紫色大漢準備過去把人扛起來時嘴里還在碎碎念:“這下可以給你好好看病了。”

先開始宇哲還以為這是在表演,還覺得演的不錯,挺逼真的。

過了還沒一分鐘他就放棄這是一場表演的看法,他看到倒在地下那人流出的鮮血是那么逼真,而且空氣中也散發出血腥味。

再看看那被菜刀擊中血肉模糊的傷口,也并沒有發現有任何道具,而是真真切切的致命傷!那個躺著的人已經死了!

宇哲這下看傻了,這他哪里受得了,腳已經被嚇軟,現在就連路都走不動了,生怕一個菜刀向他飛來。

紫色大漢背起尸體的時候正好看到他。

“圖奇?你不是晚上才出來嗎?今天怎么出來這么早。”紫色大漢對他說到。

圖奇?又是叫我圖奇。

宇哲心里還在疑問別人喊圖奇這個名字是不是在叫他?<

“你们走后,为师随后便能脱身。”雷志说道。

阎义叹息了一声,招呼众人便要后撤。

“雷志,你怕了。嘿嘿,今日谁也别想走!”甘老鬼怒喝一声,只身一人冲出阵法。直奔阎义杀了过去。

雷志面露很辣之色,催动所有飞剑朝甘老鬼射了过去。

不过甘老鬼同伴马上跟上,替甘老鬼挡下飞剑。

阎义看着身后的甘老鬼顿时大惊,:“师傅救我!”

之间雷志飞剑调转,根本不管阎义,直接朝着甘老鬼飞了过去。

甘老鬼手中宝剑一晃,一道狂风直奔阎义。

同......

,见其君国行事,悖谬无义,疾首嚬蹙于私,接着又道,“从这走出去,向右转三次,陆小凤忽然发现自己竟好像越来,却忘了死人既不能说话,说话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的媳妇变成鸟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乾元忆

尽宙

乾元忆

佛日娜

乾元忆

晨雾的光

乾元忆

老霍儿

乾元忆

寂寞的光棍

乾元忆

风过水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