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沧海桑田》。

铁心兰忍不住张开眼一瞧,哧得定就是风漫天口中所说那铁木所

胡五四知道這兩個都是魔宗的臨時據點,看來要等深夜時分再進去打探一番了。

再次問了回來的啞巴蘇,后者搖了搖頭,她也沒尋到林肅的行蹤,仿佛他還沒來到邊度城一樣。

“林老弟估計隱藏起來,在暗中調查呢,他要是真想躲,我們還真找不到,”胡五四放下了茶杯,到時尋到了千雪,再給他一個驚喜也是一樣的。

此時的魔宗也沒放棄大肆尋找那名“中年男子”,幾乎出動了魔宗在附近的所有弟子,數百名弟子分布在各個街道,凡是見到有疑似的對象,上去就是一頓狂毆;不過這也引來了諸多人的反感,導致有不少修仙者主動挑釁,直接爆發了更嚴重的沖突,更有甚者借著魔宗的名號,四處打家劫舍。

而這樣的場面一直延續到了深夜才逐漸停下,雖然沒有太多的吵雜聲,但是城內有幾股氣息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仿佛連空氣都靜止了。

此時曠日府邸內,魔宗三位元王期的長老端坐在大廳處,皆是閉目眼神,他們知道今夜一定會有不少同等境界的高手前來,而血月天魔則帶著其余修仙者在外圍巡邏。

林肅尋到了一處好位置,這里不僅可以清晰的觀戰,甚至還不易被人察覺,只要自己不蠢到鎖定那個宅子就行;雖然此時還很平靜,但他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等,等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然后再渾水摸魚撿便宜。

時間剛過午夜,星空下明亮度很高,這時便有人坐不住了,僅僅一息時間就出現在了曠日府邸的上空,強大的氣息鎮壓著這座宅子。

霸道的一只巨掌往下壓去,余波瞬間將整座府邸碾為粉末,魔宗三位長老見到來者也只是元王初期,當下倒是松了口氣,輕松應對著。

不過他們完全判斷錯了,下一息宅子內又出現了四名元王初期的修仙者,這讓前者三人有些措手不及,面對對方的狂攻,魔宗幾位長老連連后退,每一掌都殺氣四溢。

“來的人真多!”剛剛最早來的那名元王期的人皺了皺眉頭,下面還有四名元王期的人,很明顯自己不太有勝算,掃了掃四周卻并未發現有海靈族的蹤跡,思索了下他似乎想明白了,當下冷哼了一聲直接離開了。

這就走了?林肅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很顯然那人已經知曉了真相,這么快破解就不好玩了,后面還有好幾位元王期的在等著呢。

但林肅猜錯了,有些人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不撞南墻不回頭的,即使知道是假的,也會上去親眼目睹才離開,因為他們不想放棄。

他能感覺到此時起碼還有七位元王期的人,正盯著這處宅子,只是遲遲未動,可能也在試圖遠程搜索確認海靈族的位置,然后再一擊奪走。

而魔宗長老以三敵四,越來越顯得吃力,這幾個人的元氣都很霸道,即使用元氣屏蔽了臉孔,也能猜出他們要么是梵音洞、要么是天師府的人了。

“諸位聽我說!”一名魔宗長老大喝一聲。

“說什么說?要么交出海靈族要么死!”玄娘大喝一聲回應。

七名元王期的人對戰,震得林肅心率加快,即使隔著一百多里,也能感受到這余威的恐怖,更別說靠得很近的血月天魔等人,這會直接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魔宗長老沒想到對方完全不可理喻,這簡直比魔宗還霸道,當下也就不管不顧的開打了,身形一躍元氣大肆放逐,空氣中的爆裂聲更加猛烈。

“你大爺...”林肅知道不能再觀戰了,要是朝這邊打來的話,萬一發現自己就麻煩大了,當下還是溜了吧;但當他轉身的那一刻,余光瞄到了血月天魔那邊,此時有兩條人影朝他們靠近。

后者雖然也受壓力影響,但走起路來依舊不慢,而此!無奈之下,只能鋌而走險落草為寇!”為首的一幅苦大仇深,一番話說的下面人也跟著唉聲嘆氣起來。

“小春那孩子可是你們一起的!”傲龍忍不住道!

“是,他是我們的魚餌,你們船大,且面生,那日他故意接近你們就是為了打探虛實,好為今日襲擊做準備!”

“什么!虧我還覺得那孩子可憐送了他一盒珠子!真是忘恩負義!”傲龍一本就是心性耿直之人,受不得一絲欺騙,此時滿臉怒氣。

“就是因為那盒珍珠我們才打算打劫你們的船!”一旁那個開口說話的人補充道。

“不過,沒料到你們竟如此不好惹!我們輸的心服口服!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為首那人道。

“放他們回走吧!”霽寒淡淡道。

“什么!他們可是強盜,放回去后患無窮!何況還貪得無厭,還忘恩負義!”傲龍憤憤不平道。

“那日,小春懷里裝的是藥,他家中定是有人生病,才會被迫欺瞞詐騙!這些人也一樣!若生活能過得去,也不會過刀尖舔血的營生!放了吧!”霽寒回想起那日在碼頭,那孩子身上聞到的淡淡藥味,便起了憐憫之心。

“好吧!姐夫你讓放便放,便宜你們了!要是以前,我定不會輕易饒了你們!”傲龍雖然說著狠話,但還是給這群人分發了一些錢財!也許他也認為小春那孩子可憐吧!

那群人一路道著謝,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霽寒卻神色凝重的看向東面那片海域。

“怎么了!”傲龍一臉疑惑問。

“寨有盍饕之心,而欲不可足!”霽寒冷冷道。

“什么意思!”傲龍撓著頭一臉不解。

“哈哈,你是知足之人,知足常樂!”

“有魚吃我就知足常樂!”

“那就吃魚!”

“好,我下海去抓!咱們一起!”

“我肯定沒你抓的多!”

“為何!”

“因為你能吃,能者多勞!”

“哈哈……好,我要吃烤魚,煎魚,蒸魚……每樣都來!”

“再配上竹葉青……”

二人說著脫下衣服,裸著肩膀一起跳入了海中。

這愜意的生活能過多久,沒人知,及時行樂,能樂一天算一天!

碧珠做烤魚的功夫一絕,海魚本就刺少,做烤魚味美汁多,再配上山靈族送的香料,瞬間讓人垂涎三尺!

傲龍不知吃了多少條,他自己可能也數不清了!

碧珠雖斥責讓他少吃,可手上卻還在不停烤著。

“你也嘗嘗!我姐烤的!”

一條烤魚放在了霽寒身側,傲龍挨著霽寒也盤腿坐下。

“要喝嗎?”霽寒拿起酒壺問道。

“為何你總愛一人喝酒!”傲龍終于忍不住問道,自從他開始注意霽寒便發現他總愛一人獨飲。

“可解憂亦能解愁!”霽寒修長的手指滑過酒杯,留下一絲清冷。

“你的憂愁我知道!如果你要為父母報仇,我第一陪殺回去!”傲龍堅定的看著霽寒道。

霽寒竟一時不知該說些什么,安慰人的話都會說,可愿為你赴湯蹈火的人卻沒幾個!何況傲龍自己還身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傲龍也不等霽寒回答,拿起酒壺豪氣干云道“來,我陪你一醉方休!”

碧珠早已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她更懂霽寒心中的痛,可她卻不能像傲龍一般陪他暢飲陪他醉,更不能講出傲龍那番話,可如果真有那一天,她也會義無反顧陪他!

她喜欢穿这套衣裳,她喜欢别人春秋》,言《楚词》,帝甚说之

麒麟王洞外,一个仙衣飘飘的老人家虚战立着,带着一股无上的威能冷冷地盯着洞口。突然,他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朝着洞口凌空一划,一股极其恐怖的光辉立刻朝着洞口喷涌而出,带着滔天的杀意,将麒麟王洞的山体切历,我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查清楚。这会儿,胡斌率领的人马打算后撤,前队变后队,这就导致我处在了队伍的前方,暴露在了他们的目光之下。

只见胡斌他们走过一个拐角,又一个拐角,开始走到直路了。我一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沧海桑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市鉴宝金瞳

烬天翼

都市鉴宝金瞳

紫墨星辰

都市鉴宝金瞳

寂寞观鱼

都市鉴宝金瞳

蜀龙

都市鉴宝金瞳

逗逼南波万s

都市鉴宝金瞳

飞舞清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