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书生飞剑侠客行》。

今天是均衡教派這幾個月來最熱鬧的一天,因為今天將會有個年輕人來挑戰上忍的寶座。

而參加上忍試煉的前提就是一柱香之內擊敗五名中忍。

李偉杰現在的身份劫,其實上個月就通過了,只是他的導師苦說大師怕他現在挑戰上忍還太早,準備讓他再修練半年。

但在劫的強烈要求下,半年也就變成了現在的一個月,而一個月后,正是今天。

李偉杰在這幾天里嘗試了各種忍術和武器,發現每次都能得心應手的施展。

這也是肌肉的記憶,還能下意識的躲開攻擊。

不經感慨到,原來這就是天才的身體。就像學霸看一眼數學題,馬上就能解答一樣。

試煉場人聲鼎沸,觀眾席無一空座。

坐在最上面的正是現任暮光之眼苦說大師,而他旁邊正是三忍之一的暗影之拳,一邊在為劫喊加油的正是小阿卡麗,她可是劫的小迷妹。

今天均衡最強的三忍來了兩個,可想而知有多重視這個天才。

試煉場上,一邊站著的是有著天才頭銜的劫也就是穿越過來的李偉杰。

而另一邊是沉穩而目光淡定的中年人,也是此次試煉需要擊敗的上忍。

李偉杰此時心里無比激動,原來的他默默無聞,從來也沒好好的努力過什么。

但現在,在眾人的目光里他感受到了萬眾矚目的感覺,讓他為以前虛度的光陰感到惋惜,人生就應該像現在一樣精彩而刺激。

心里默默下定決心,一定要贏下今天的試煉成為上忍,這樣才不辜負劫這個名字!

“安靜,相信你們現在都準備好了,我現在來說規則。”苦說大師的聲音響起,試煉也將在規則講完后正式開始。

“今天的試煉一共有三場比拼,采取三局兩勝的方式,第一場會比拼忍者的速度和忍者的感知,你們需要蒙上眼睛,隨后我會丟出一片樹葉,誰先搶到就算誰贏,第二場你們將比拼忍者的學識,只有武力是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上忍,也就是筆試,最后你們將會比拼忍術,每人挑選三種武器,比拼過程不用擔心會傷害到對方,我自有判斷,如果有生命威脅的情況下我會給被攻擊的一方施展保護,所以你們絲毫不用擔心,只管放手戰斗,聽清楚沒,現在準備開始第一場的比試”苦說大師講完后,下忍和中忍們都面面相覷,不禁感慨這也太難了,對面可是經歷過無數任務的上忍。

而在場上的兩人已經蒙上了眼睛,把身體所有的感知都放在了苦說大師和對方身上。

其他人的話也傳入他們的耳中,甚至能聽到每個人的呼吸和心跳,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們的注意力。

就在這時,兩人同時感受到苦說大師身體開始動了起來,兩人屏住呼吸,靜待著拋出的樹葉。

樹葉在普通人眼里根本不可能扔出去或者丟很遠。

但只見苦說大師一個小小的手法,樹葉像飛刀一樣往兩人的中間點飛去,只見最后樹葉卻是停了下來,慢慢的飄落。

兩人開始動了,都施展起彼此最拿手的身法高速前進,但在前進中空氣里絲毫沒有起風,熟知樹葉會隨著空氣的流動而飄向對手的方向,高手的對決往往幾厘米就能決出勝負。

此時兩人離樹葉都只有一步之遙,不知是上忍的年紀比較大還是怎么樣,他的身法到最后還是稍微改變了一下風向。

使得樹葉朝劫的方向飄了一厘米,就是這一厘米分出了勝負!劫拿到了樹葉,順利拿下第一場!

看臺上,阿卡麗對她的母親暗影之拳說:“看到沒,我就知道劫師兄一定會贏。”

第二場筆試,李偉杰雖然現在是劫的身體,但是腦子里面從小就沒好好讀書,對筆試完

黎天看著李浮塵,這么久,一直冷著臉,現在還會嘲諷自己了啊!

不過看著這身白衣白發,當初那個被自己一句話就給嚇著,身穿僧衣的年輕人已經有很大差別了。

以前還能逗逗他,現在,都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一批無瑕境了。

“你覺得你實力如何?”

“無瑕境,只要不我是自己找死,圍不死我!陣法困不死我!不說無敵,也相差不遠!”

“還有些人,在無瑕境停留了數百年,你別大意!”

“沒事!”

說著,目視前方!現在攻城了,若是自己實力......

”青脸汉道:“你的儿子是谁?道:我还知道你算准小马一定会

菲力卡內部共有三層大廳,第一層是提供給普通會員享用的,第二層則是給貴賓卡用戶準備的,至于第三層,是不對外開放的,外界自然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有人說哪里是個小型拍賣行,但具體是什么,恐怕整個東平市也沒有幾個人知道。

林豪帶著眾人走進了二樓一處非常舒適的包廂,里面有山有水,有投影出的花鳥,也有實景擺放的文玩古董,讓處身此地的人,心情瞬間平和了很多。

“劉董,王少,今天你們的消費全部免單,算是感謝兩位給我林豪面子,快快坐。”

林豪屏退保安,叫上了美麗的服務員,安排眾人就座,并泡上了香茗。

可王天倫突然伸出手掌阻止了林豪的動作,不悅的說道:“林豪,我知道你只是這菲力卡的高級打工仔,你要是想當和事佬,我勸你還是免了,你不夠資格。”

林豪移動的腳步頓了頓,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不過他非常有涵養,不溫不火的說道:“王少,你說這話其實也沒有毛病,我家小姐命我打理菲力卡,那是完全出于信任我,所以我林豪,鞠躬盡瘁,肝腦涂地也要管理好這里,誰要是敢在這里鬧事,我林豪絕不答應,當然,你們二位在東平市都是大人物,我的確還不夠資格給兩位說和,但我也沒有打算給你們當和事佬啊,王少是你想多了。”

王天倫眉毛一挑,饒有興趣的問道:“你不是讓我們來這里調節矛盾的嗎,如果你不想當和事佬,你干嘛把我們帶到這里來啊?”

林豪說道:“菲力卡的規矩一向是不插手客戶的私事,我把你們帶到這里,完全是因為不想你們影響到了其他客人,當然,如果你們想在這里打架或者是干些違法的事情,也是絕對不允許的。”

“狗屁,你說這么多跟放屁有什么兩樣,本少今天必須得給顧浩好看,你趕緊給我滾。”

王天倫現在是一肚子火,在外面他礙于菲力卡的威望,要給林豪面子,可到了這里,他絲毫不在乎林豪的臉面,畢竟這個林豪也只是個下人,菲力卡真正的主人還沒到呢。

顧浩聽不下去了,一聲喝道:“王天倫,你好大的脾氣啊,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可豪橫的。”

顧浩再也不想聽王天倫放屁了,直接沖了上去,一腳就踹到了王天倫的肚子上。

王天倫如皮球一般滾了出去,他可沒有想到顧浩說打就打,等他灰頭土臉的爬起來后,當即對林豪喝道:“你不是說這里不許打架的嗎,顧浩已經動手了,你還管不管。”

林豪眉頭一挑,很有紳士的說道:“王少,我是說過這里不準打架,可客人非要動手,我也沒有辦法,畢竟客戶至上,不過我要提醒一下這位帥哥,打壞這里的東西是需要賠錢的。”

林豪看向顧浩,絲毫沒有警告的意味,反而還有那么一絲贊許。

劉震南豪氣的說道:“賠錢無所謂,只要今天能出這口惡氣,多少錢都賠得起。”

王天倫大罵道:“劉震南,你這個老混蛋,你特么有我有錢嗎,還有你這可惡的林豪,你怎么不早說,客戶至上,害的我被顧浩偷襲。”

顧浩冷聲道:“打你還用得著偷襲?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王天倫沖著顧浩喝道:“顧浩,你別得意,今天我就跟你拼了。”

王天倫從小在也跟著家族保鏢學過基本功,比一般的富家子弟都壯實一點,雖然肚子被顧浩踢了一腳,但顧浩沒想要他的命,只一腳下去,根本沒傷到他,雖然劇痛無比,可王天倫骨子里的狠勁搞出來了,也是猛的嚇人。

啪的一聲,他拿起桌上的瓷碗粹了一個口子,用尖銳的角對著顧浩。

“顧浩,你什么都比我強,學習比我好,打架比我厲害,今天我就不信這個邪,我要跟你玩命,我倒要看看是你這條賤命硬,還是我的富貴命強。”

王天倫大吼著就朝著顧浩沖去,但就在這時候,門口突然爆出了一聲怒喝:“住手!”

這一聲吼,渾厚有力,不似一般人那樣靠著喉嚨發出來,而是用腹腔以丹田之力激發而出,讓人聽著發自內心的膽顫。

王天倫大驚失色,看向門口那發聲的人,瞬間臉色大變,垂下手臂,緊張的道:“爸爸,你怎么來了。”

“你是我兒子,你有什么事情能瞞的過我。”

顧浩好奇的看過去,只見一名橫眉闊鼻的高個男人和一名身材爆火的白衣女子一同出現在了門口。

高個男人一臉冷酷的走了進來,兩眼如刀般鋒利,讓人根本不敢與之對視,而跟在他后面的女人,冷若冰霜,相貌出眾,尤其是胸口那比常人大出兩倍的火爆,真的讓男人會忍不住

一艘,以劍刃鋪展而成的銀亮船艦,虛空停泊著,曲線優美。

凌厲劍意,從那船艦的每一柄劍刃傳來,令人不論眼睛看,靈魂感知,都會覺得刺痛不舒服。

劍刃船艦之上,站著十幾個劍宗的修行者,或為陰神境,或為魂游境,氣息如鋒。

一名英偉不凡的男子,兩手拄闊劍而立,剛毅的臉上滿是怒容,喝道:“哪里來的小輩,竟敢直呼大劍仙其名!”

嗤嗤!

道道劍意,從他柱劍的兩手骨節飆出,似乎虞淵一個回答不好,就要將其斬殺。

劍宗,大劍仙的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书生飞剑侠客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医学院追求女神记

覆手

我在医学院追求女神记

游侠范儿

我在医学院追求女神记

蒸炸

我在医学院追求女神记

诗中一棵树

我在医学院追求女神记

南小傲

我在医学院追求女神记

明日复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