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破釜沉舟的陈舟》。

“山崖上的那道人心中不禁陡然定吧冷秋魂已骇得呆了,突听一

司馬故意放慢速度,張航馬上察覺,也不施展踏云訣,跟著司馬跑,一道接一道的天火符甩出。

司馬猛的回頭,一劍甩出,然后接連著各種符文甩向張航。

張航早有準備,舉劍抵擋司馬靈寶,借著司馬強大的攻擊力向后躍去,司馬召回靈寶向張航追來。

張航施展踏云訣趕緊撤退。幾回合下來又回到了剛才的地方。

司馬哼哼一笑,讓眾人把張航四人包圍,接下來司馬大喝一聲:“出!”

瞬間從司馬兩袖中飛出無數陰靈,撲向張航四人。

張航四人揮劍來砍,陰靈穿過法寶卻沒有受傷。

“都是因為你,我被老蟾蜍搶去了半壁江山。今日不我要把你練了魂,讓你永世成為我的奴隸。”司馬臉色猙獰的看著張航。

這些陰靈每次撞擊張航四人,都讓四人受傷.

三人催動法寶攻擊陰靈,雖然能劈開,但是陰靈馬上又恢復。

張航不敢換法寶,若是換了,只要司馬攻來,張航必定一招就被重創。

張航無奈甩出天火符,沒想到一道天火符直接打散了一個陰靈。

眾人一看也連忙發出天火符攻擊陰靈。司馬看著四人擊破陰靈卻沒出手。

張航攻擊陰靈,自然一直警惕司馬,卻看到司馬沒有動手。

司馬一定有后手,要不然不會站在哪里看著。

張航放開靈識,發現殺死的這些陰靈都化成一絲絲黑線鉆進了司馬的袖中。

但是不攻擊這些陰靈,自己又會受傷。只能先顧眼前了。

眼看陰靈就快被殺完了。

司馬衣衫無風自動。

哈——司馬一聲大喝,一只全身冒著黑氣似狗非狗的生物從司馬的袖中爬出。結丹巔峰!

“地獄犬,給我撕碎他們!你們給我守好了,若是在逃跑一人,我宗規處置!”

地獄犬看著張航嘴里低聲發出嗷嗷叫聲,然后撲向張航,張航一道天火符甩向地獄犬.

地獄犬中了一擊,更加兇殘連著撲向張航,每次撲過來,張航就打出天火符。

正當張航專心于地獄犬對決,司馬催動法寶,舉劍劈下,這一擊威力極強。

同時地獄犬也向張航撲來,現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張航靈力注入法寶.

一瞬間張航一般靈力被法寶抽空。張航對著司馬一劍斬出。

地獄犬被一劍劈成兩半,司馬在空中被擊飛,落地連退兩步。

不過嘴里卻是笑著的,他能感覺到剛才張航的靈氣變化。

“我看你還能施展幾次。”

說罷又舉劍飛來劈向張航,張航已經無力在催動法寶了,只能舉劍來迎。

雖然擋住了司馬的法寶直面攻擊,可是附帶的靈力直接將張航擊飛數米.

張航一口鮮血噴出。想站起來支撐了

這時地獄犬身體又符合了,再次撲向張航。

其余三人顧不得警戒滴血宗其他人,急忙回防對抗地獄犬。

“司馬鋒!”只聽的一聲大喝。

張航四人看到了希望,知道方瑩瑩找來了救援了。

司馬聽到喊聲,知道正陽道門來人了,直接躍起催動寶劍向張航斬來。

只要張航死了,正陽道門來人又能把他如何。

連倩兒看到司馬舉劍想張航劈來“張航小心!”連倩兒喊出同時飛身想張航撲來,擋在張航前面。

司馬劍光斬來,直接斬斷連倩兒法寶,連倩兒倒退兩步倒在張航懷里。

司馬身后一柄大劍飛來,司馬顧不得在斬張航急忙回身抵抗。

“對,對不起,我當初不該騙你”說罷連倩兒閉上了眼睛,眼角一滴淚落下。

張航抱起連倩兒,想哭卻又哭不出來,這個傻丫頭,心里還在責怪自己當初騙張航進洞。

啊——張航發瘋般的怒吼。

司馬此時已經與正陽道門的元嬰大戰在一起了。

“誰殺了張航我向內門舉保。”滴血宗眾人一聽這話,馬上手持靈寶向張航攻來。

豬千秋看到張航危機,轉身過來,用身體硬抗了眾人一擊。

“熬——”豬千秋發狂大吼一聲,抓起張航直沖出去,胡萬世緊隨一起沖出包圍圈。

“嘿嘿,張小友且慢走。老朽有一事相問。”

說話間一個老者出現在豬千秋面前,豬千秋被老者一掌拍出,接連翻滾了兩圈才站住。

后面追來的滴血宗眾人看到連忙停下抬手彎腰行禮:“多謝仙道門前輩出手相助。”

“這里沒你們的事,你們退下,老朽在是想問問張小友可曾見過我師侄胡順?”這時張航才看清此人正是仙道門來參加大會的哪位元嬰。

“見過,我兩在秦嶺山脈遺跡探寶后就分開了 在此时都已经凝结了寒霜,夏恒的仔细的回想着那个身穿着机械铠的雇主,不对,应该是个畜生。

  虽然整张脸是看不见的,但是对于那个人的气息,夏恒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在那人散发出一丝杀气的时候,夏恒就已经记住了那人的气息。

  他会让这个人付出他应有的代价的,能够让不该出现血色的地方,出现了血色,那这里到底经过多少这样的情况。

  到底被那人坑杀过多少人,才会能够让黑木都吸收不完那些血肉,才会让这个地方出现这样的血色土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夏恒突然抬起头,他看向了这无血沼泽的深处,就在刚才他感受到了两股气息,其中一个气息凌乱,而另一个,让夏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这笑意却让人感受到有些寒冷。

  手中缓缓的出现一柄长剑,这是一把机械剑,锋利无比,在剑柄之处有着两颗灵精,提升这这机械剑的威力。

  而在这长剑出现的一瞬间,夏恒的身形便直接消失,而在一次出现,夏恒此时已经来到了这无血沼泽的深处。

  今天,他要在一次闯一闯这无血沼泽,那人,他夏恒必杀之。

  ......

  “喝!呼!喝!呼!~”而在另一边,一人喘着粗气,不断的奔跑着,她看着前方,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脚下,一点都不敢分心,消耗着自己的心神,脸上的神情,谁看着都觉得可怜。

  更何况这样的神情是出现在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脸上,更是添加了一丝楚楚可怜的神色,谁看了不会想要保护一下。

  可这样的情况,明显对于后面的人来说,根本就不存在,林峰此时身上的机械铠倒是没有脱掉,但是那头颅已经露出。

  露出了那猥琐的笑容,不紧不慢的跟着那个叫洛雨儿女孩,至于为何说那是猥琐的表情。

  因为此时的林峰,一直盯着洛雨儿的身体各处看着,而那目光之中就像是欣赏的是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女人一样。

  在加上林峰那有着四十多岁的年龄,和那张丑陋无比的脸,也不怪这洛雨儿如此害怕慌张,此时就算让洛雨儿直接死在黑木那树枝之下,洛雨儿显然更愿意。

  “小美女,你停下来,我可以让你活着,而且是好好的活着。”林峰开口了,声音之中带着戏弄。

  此时的林峰就是在戏弄这洛雨儿,能够在这无血沼泽之中这样奔走,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联系那营地一事之上,这怎么想都会觉得不对劲,这要是说,这林峰与这黑木没有一点关系,谁会相信。

  而此时为什么没有叫黑木去袭击这洛雨儿,这明显就是想要好好的戏弄洛雨儿,这样的变态心理,这到底是有着多么阴暗的人才会做到。

  对于林峰的话,洛雨儿可不会理会,她害怕,要是真的被着林峰个抓住,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样的事情,洛雨儿直接都不敢去想,此时她唯一的念想就是赶紧离开这里,逃离这林峰的手中。

  可是随着时间的增长,林峰见自己还是没有抓住这女人,脸上也出现了不耐烦,她不想在这样继续耗下去了。

  一瞬间,机械铠之中的灵图随着灵能的催动,林峰的速度瞬间提升了一个档次,他与洛雨儿之间的距离也是在极速的变短。

  这眼看就要来到了洛雨儿的身边,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洛雨儿停下脚步,转过身,手中出现了一个机械装置,像是一个罗盘一般。

  很明显,洛雨儿想要用手中的这个罗盘对付这个林峰,但是就算这个罗盘真的有着极大的威力,但是要知道,此时林峰的身上,那可是有着一套完整的机械铠,这就是实力。

  可是洛雨儿的罗盘还真的不一般,一道光芒出现,不知为何一道极强的威力爆发,带着强悍的爆炸,那林峰瞬间被炸飞,而一口鲜血瞬间从林峰的嘴中喷出,划了很远,才缓缓的停下。

  而洛雨儿自然也不好受,也是在这爆炸之中,虽然那爆炸的反响不是对着自己,但是那威力巨大,也是直接把洛雨儿炸飞几米远,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过那最后的一股力量也是让洛雨儿抬起头看向林峰,他想要知道,林峰有没有死去,但是她注定是要失望了。

  “呸!哈哈!”

  “很好,真的很好,你的行为让我有些生气。”林峰吐了一口口水,随后又是笑了笑,站起身,便走便说道,一步一步的靠近洛雨儿。

  在看到这样的情况,洛雨儿绝望了,没有灵能的洛雨儿,就连保持不陷入这沼泽之中,都已经完成不了,整个人已经陷入了这沼泽之中,更被说想要逃走了。

  

银钩上系着条黄麻布,就像是死化:让人看过第一眼之后再也不

這也是五星軍第一次主動的向北明勢力開刀。之前雖然也有過大小的戰斗,但那都是被逼無奈,不像是這一次,他們堂而皇之的來了,且還做出了一幅不交人,我們就要攻城的樣子。

蓋州衛將軍名叫柳松,不過就是一名千戶而已,整個城科,你再去叮嘱下看守的兄弟们,好好看守,千万不要出丝毫差错。如果出了差错,别怪我不客气。”副统领阴沉的吩咐道。

“是。”话说完,一个瘦小的男子从房间里走出来,步伐轻盈,快速走出温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破釜沉舟的陈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启天行

南小傲

神启天行

虚无的心

神启天行

九哼

神启天行

鱼七呀

神启天行

特别白

神启天行

剑霸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