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书(第二更,求订阅)》。

三姑娘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胆子也许会壮些,力气也许会大

“這里就是東岸山啊?”徐浪對于這三個字可不陌生,因為這里據說是整個東海軍部的核心,“跟我想象中的差別很大啊。這里難道不應該是天天操練軍隊,呼喊聲鋪天蓋地嗎?”

“我們不是人間的士兵,不需要天天修煉,更多的時間都在墳墓的膝盖肯定是废掉了。

  然而她还是兴奋的太早,经过三段突然转向的陈默,细心发现那枚冰晶撞击在对方膝盖后,轰然化作水汽,消散在天地间。顿时明悟:

  “该死,元素之躯!”

他拼了命,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奔话,可是从他嘴里平平淡淡地说

今天是均衡教派這幾個月來最熱鬧的一天,因為今天將會有個年輕人來挑戰上忍的寶座。

而參加上忍試煉的前提就是一柱香之內擊敗五名中忍。

李偉杰現在的身份劫,其實上個月就通過了,只是他的導師苦說大師怕他現在挑戰上忍還太早,準備讓他再修練半年。

但在劫的強烈要求下,半年也就變成了現在的一個月,而一個月后,正是今天。

李偉杰在這幾天里嘗試了各種忍術和武器,發現每次都能得心應手的施展。

這也是肌肉的記憶,還能下意識的躲開攻擊。

不經感慨到,原來這就是天才的身體。就像學霸看一眼數學題,馬上就能解答一樣。

試煉場人聲鼎沸,觀眾席無一空座。

坐在最上面的正是現任暮光之眼苦說大師,而他旁邊正是三忍之一的暗影之拳,一邊在為劫喊加油的正是小阿卡麗,她可是劫的小迷妹。

今天均衡最強的三忍來了兩個,可想而知有多重視這個天才。

試煉場上,一邊站著的是有著天才頭銜的劫也就是穿越過來的李偉杰。

而另一邊是沉穩而目光淡定的中年人,也是此次試煉需要擊敗的上忍。

李偉杰此時心里無比激動,原來的他默默無聞,從來也沒好好的努力過什么。

但現在,在眾人的目光里他感受到了萬眾矚目的感覺,讓他為以前虛度的光陰感到惋惜,人生就應該像現在一樣精彩而刺激。

心里默默下定決心,一定要贏下今天的試煉成為上忍,這樣才不辜負劫這個名字!

“安靜,相信你們現在都準備好了,我現在來說規則。”苦說大師的聲音響起,試煉也將在規則講完后正式開始。

“今天的試煉一共有三場比拼,采取三局兩勝的方式,第一場會比拼忍者的速度和忍者的感知,你們需要蒙上眼睛,隨后我會丟出一片樹葉,誰先搶到就算誰贏,第二場你們將比拼忍者的學識,只有武力是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上忍,也就是筆試,最后你們將會比拼忍術,每人挑選三種武器,比拼過程不用擔心會傷害到對方,我自有判斷,如果有生命威脅的情況下我會給被攻擊的一方施展保護,所以你們絲毫不用擔心,只管放手戰斗,聽清楚沒,現在準備開始第一場的比試”苦說大師講完后,下忍和中忍們都面面相覷,不禁感慨這也太難了,對面可是經歷過無數任務的上忍。

而在場上的兩人已經蒙上了眼睛,把身體所有的感知都放在了苦說大師和對方身上。

其他人的話也傳入他們的耳中,甚至能聽到每個人的呼吸和心跳,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們的注意力。

就在這時,兩人同時感受到苦說大師身體開始動了起來,兩人屏住呼吸,靜待著拋出的樹葉。

樹葉在普通人眼里根本不可能扔出去或者丟很遠。

但只見苦說大師一個小小的手法,樹葉像飛刀一樣往兩人的中間點飛去,只見最后樹葉卻是停了下來,慢慢的飄落。

兩人開始動了,都施展起彼此最拿手的身法高速前進,但在前進中空氣里絲毫沒有起風,熟知樹葉會隨著空氣的流動而飄向對手的方向,高手的對決往往幾厘米就能決出勝負。

此時兩人離樹葉都只有一步之遙,不知是上忍的年紀比較大還是怎么樣,他的身法到最后還是稍微改變了一下風向。

使得樹葉朝劫的方向飄了一厘米,就是這一厘米分出了勝負!劫拿到了樹葉,順利拿下第一場!

看臺上,阿卡麗對她的母親暗影之拳說:“看到沒,我就知道劫師兄一定會贏。”

第二場筆試,李偉杰雖然現在是劫的身體,但是腦子里面從小就沒好好讀書,對筆試完你就這么想認別人當爹嗎?是你太飄了,還是你爹我提不動刀了,啊~”司馬乘風大怒,他一聽這賭注就來氣,他下意識的以為,司馬風華輸了,肯定會叫林天這個廢物爸爸的,卻不曾想他的兒子司馬風華為了逃避懲罰,躺在地上裝死,終是被林天“不好意思”給廢了下半身的幸福。

司馬風華見父親發怒起來,嚇得渾身顫抖,連忙從座位上跌了下來,跪在司馬風華的面前,磕著頭大哭道:“父親,司孩兒不敢。”

司馬風華還記得的小時候,他的母親司馬燕就是不小心惹怒了司馬乘風,被司馬乘風一怒之下,直接掌斃了。要知道司馬燕可是司馬乘風的原配妻子,就因為說錯了一句話就被司馬乘風給殺了,這是多么的冷酷無情,殘暴不仁,連妻子都不放過,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司馬家族再也沒有一人敢惹怒司馬乘風,生怕他一不高興就直接轟殺了。

從此天荒城的眾修仙者給這位不講夫妻情面的司馬乘風起了一個外號,那就是“暴君”,這話傳至司馬乘風的耳中,他一點也不生氣,反而覺得這個稱號最適合他。

在那一天,司馬乘風昭告整個天荒城,:“從此以后我司馬乘風就是暴君,司馬暴君。”

“風華啊!你放心,爹不會殺你的,可是這次你太讓為父失望了啊!如果還有下次的話,我不介意送你去看司馬燕。”司馬乘風臉色陰沉緊盯著司馬風華,冷漠揮手道:“自己去祖祠領罰吧!什么時候能夠突破到凝神境再出來吧!”

司馬風華聞言,心中大赦,壓在心上的石頭終于可以放了下來,他連忙起身,躬身道:“孩兒領罰!”旋即司馬風華一點都沒有猶豫,連滾帶爬的就離開了議事廳,往祖祠走去。

這邊林天經過服用一顆補血散之后,渾身冒著熱氣,一縷縷的白色煙霧從他的頭頂上溢出,這時林天還是緊閉著雙眼,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他的周身沒有一處干凈的地方,到處都是一層層的污垢,臭不可聞。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天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看著自己滿是污垢的身體,他恍然道:“果然如此,這補血散盡管是上等品質的,不僅可以修補空虛的身體,還具有洗滌身體的功效,不過這一顆根本不夠啊,身體才彌補了三分之一,好在這里還有五顆。”林天喃喃自語間,只見他一股腦的“咕嚕”把剩下的五顆補血散丹藥,都放進了嘴里,又閉上了雙眼,開始了煉化補血散的過程。

片刻之后!

林天睜開了雙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還沒等他完全舒緩過來的時候,他頓時發現自己的身體中,那些凝聚過的血脈游離了起來,慢慢的往周身的骨骼中匯去,林天心中竊喜道:“這不是突破凝血境的前兆嗎。”

凡人體質變化萬千,但,能成為修仙者的確是寥寥無幾,千百人之中能有一人都顯得特別的高了。

那些有可能成為修仙者的凡人,通過修仙入門功法煉氣訣,引氣入體,靈氣運轉周身四肢百骸,存于丹田之處,即為煉氣境!

修仙者的丹田處容納的靈氣的量終是有限,能夠引入的靈氣,遲到也會達到飽和,故此修仙者們把引入的靈氣藏匿于自身的血脈之中,強化和壯大自身的血脈。此為引氣入體凝聚血脈,故為凝血境。

而凝血境的修仙者所凝血的血脈多余的血脈因子會游離出來,筑就周身強大骨骼,此為血脈有余筑固骨即為筑骨境。

驀地,當林天內視自己的身體,他驚奇的發現,那些多余的血脈因子完全都游離出來進入了他的骨骼之中。

要知道前世的林天在突破凝血境的時候,游離出來的血脈因子也不過百分之七十而已,卻也成就了他當初偽神的境界。

一念及此,林天不由的感嘆道:“這太古劍體的資質簡直是大過變態了,幸好這種體質是發生在我的身上,也只有這樣這種體質才不會埋沒吧!”

數個呼吸之后,只見林天眉頭歡快,面帶微笑,大喝道:“破!”

順著林天的這聲“破”之,那擋在筑骨境面前的那一層薄紙就如同陽春白雪一般,“撲哧”就給破開了。

林天終于突破凝血境,達到筑骨境。

這一刻對于林天而言并沒有覺得什么,如同吃飯喝水一般簡單,可是對于“林天”來說,那可是十年的執念,是刻入靈魂,如同夢魘一般的魔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书(第二更,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理科生轮回之勇

凌虚月影

理科生轮回之勇

红伞

理科生轮回之勇

今年

理科生轮回之勇

Engelchen

理科生轮回之勇

24K纯帅鸦

理科生轮回之勇

箫一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