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激烈的战斗》。

那时贫僧一心要去发掘手摺中的:所以我将她带走时,阁下既不

此时,无论是张捷还是王晨,都被林肖此举给惊呆了。

  因为他们完全没想到,林肖这居然还会主动发出挑衅。

  这下,电话那头的欧阳哥倒是彻底发怒了:“卧槽,这特么什么鬼!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居然这么嚣张的嘛!”

  “老子就是嚣张,怎么了?你算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林肖倒是继续吼了起来。

  伴随着林肖这样肆无忌惮的挑衅,对方也真的是气急败坏了。

  最后,这欧阳哥便怒吼起来:“臭小子,你真是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给我走着瞧,老子非废了你不可!”

  紧接着,这欧阳哥又向张捷问了一下他们现在的地址,最后便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好,我等着呢。”

  林肖竟然一伸手,将电话挂断。

  这样的操作,其他人可真是没有见到过呢。

  所以,当他最后挂断电话的时候,王晨和张捷二人都是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怎么都这样看着我?有什么不对的吗?”林肖反问一句道,“我这个是帮助你们啊,省得你们的老大不为你们出头,所以挑衅他一下,好让他帮你们出手!”

  林肖这样说着,倒也是让张捷感到惊奇。

  “哼,好啊!既然你非要这样做的话,那我就倒是要看看,最后你究竟会落得一个怎样的下场!”

  张捷瞪了他一眼。

  这时候,宋嘉儿便在一边小声问:“林肖,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这有什么不好的?我想你也一定不会愿意一直被这两个家伙纠缠吧?我现在帮你将他们俩的麻烦给彻底解决了,难道不好吗。”

  林肖笑着回答道。

  话虽然是这样说没错,但说实话,宋嘉儿现在也的确是为林肖而担忧。

  毕竟,他所面对的可是对方的老大啊。

  要是以林肖一个人的力量,不能够对付那个欧阳哥,那又该怎么办呢?

  但既然林肖都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宋嘉儿自然是无话可说。

  接下来,时间是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天色渐渐晚了下来,他们所谓的那个欧阳哥却还没有来到。

  林肖看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都很晚了,但那个人却还没有到来,于是便嘲讽了一句:“话说回来,你们的那个欧阳哥呢?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出面?别是被我的神威给吓得不敢出面了吧,哈哈哈!”

  说完这句,林肖更是哈哈狂笑了起来。

  这时候,对方听着林肖的话,真的是连杀了林肖的心都有了。

  但就算是如此,林肖却还是得意洋洋地看着他们。

  那种感觉,别提多么的狂妄了。

  此时,无论是张捷还是王晨,都被林肖的样子搞得气不打一处来。

  “你小子就嘚瑟吧,过一会儿等到我们欧阳哥来了之后,有你受的。”

  在二人如此狂妄的嘲讽声中,林肖倒是依旧淡定无比。

  过了一会儿,听到一阵刹车声传了出来。

  循声看去,就发现此时正有一辆车从远处行驶而来,停在了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

  然后,从车上下来了十几个人。

  这十几个人,大多数都是身穿黑衣手提棍棒的打手。这其中的一个领头者,则是戴着墨镜,看上去非常厉害。

  宋嘉儿连忙朝着林肖的身后躲了躲,同时问林肖道:“林肖,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看着她这样,林肖倒是笑着回答:“这有什么好怕的,不用担心。这里有我呢,他们还不足以对你产生威胁。”

  随着林肖这话音一落,那边的人们也走到了他们这儿来了。

  很快地,这些人们便站在了林肖的跟前。

  这时,只见那张捷简直嚣张到了极点。

  “小子现在你再想跪地求饶已经晚了,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不然的话,到时候你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们二人冲着林肖得意洋洋地说道。

  但现在的林肖呢,却是一脸的淡定,看上去完全没有紧张的样子。

  在那俩人看来,林肖做出这样淡定的姿态,无疑是在装模作样而已。

  林肖这时候,问王晨道:“王晨啊,这位就是你所说的,你们所找来的帮手吗?”

  王晨回答:“没错,怎么样,怕了吗?”

  看着他这样子,林肖倒是非常淡定地笑了笑,然后说道:“那好啊,既然你觉得这个人能帮你们出头,那就让他出头啊。”

  “欧阳哥,就是这个人,你赶紧帮助我们灭了他!”

  王晨立刻就喊了一声。

  可就在他的话

“姐,你這是干什么?”徐浪看著簡丹的肢體動作,不是很明白,“我跟你說正事呢。”

“啊?”

簡丹聽到這話,睜開眼睛,看著徐浪那一臉無辜的表情,臉瞬間就紅了,呼吸也有些急促,原來是自己想歪了。

現在的她,恨不得找個縫隙鉆進去。

“我剛才啊,就是伸伸懶腰,做做運動,你也知道,我們這些坐辦公室的,要多運動。”簡丹都佩服自己,能在這個時候,想到這個比較有說服力的辦法。

徐浪倒是沒懷疑,而是嚴肅地說道:“姐,這件事,你......

过了很久,她才轻轻问道:你看念!他目光直视着那方纸笺,王

蕪是看著小黑豹長大的,安慰道:“大圣女,按先生的安排,今年你去,明年后年就輪到二圣女和三圣女了。大湖圣地的兔族圣女每年都要出巡哩!”

牙牙聽了,想到自己以后每三年就要出巡一次,哭的更厲害了。

王泱給她擦干眼淚,柔聲道:“好了,不哭了,我們修道之人,壽命悠長,有的是時間相聚。等以后你的徒弟成長起來了,就可以讓她們代替你去巡視啦!”

牙牙賴在師父懷里半晌,讓王泱答應了好幾個條件,才心滿意足的離開去準備運行。蕪也告辭離開。

……

第二天,完成了換裝的房房威風凜凜的準備出發,它得到了充足的超凡石材,把全身的甲殼都重新武裝起來,那只巨鉗甚至開始法器化,在王泱的協助下,房房可以用法力把自己的主武器巨鉗變化大小,雖然幅度不大。它有了新的追求,就是全身都能變大變小。

房房的背上建筑被晶苧重新設計,按空氣動力學原理,在確保最少空氣阻力的前提下,最大的增加了建筑空間。晶苧在獲得了制造蠱之后,把建筑搞得精致豪華,設施齊全。

整個建筑外壁全是啞光黑的太陽能板,全天無死角吸收太陽能,儲存在一塊能量塊電池里,供應建筑里的電器設備。

完全按照輝漢界的飛船來搞,甚至給房房左右兩邊裝上了巨大的車頭燈,晚上房房橫行時,前進后退都可以開遠光燈,照的極遠。房房非常喜歡,強烈要求把燈的控制權交給它。

完全沒了王泱最初的種花家古代建筑的設計風格,沒了一點仙氣,反而有點科幻風了,這是在末法時代最好的設計。王泱無奈的在房房腹部的甲殼上布置了聚靈陣,算是仙俠愛好者最后的倔犟。

牙牙此次出巡,拒絕了學豹城派一千沙蟹騎兵護衛,只帶了自己的豹人和狐人少女弟子,加上利爪莜和一個熊女助教。

王泱親自指揮小金的衛隊,給牙牙把行禮物資搬進房房的背殼里,不厭其煩的清點有沒有什么遺漏,等到牙牙和大家都依依惜別準備出發時,王泱突然問:“牙牙,你帶了沙棘果汽水沒?師父冰箱里的幾罐都帶上吧。”

王泱的沙棘果汁是兌了蜂蜜,并且被晶苧特制成碳酸飲料,深受三女喜愛。蔚沒好氣的道:“師父!您太偏心了!前天我想拿一罐喝,您都沒同意哩! 大師姐的冰箱都已經裝滿了!”緋也嘟著嘴。

牙牙卻一點也不客氣,笑顏如花的跑進王泱的客廳,打開冰箱抱了兩罐碳酸果汁,高興的上了房房背上。

回頭摸摸蔚和緋的豹頭,道:“兒行千里母擔憂啊!以后你倆獨自出巡,為師我還不是一樣要這樣操心!我冰箱里還剩兩罐汽水,你倆拿去喝。”兩個氣鼓鼓的少女立即消氣,撲到王泱懷里撒嬌。

王泱揮手準備讓房房出發。晶苧指揮小紅抓著一桿大旗飛過來,道:“我們圣城的圣女出巡,怎么能沒有旗號?來來來,把我設計的旗幟插在

江景懒得搭理它,看向青铜棺椁,它能把自己拉到近前,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等了足足一炷香时间,青铜棺椁都没有动静,他也无法靠近。

“大帝不会死的,这棺椁没准就是个样子!”

“反正被困在这也没啥事,陪爷聊聊天吧!”

江景耳边还响起秃毛鹤的声音,喋喋不休的要给江景讲它当年怎么依靠大帝裤衩,吓唬对手的时候。外界陡然传来巨响,让整个墓室好似都听见声音。

“不好!”

江景骤然抬头:“百丈饕餮攻破古都阵法,妖魔要杀进皇城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激烈的战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飞凰枝头掉下个龙女仆

飞奔的俊马

飞凰枝头掉下个龙女仆

春风榴火

飞凰枝头掉下个龙女仆

月下书呆

飞凰枝头掉下个龙女仆

关月

飞凰枝头掉下个龙女仆

孜然腰花

飞凰枝头掉下个龙女仆

龙升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