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苏醒的巨人》。

陆小凤大笑,道:你那位宫主看面孔示人。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

穆年里一直是一個很吊兒郎當的人,盡管他有著相當顯赫的背景,典型的躺贏公子哥。他和當今太子是至交,光是這一點就可以橫著走了。

不過,相反這位倒是很低調,因為他……是一個宅男。

穆年里時常聽自己的好友感嘆他的堂弟是多么的出色,人才俊杰,因此對那個皇室碩果僅存的少年很是好奇,但因為對方貌似很少出現,他也只是遠遠看見過對方,并無交集。

直到,好友被刺殺的噩耗傳來,然后那個堂弟登基。

穆年里壓下心中的悲傷,然后找到了太子跟他說過的遺書。太子一向是一個喜歡準備后手的人,但他沒想到這真的會發生。

好友表示如果自己發生了意外,請一定要全力幫助他的堂弟。穆年里想了想,決定先去看看對方是什么樣的人,再考慮要不要幫助。

然后,他一眼看出了對方的性別,震驚之余也知道了這個女孩的苦。他不知道為什么,決定收下性子,開始默默地跟在這個女孩身邊。

第一次上戰場,他被對方的身手所震驚,當然最驚訝的是即便臉上沾滿了鮮血也沒有半分動容的樣子……這根本不像是一個皇室中人,更像是一個已經在戰場上拼殺多年的將軍。

他就這樣一直留了下來,看著少女慢慢地帶領大軍攻破敵國的城門,然后來到前太子的墓前,倒下一杯茶,緩緩訴說著這些年發生的事情。

穆年里從沒想過他這樣的人竟會定下性子,做這些他曾經最不耐的事情,卻甘之若飴。也許是因為好友,也許是因為這個在他記憶力隨著歲月的流逝,卻越來越清晰的少女。總之,不是因為男女之情,卻讓他那么難忘。

公主垂簾聽政,他輔佐年幼的太子一路來到皇位上,看著那個自己帶大的小屁孩最后出落成翩翩少年,然后拂袖而去。

白縹倒是繼續待在皇宮里,不過在白慕過世了以后就搬到了白慕生前住的宮殿里。阿煉很孝順,一直將白縹當作自己的親身母親,畢竟在這諾大的后宮里,是白縹一直陪著他度過了寂寞的童年。

在阿煉心中,白慕就是他的父親,而且在他看來白慕沒有生別的孩子,對自己的寵愛可見一斑,分明是把他當作唯一的繼承人……而且白慕后宮無人這件事大家都是清楚的,對于這個極為律己的先皇很是尊敬。

阿煉算是爭氣,畢竟白慕把打下的天下交給了他,接下來的主要是治世。在這段太平時期,國力強盛了許多。阿煉效仿白慕的專一,只有一個皇后,生了兩兒一女。

因為后宮無人這件事,先皇經常被后人討論,各種猜測油然而生。有人說是因為先皇唯一所愛之人已逝,只給他留下了一個兒子,也就是現在的皇帝,有人說是因為先皇有龍陽之癖,總之各種稀奇古怪的傳聞都有。

先皇生前關系較親密的女子幾乎沒有,曾經偶爾去看望一下前太子妃蘇瀾月,后面對方還被送回了家鄉,讓人們覺得并無什么可八卦的地方;然后就是當時唯一的公主,白縹。但當然,人們只是有所猜測,并未當真。

大漠。

蘇瀾月回去的時候,所有人都很驚訝,然后她簡短

出了小世界,看著自己身處的環境,以及四周圍的景致,大家都有些蒙圈。

“這真的是那個小世界的入口?這會不會太扯了一些?”小兔子有些難以置信,她也算是見多識廣了,可是卻還是有些驚訝。

“這算什么?小陰山不也是一樣在一個小山洞里面么?大驚小怪!”謝玉涵倒是不覺得有什么,這樣的事情在修真界是很常見的事情,只是這個小世界實在是有些大了點。

“哦!說得也是,不過接下來我們要去哪里呢......

时人以为养身静默所致。梁天路。陆小凤终于开口:一个六

  “大哥,我是最信任你的,说实话从昨天第一次遇到你,我就是最听话的,而且没有跑过。”那位郊区小霸王声情并茂地说道。

  张小河坐在废墟小院中的一个木椅上,安静地听着,他眯着眼一边听还一边微微点头。

  看到张小河点头,小霸王以为有戏,接着说道:“既然如此,就不用那么麻烦,你看我接着跟你干,有什么脏活累活都交给我,我绝对不含糊。”

  张小河再次点头,很不错啊,可是还是没有到他的语气,老是转移话题,也不是一个办法的呀。

  “所以说,我这就不用一家子都搬过来了吧,费力不说,还占地方,我这一家子都是好吃懒做的,留在这给大家当拖累也好。”

  其实他的意思是,也不想把自己家人都给带过来,毕竟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以后就真要听张小河的,再也无法脱身了呀。

  谁都不会这么蠢,把家人搬过来,就是拴住了自己。

  “这你不用担心,我这个人虽说没有多大本事,但是几个好吃懒做的人还是养得起的,毕竟大家都是兄弟嘛,必然不能让兄弟寒心的。”

  张小河微微一笑说道,这郊区小霸王的意思他是明白的,要是换了真心话自己也是不愿意,但很可惜张小河现在处境不一样。

  那小霸王见没有办法,最终也是放弃,但是他觉得总不可能自己一个人掉入张小河的五指山中吧。

  于是乎他看向了影杀手墨鱼,随后走到张小河身边,耳语了几句。

  张小河微微点头,说道:“那个叫墨鱼对吧,你也快点把家里人带过来吧。”

  然而那墨鱼却是一点也不慌张,在暗地里看不到的地方,她嘴角微微勾起,冷笑了一下。

  随后声泪俱下地说道:“大哥,其实我是一个孤儿,我的家人都在颠簸之中死了,我家原本五口,现在只有我这一个。”

  说着还偷偷瞪了那小霸王一眼,想把我辣下水,姑奶奶玩计俩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呢。

  其他人听到之后,也都恍然大悟,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一样,不愧是赫赫有名的女杀手,随机应变的能力果然厉害。

  那小霸王明显是傻眼了,看了看墨鱼在看了看其他人,最后看了看张小河。

  他知道这下子很可能只有他一个把家里人带过来了,这个张小河神通广大,想要逃跑还真就是一个难事啊。

  张小河一副沉默不言的样子,墨鱼以为他犯了难,当即心中窃喜,等过段时间风头一过。

  找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不就溜出去了嘛。

  张小河微微点头,说道:“我记得你应该还有一个哥哥,这傻孩子,哥哥就不是家人了吗。”

  他刚刚一直没有说话,其实就是在查看因果线,结果倒好查出来墨鱼还有一个残废的哥哥。

  墨鱼听完之后,那是一个瞳孔剧震,这怎么可能,她这个哥哥,可是跟谁都没有提起来过。

  就算是组织中的同僚也没有说起过,而且每次她去看望哥哥,都会做重重掩护,根本不可能被发现啊,这张小河是为什么知道的。

  “把你哥哥接过来,好好照顾他的腿,兴许还有机会重新下地。”张小河的话就说到这个份上。

  至于如何选择全凭墨鱼自己。

  她很是纠结,但最终是默默点头,张小河能够知道自己有一个哥哥,那么也可能治好哥哥的腿。

  经过昨天晚上张小河一展神通,以及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神秘之处,她决定相信张小河。

  之后张小河借着问下一个人,这人可没有一个腿受伤的哥哥,而且其他人也不相信张小河有什么通天的本事。

  于是这个人说道:“大哥,其实我的处境跟墨鱼一样,但我是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剩。

  “大哥我也是。”

  “我也是。”

  其他人开始起哄,试图蒙混过关,张小河一一说出了他们家里有多少人,并且是双亲还是兄弟姊妹都说了个清楚。

  一个或许是巧合,但是一群就是张小河真有这个本事,因此这些人也就没有再狡辩。

  其实嘛他们中有许多人确实是在灾难中,失去了所有亲人。

  但是现在不是卡牌师,不是发迹了吗,自然是身边不会缺人的,也重新有了家庭,这都很正常。

  到了最后一个人,这个人身后跟着一个手持大朴刀的将士,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他似乎有些腼腆。

  “大哥,我……”

  “别说了。”张小河走到了他身边,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兄弟,你是真孤儿,放心你以后有大哥了。”

  空气中似乎有那么一丝若隐若现的凉薄气息,顿时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人家这是凭本事啊。

  然而这话可把他给整哭了,两眼泪汪汪的流啊。

  实际上,他从末日之前就是孤儿,之后也是一个人,或许就是天生的孤独命,发迹之后身后也没有一个人。

  张小河其实蛮同情他的,你看一个人漂泊了大半辈子,这得多孤独啊。

  别看平时不说,实际上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空荡着呢,此时有一个人跟他说了这么一番话,舒适是有点感动的。

  “好了,你们现在出发,各自接家人过来。”张小河放声说道,然后接着道:“等回来之后帮我修一个小山寨,毕竟你们毁了我的家。”

  其他人一听,顿时就明白了一些什么。

  当即都是欢脱地说了一声,大哥再见然后就各自四散而逃。

  没错是逃,现在这会不正是一个逃跑的好时机吗,人都找不到了张小河怎么抓呀。

  刚逃到山脚下,墨鱼就把那小霸王逮住,一边冷笑,一边说道:“敢出卖我,你是第一个。”

  作为一个狠毒的杀手,自然瘦不会心慈手软,正当她要出手的时候,这个小霸王焦焦急急地说道:

  “我其实也是想要帮你啊,你想要接家人,肯定要回去,回去他又找不到你,之后撒丫子跑路,去南疆去哪里不好。”

  这小霸王嘴皮子功夫还是不错的,然而墨鱼并没有放过他,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之后,就独自离开。

  她并不打算逃跑,就跟当时想的一样,她想让哥哥的腿恢复,毕竟自从哥哥退不好用之后,他就一直寻死。

  墨鱼就这么一个亲人,自然是舍不得的。

  张小河站在山顶上,看着这些人四散逃走,如作鸟兽一样,顿时啧啧叹息。

  身边的那位这里唯一的孤儿,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很是困惑张小河怎么就这么放他们走了,万一他们不回来怎么办。

  心中疑惑,就问了出来。

  张小河浅淡一笑说道:“说实话,我的对头是进化神教,我想要铲除进化神教,自然需要人,也不会让他们跑,你看那些是什么?”

  张小河伸出一只手,指着那些人身后,树林中藏匿的一些白色身影。

  起初,孤儿没有看到,但是忽然间就看到了一个正在高速移动的身影,那是……宠兽!

  他看向了张小河,果然这个人还是有一些手段的。

  “我让麾下跟着他们,要是不愿意回来,就叉回来,正好我需要派人出去做一些事情,正好考验一下他们。”

  赵助那一份任务还没有做呢,张小河决定让自己的宠兽带着这些人去,中途他会派出溯流接应他们,然后一起去一趟进化神教总部。

  他眼中流露出思索,有些凝重,但最终没有说什么,看了看张小河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总不可能待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吧。

  作为一个很难闲下来的人,张小河有做不完的事情,自然不会闲着。

  张小河看了一会那些逃走的人们,然后笑着转过头看向了这位唯一的孤儿,说道:

  “我决定给你做一个改造。”

  这话说得,他当时就双手一颤,改……改造,难不成他想要借子之矛攻子之盾,跟进化神教一样改造人体。

  他顿时心惊不已,也不敢说话。

  张小河看出了他的担忧,显然他是理解错张小河的意思,于是他坦白说了。

  “我的意思是,先让你变强,给其他人看一看跟着我有什么好处,并不是要对你的身体怎么样。”

  这下他就放心了,但是又有一个疑惑,张小河都是这么直白,他也不扭扭捏捏,直接问道:

  “你说地这么直白,叫我怎么感激你。”

  却是如此,一看就是把他当工具用,谁会感激这种情况啊。

  张小河微微摇头,说道:“那就要看你自己的眼光,事实才是最重要的。”

  这其实也是张小河对他的一个考验,张小河待人是必然会好的,要是他看不到真相,张小河之后就没有必要提拔他,要是看得到张小河可以考虑接着陪养。

  一切的选择权,其实都在他自己身上,张小河只是做一个决定而已。

  那人思索了许久,最终是微微点头。

  之后在休息了一个上午之后,张小河就开始着手于改造孤儿。

  经过一点时间的相处,张小河知道了她名字,很巧的是他也姓张,叫经惟。

  起初他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后来张经惟告诉他,这个名字是孤儿院院长给他起的,意思大概就是希望他多读点书。

  然而他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读了个初中,就去打工,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完整地读过几本书。

  张小河听了也只是当个故事听,并没有太在意,许多人都以为读书读不好是个人不努力,脑子不够用,实际上这是命。

  什么是命呢,想一想,你明明知道好好读书才有好未来,但是一些作业就不舒服,身体不舒服反感,这就是命,其实命就是自己。

  然后有人就问了,那你不能突破天命吗,都说我命由我不由天来着。

  那就要告诉他,你给我来一个啊,话可不能乱说的。

  就算是许多考上好学校的人,都是命中注定。

  可能以为他们自己要是不努力,怎么考上好学校,还不是在于个人。

  但是人家也是知道了好好学习之后才有好日子,但是人能够好好学习,许多人是连好好学习的资格都没有的。

<人害怕至恶的我,为家族带去灾难,所以……就强行将我的元神,割裂,分为两个半元神,就是晨与夜。”姜晨夜的声音有些无奈。

  

  “姜族!”陌涂攥紧了拳头,割裂元神,那得受多大的痛苦,元神哪怕是受一点伤害,就会痛不欲生,更不要说割裂了。

  

  “不愿家族,是白天的我要求的。”姜晨夜感受到了陌涂心中的愤怒,她轻抚陌涂的脸庞。

  

  陌涂一愣,白天的她,至善至纯,真的有可能做出牺牲自我,成全家族的事情。

  

  “浑浑噩噩十多年了,是你唤醒了我,让我真正意义上领悟善恶之道。”姜晨夜继续说道,眼中尽显柔情。

  

  “知道吗,这十几年,从来没有人让我感觉到心动,从来没有人能让我的心起一丝波澜。但是那天,看着你与邪魅男子大战,我的心竟然有了一丝触动,所以忍不住去救了你,这也是我救你的第二个原因。”姜晨夜脸色绯红,这也算是一种表白。

  

  陌涂嘴角上扬,自己魅力不浅啊。

  

  先有九公主秦雪儿,后有龙女,现在姜族的双生女……

  

  “从今天起,我要做我自己。为了你,有情之中亦无情,无情之中胜有情。”姜晨夜盯着陌涂,这一次是真的赤裸裸的表白!

  

  陌涂心神荡漾,语气急促。

  

  反正已经对不起倾城了,那就再……对不起一次吧!

  

  姜晨夜两腮绯红,那有情亦无情的气质,真的很迷人,尤其是那双眸子,说不出来的怪异,无情,至善。

  

  陌涂低头,吻上了那诱人的红唇。

  

  姜晨夜羞涩,不过依然热情回应。

  

  他的大手从上而下,不停抚摸,她的娇躯来回扭动,勾人心魄。

  

  就在这时,整个神庭遗迹突然颤抖了起来,两个人紧紧相拥,脸色震惊的望着极西之地。

  

  一把枪,拔地而起,邪气滔天,仿佛要将天撕裂。

  

  邪枪,破封而出。

  

  “这玩意,终于要出来了……”巨兽前辈抬抬眼皮,瞅了一眼邪枪,继续闭目养神。

  

  而破败的宫殿门口,陌涂一脸兴奋。

  

  “我陪你,抢了邪枪!”姜晨夜冲陌涂点点头,然后两人冲天而起,化为两道流光,向极西之地冲去。

  

  不只是他们两个人,凡是在神庭遗迹中,打着邪枪主意的人,从四面八方而来,纷纷向极西之地汇聚。

  

  等到陌涂和姜晨夜到的时候,空中的邪枪周围,已经汇聚了上百个天才,其中地级巅峰的最少有二十多人!

  

  “陌涂!”许多人认出了他,只是谨慎的盯着他。

  

  六天前,陌涂强势斩杀郎毅,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本来以为陌涂和秦太子一样,最终都会死去,可是被一位女子带走了。

  

  而这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陌涂身边的这位。

  

  白色长裙,雪白发丝,身背药篓,药篓之中,有一柄血剑!

  

  “陌涂!!”有人盯着陌涂,咬牙切齿的怒吼,他正是来自妖族的金发男子,暗金吞天蟒。

  

  陌涂回头,嘴角上扬,这个人他认识,当初自己抢了一个血脉果,就是他带头追自己,最后被龙女喝退,还发誓自己不死,他就生吞了自己。

  

  “来,吞我。”陌涂勾了勾手指头,眼中尽是不屑。杀不死你,但是现在也不怕你。

  

  暗金吞天蟒咬牙切齿,但是却没有动手。

  

  陌涂虽然只有地级一级的肉身,地级一级的修为,但是其战斗力,已经可以媲美地级后期,更是与地级巅峰都有一战,如果拼命,指不定谁死。并且,暗中还有一个来自窟海的龙女。

  

  又有人来了,一头红发,一袭红衫,他身体似隐似幻,感觉随时都会消失一般。看了看还在空中颤抖的邪枪,他打量四周。

  

  “是你!”当看到陌涂的时候,男子一愣,随后眼中尽是忧郁。

  

  陌涂心神一凌,生死眼显化。

  

  那红衫红发男子的眼眸很古怪,别说女人,就是男人都可能对他心生爱慕。

  

  “我喜欢你。”红发男子舔了舔嘴唇,向陌涂传音。

  

  陌涂打了个冷颤,毛骨悚然,啥意思嘛?喜欢自己……搞几啊!

  

  “怎么了?”双生女姜晨夜抓着陌涂的手,好奇的问道。

  

  “那个人说他喜欢我。”陌涂摸了摸鼻子,语气有些颤抖。

  

  “男人?”姜晨夜嘴角上扬,那笑容真的让人痴迷。

  

  “我只喜欢女人。”陌涂搂着姜晨夜的柳腰,紧了紧。

  

  姜晨夜娇躯一僵。

  

  “人太多。”她娇羞轻语。

  

  “你说他们知道你是姜族的圣女,会什么表情?”陌涂很好奇。

  

  “大白菜被猪拱了,鲜花插在牛粪上!”姜晨夜想了想,一脸正色。

  

  陌涂尴尬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身体一僵,整个空间好像被束缚了,接着磅礴的战意将他笼罩。

  

  大龙戟从天而降,力劈而来!

  

  这气息,陌涂太熟悉了,怎么办现在!龙女来了!

  

  不等他有反应,姜晨夜已经率先出手,药篓中的血剑直接刺了出去,挡住了大龙戟。

  

  余波四散,龙女手持大龙戟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然后稳定了身形。

  

  而陌涂搂着姜晨夜的柳腰,也倒飞了出去。

  

  “松开!”龙女一脸怒气,盯着陌涂搂着姜晨夜的手,大龙戟弥漫着强大的力量,似要脱手而出。

  

  “嗖!”陌涂直接松手,不敢再搂着姜晨夜。

  

  许多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怎么回事?龙女一出现就对陌涂出手?

  

  “你这个负心人!提上裤子不认账,把我一个人丢下?现在倒好,又搂了一个?”龙女娇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语出惊人。

  

  “卧槽……这陌兄牛逼啊!”不远处,寸头少年沈杨一脸错愕。

  

  其他人脸色更是变了。

  

  负心人?提上裤子不认账?又搂了一个?

  

  众人将目光放在了龙女和姜晨夜的身上,龙女还好说,虽然不是绝世美人,但是也很漂亮,还有人家的身份,窟海走出来的,下代战王啊!

  

  而另一个女人,白衣似雪,白发垂散,尤其是那容颜,竟然比顾络卿还要美!

  

  天洲何时有这样的美人!

  

  但是这两个女人……一个刚才还被陌涂搂着,一个亲口承认,陌涂提上裤子不认人,加上陌涂睡了天洲圣女。

  

  许多人感觉气血翻涌,头晕眼花,这陌涂何德何能啊!

  

  “你女人?”姜晨夜眼中就是温柔,语气也非常的和善。

  

  “算是吧……”陌涂心中打鼓,这可如何是好,两个女人见面……不会打起来吧?

  

  “算是吧?陌涂你去死吧!睡了我,不敢承认吗?”龙女咬牙切齿,直接挥动大龙戟,下一秒就出现在了陌涂面前。

  

  陌涂瞳孔猛缩,大龙戟直接甩在了他的身上,只见他口中喷血,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是身体一颤,这龙女出手毫不留情啊!更在意的是龙女的实力,她是怎么出手的,那么远的距离,就直接出现在了陌涂的面前。

  

  陌涂心中痛啊,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女人得治!

  

  “小龙女,是不是痒了!”陌涂恶狠狠的吼道。

  

  然后直奔小龙女而去。

  

  “猪头,你不是我的对手。”小龙女娇喝,战意爆发。

  

  可是下一秒,她傻了,也愣了。

  

  一股儿只有她能感觉到的黑龙气息,直接将她笼罩,然后就是无敌意境,突然的压制,让她被陌涂搂在了怀里。

  

  然后就看见陌涂左手搂着姜晨夜,向远处疾驰而去。

  

  “邪枪给我留着,我先处理家事!”陌涂裹带着小龙女和姜晨夜,消失了,冲向了远方。

  

  而他隆隆的声音,还在整个山谷上方回响。

  

  “我他妈……这陌涂真是天大的福分啊!”

  

  “我刚才好像没有听错,龙女被陌涂睡了!”

  

  “又一个大白菜,被猪拱了!”有人仰天怒吼。

  

  “不对,是两个啊!”有人欲哭无泪。

 

  “加上圣女,三个了!”有人肯定的说道。

  

  ……

  

  不过这些人的谩骂声,陌涂是听不到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苏醒的巨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个奇特的正常生活方式

无名阿姨

一个奇特的正常生活方式

冰糖白开水

一个奇特的正常生活方式

摩森小也

一个奇特的正常生活方式

椰子酸奶冻

一个奇特的正常生活方式

吃奶的野猪

一个奇特的正常生活方式

楠阿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