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是有多贱》。

保无它,何相报速耶的声音访佛来自虚无

  “这小子,真是惊人啊,秦皇等人还等着瓮中捉鳖,苦苦等待这小子的出现,不曾想他倒化身魔龙,把各大势力玩弄股掌之间,这就是我姜族圣女看上的男人吗?”姜族老妖怪瞠目结舌,本来打算看戏,静等陌涂出现,如今在魔龙身份泄露之后,再也坐不住了。

  

  “此等少年,必是人中龙凤,如果真是散修,倒不如拜入我的门下,今天这少年,老夫看上了。”武宗副宗主,一位强大而低调的中年人,目光闪烁,竟然起了收徒之心。

  

  “天剑门,大秦皇朝,我陌涂今儿就站在这里,顾络卿我要带走,如果不同意,那你就划下个道道来,单挑,群殴,越级,我陌涂奉陪就是。”陌涂一把握住屠魔枪,仰天长啸。

  

  在屠魔枪被他握住的一瞬间,滔天的邪气突然收敛,犹如退潮,涌入了他的体内,而陌涂整个人虽然被邪气侵蚀,但是并没有丧失心神,只是变得有些邪意无比而已。

  

  “陌涂,杀我宗儿子,今天既然出现,就别想着离开了,受死!”不等天剑门和大秦皇朝变态,合欢宗的副宗主竟然直接出手,想要绝杀陌涂。

  

  尊者出手,天地变色,那强大的气息直接向陌涂围拢而来,整个大秦皇都犹如被阴云笼罩。

  

  陌涂手持屠魔枪,面色冷峻,没有丝毫慌乱。实则他的内心颤抖不按,整个人更想匍匐在地,尊者气息根本不是他能抵抗。

  

  “尊者竟然对半步天级的小辈出手,实在可耻。”姜族老妖怪第一个变态,衣袖一挥儿,合欢宗副宗主散发出的气息直接溃散。

  

  “姜族老怪,你是要袒护陌涂,与我合欢宗为敌?”合欢宗副宗主嘴角挂着残忍的笑意,逼问到。

  

  “你合欢宗家大业大,姜族怎么敢逾越,驳了你合欢宗的面子。只是你或许忘记了,秘境之中那位前辈的话!同级同辈之中,如果有人能灭杀陌涂,他自然不会理会,如果有人敢以大欺小,那后果……”姜族老怪耸了耸肩。

  

  听了姜族老怪的话,合欢宗副宗主脸色阴晴不定,不过只是一瞬间,他还是选择出手。

  

  “老夫就在等他,秘境之中他无敌,有胆量让他出来。”合欢宗副宗主冷喝,大手捏印,遮天大手向陌涂镇压而去。

  

  看着那镇压而来的遮天大手,陌涂头上冷汗直流,这一巴掌拍下来,他绝对会形神俱灭,元神根本无法逃脱,这合欢宗的副宗主是想绝杀他。

  

  “砰!”一声惊天巨响传来。

  

  合欢宗副宗主直接倒退数十丈,脸色潮红,而他幻化而出的大手,竟然被两只拳印给震碎了。

  

  “唐皇,武宗!”合欢宗副宗主脸色阴沉,凝望着突然出手的唐皇和武宗副宗主。

  

  “我武宗不问世事,基本上不参与各势力的战斗。今天受秦皇邀请,参加秦三太子的婚礼,在婚礼上动手,确实不好。但是这陌涂少年,老夫看上了,欲收他为徒。”武宗副宗主,一副中年大叔的样子,看起来虽然没有唐皇魁梧霸气,不过却也中气十足,声音铿锵有力。

  

  现场一片哗然。

  

  这陌涂虽是散修,但是背后势力却不简单呐。

  

  先是姜族老怪帮助陌涂抵抗尊者气息,又有唐皇帮忙地方攻击,最重要的还有武宗!

  

  武宗虽然整体实力不如大秦皇朝,三大族,但是武宗在一千年前出现一代奇才,皇级之中无敌天下,整个天玄大陆同辈之中,没有一人能压住他。而这个人,就是现在出手,扬言看中陌涂,要收陌涂为徒的,武宗副宗主,武中皇。更重要的是,武宗从来不参与各大势力的争斗,如今这个武宗副宗主为了陌涂,竟然出手了,这是摆明了这一次不再置身事外,要参与进来了。

  

  “陌涂必死!妄想抢亲,也得有那实力。”天剑门何门主冷笑,不顾唐皇,武中皇直接出手,一指点出,一把无形利剑直接向陌涂射去,所过之处,虚空炸裂,空气涌动。

  

  不仅他出手了,合欢宗副宗主,花无言的老爹,也愤然出手,还有叶族的老头。

  

  三人仿佛商量好一样,同时出手,三大绝顶尊者要绝杀陌涂,他没有一点生存下来的希望。

  

  唐皇,武中皇,包括姜族老怪都皱着眉头,没想到他们要绝杀陌涂的心思这么坚决,三人就要出手。

  

  可是异变突然发生,整个大秦皇都,不,整个天城阴云笼罩,电闪雷鸣,在那雷云之中,还有金晃晃的铁锁若隐若现。

  

  看着异变发生,那本来出手的合欢宗副宗主,天剑门何门主和叶族老头都纷纷停手。

  

  “这是什么情况?犹如末日来临!”<

看着车开到了别墅门前,我转身向房间走去。

一阵风吹来,窗帘打在了我的头上。

我好不容易拨开窗帘,余光看到了车里下来一个人。

一般我对人是不会关注的,只是他的打扮让我觉得有趣。

他穿着风衣,带着帽子,还带了一个墨镜,还留了大胡子,这整个一伪装大叔嘛。

都来到这地方了,为什么要把自己伪装成这样子。

难不成害怕谁会认出他来?

他看了看四周,摘下了帽子,取下了眼镜。

我瞳孔一阵紧缩......

萧十一郎承认。王万成道宜书数十上,多见采纳。

“嗯~~~不错不错,最近厨艺有所长进。不愧是我家唐宇,做的青菜都和别家的不是一个味儿!”杨轩尝了一口唐宇炒的青菜,赞不绝口道。

  “那是当然,现在这个社会,男人不会做饭怎么讨老婆?再说了,我家小莹就好我这口,我不多学学怎么行?”唐宇边笑边说道,还从厨房里拿出了一个爱心形的饭盒,那从饭盒里散发出来的香味简直都快把杨轩的魂都给勾走了!

  “我靠!唐宇,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对我这么好,还有糖醋排骨!好哥们儿,我真是爱死你了!”杨轩看着唐宇手中的饭盒,眼睛都亮了,鬼知道这家伙狗鼻子那么灵,这都能闻出来是糖醋排骨!

  杨轩一下子朝唐宇扑过去,还要什么面子啊!吃了再说!

  “滚,谁说是给你做的?我都舍不得吃呢!会给你?”唐宇灵巧地一躲,直接让杨轩摔了一个狗吃屎。

  “你不吃做来干什么?浪费食物!”杨轩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没好气地问道。

  “我待会儿给小莹送过去啊,她最喜欢吃我做的糖醋排骨了。”唐宇盖上饭盒的盖子,,笑着说道。

  杨轩继续坐在了桌子前面,夹起一根青菜,仔仔细细地看了几眼,紧接着又把它吃了进去,还慢条斯理地说道:“见色忘友啊!你这个该死的妹控,可怜我杨某人只能在这里吃青菜......”

  “随你怎么说,反正这好东西是不会给你滴,小莹还在长身体。”唐宇把饭盒放在了桌子上,笑着说道。

  “我就不长身体了啊!唉!要是我也是你妹妹就好了,也可以天天吃这么好吃的菜......”杨轩看着唐宇,扒了一口饭,然后又用一个怪异的眼光看着唐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去做变性手术,回来当你的妹妹。”

  “滚!你这个死变态,我看以后谁还敢嫁给你!”唐宇吃着饭,没好气地说道。

  “谁嫁给我你不管,你要是能够泡到你家小莹我就说你有种!”杨轩拍着桌子说道。

  “你特么没完没了了是吧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唐宇猛地拍了一下杨轩的脑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嘿嘿,如果你把那盒排骨拿出来,我就闭嘴。”杨轩看了一眼那个饭盒,嬉皮笑脸地说道。

  “没门儿!要吃自己买,我免费给你做。这可是我专门给小莹做的,除了她,谁也不能吃!”唐宇说道。

  “切!你就欺负我没钱吧!”杨轩呵呵道。

  吃过了饭,唐宇便让杨轩先走了,自己给小莹送完饭之后再过去。

  唐宇收拾完一切后,便提着那个饭盒出门了。刚走到门口,便看见一个醉醺醺的大汉正在扶着墙朝自己这边走过来。

  唐宇装作没看见,径直从他的身边走过。

  “臭小子,跑什么跑?连你爸都不认识了?过来跟你老子喝两杯。”那个醉汉拉住了唐宇,勾住了唐宇的脖颈,满嘴酒气地对唐宇说道。

  这个醉汉,便是唐宇的亲老子,名字叫唐酒。同他的名字一样,一个十足的酒鬼!

  “爸,你一个人吧。我还要去学校。”唐宇有些厌恶地挣开了唐酒的手,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你这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你那破学校下午是不上课的。来,进来陪老子喝一杯。”唐宇红着一张醉醺醺的脸,完全不顾邻里那些鄙夷的目光,灌了一口酒,说道。

  “爸,你能不能别再喝那么多酒了?家都快被你搬空了!我昨天刚买的一口新锅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你拿去当铺了吧!”唐宇看着唐酒,没好气地说道。要不是自己把家里的地契给藏起来了,估计这会儿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怎么跟你老子说话的呢!有儿子嫌弃老子的吗?你手里拿的什么?给你老子我看看。”唐酒看着唐宇手中的饭盒眯着眼睛说道。

  “没什么,我的晚饭。”唐宇把自己手里的饭盒往背后藏,没好气地说道。

  “哟,还是吃的啊!拿来跟你老子下酒应该不错,拿来吧。”唐酒伸出了他那脏兮兮的手,看着唐宇背后的东西,说道。

  “不能给你。”唐宇拒绝道。

  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给白小莹做的午餐,今天早上忘记给她午饭钱了,要是给自己这败家的爹给糟蹋了,小莹今天中午就只能挨饿了!所以,说什么也不能拿给唐酒糟蹋了!

  “为什么不能给我?好啊!臭小子!有是给那个死丫头送过去的吗!你特么对别人都比对你老子好,你特么还有点孝道吗!”唐酒拿着火箭”。

那么,這一晚會讓她終生難忘,但是明天日出之后,她將和總裁先生的其他女朋友一樣,拿一筆錢或者交換一下事業上的資源,從此過著平淡無趣的生活,不能對任何人說起。

她不愿意接受這樣的生活腳本,所以選擇了保持距離,以期獲取更多的利益。

有大數據分析作為情報后盾,羅曼·塞納早就預判了克萊爾的那點小心機,不過他卻對此甘之如飴:“自以為是的女人,真有意思!”

他表現得很紳士,微笑起身,親自將她送回酒店房間,并沒有任何逾矩的動作。

不過,當天晚上,摟著百依百順的女助理,他滿腦子都是克萊爾的影子,他喜歡這種求而不得的感覺。

科技峰會還在持續,最后一天就是公司股東大會,要投票決定擴招再生人計劃。

其實這也沒什么難的,董事會成員早就被收買了,他們比誰都清楚,只要火星環計劃通過,各機構就會繼續注資,公司就會擁有大把現金,他們這些董事會成員也就賺得盆滿缽溢,相反,若是各大股東撤資,大家還能去哪里撈油水?

所以,對于那些人來說,支持羅曼·塞納才是最好的選擇。

火星上,趙盤也做出了自己的抉擇。

他沒有向馬丁告狀,但是也不想跟著凱撒搞陰謀。

基地里大多數人都已經活了一輩子,有著七八十年的人生閱歷,留下了財富和名譽庇蔭后人。

趙盤卻是英年早逝,留下妻兒老小無人照料,因此他比任何人都珍惜眼下活著的機會,不敢嘗試任何冒險的舉動。

最重要的是,他完全不看好凱撒搞陰謀的前景。

就算逃回來地球,難道不要接受法律的審判嗎?劫持飛船、破壞火星基地,哪一個不是重罪?如果在地球上服刑,和火星上又有什么區別?

所以,當凱撒的聲音再次突兀響起,趙盤立刻告訴他,自己不愿意當一個任人擺布的棋子。他甚至還語重心長地勸了凱撒,老老實實在火星待著,在這里工作就是為人類做貢獻,能以這種方式活著已經很幸福了。

“哼,看看你每日的輻射讀數,哪一天不超標?再看看你的維生電池健康度,真以為能在這里熬20年?第一批再生人為什么只有馬丁活下來了?其他人是怎么沒的,為什么一點痕跡都沒留下?你難道就不好奇嗎?”

凱撒說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只大錘,狠狠敲打著趙盤并不堅固的信念。

趙盤恍惚失神:“難道你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死的?”

“我當然知道馬丁拙劣的伎倆,但我憑什么告訴你?除非你加入我的團隊,給我做事!”

趙盤不由自主地搖頭否定了這個建議,他感覺自己已經考慮得非常仔細了,如今最好的選擇就是沉默。

“等著啊,你會后悔的!”

凱撒離開了,趙盤惴惴不安地操控著礦機,依舊過著孤獨和勞累的日子。

周日這天早上,他終于成功熬過了七天繁重的工作量,去向馬丁要通信權限。

按照正常程序,如果馬丁不出門,他必須讓辣醬帶領著,才能穿過層層閘門,進入A區求見。

六十多米長的初代飛船,被人為分隔出來三個階級,趙盤一路走一路腹誹:“大爺的,怎么感覺像是在去面見火星皇帝?”

早上出工的時間,C區的場景是辣醬或北野雄二砸門叫嚷,大家罵罵咧咧地去上工;B區總是充滿了禮貌紳士的問候,然后每個人昂起頭有秩序地排隊出門;A區播卻放著舒緩神秘的音樂,隔著閘門都能想象出一副上流社會的高雅調調。

辣醬打開閘門,趙盤仿佛看到了一個會場。

馬丁正襟危坐在會客廳吧臺前面,他對面整整齊齊坐了五十五人,不知道是在講什么。

辣醬拉著趙盤小心走進去,靠墻而立不敢出聲。趙盤聽了幾句,感覺十分詫異。

因為馬丁用低沉渾厚的聲音說道:“愿主與你們同在。”

其他人則回應:“也與你的心靈同在。”

馬丁接著又說:“愿全能的天主,圣父、圣子、圣神,降福你們。”

對面眾人齊聲道:“阿門。”

馬丁最后做了一個宗教手勢:“彌撒禮成。”

其他人同樣回禮:“感謝天主。”

哪怕趙盤對這些儀式再一無所知,他也看明白了,這些人是在做彌撒,他們全都是天主教徒啊。

一群全身機械的再生人,居然要恭讀圣經,要信奉上帝……

趙盤覺得自己站在這里格格不入,就像是窺探別人的秘密被當眾逮住一樣難堪。

馬丁若無其事地走過來:“你有什么事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是有多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从囚犯到世界征服者

辰冰

从囚犯到世界征服者

绿枫叶

从囚犯到世界征服者

台灯下的节奏

从囚犯到世界征服者

佬夫子

从囚犯到世界征服者

舍庄

从囚犯到世界征服者

大国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