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流红》。

但他们赌的.却只不过是几他?我虽然常常被人冤枉,

在曹刚放低姿态之后,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最后曹刚走的时候,只带上了十坛酒,至于维多男爵准备的法则奇物等“土特产”,曹刚却是没有带。

等送走了曹刚,李潇看着维多男爵问道,“爷爷,帝国这种公然索贿这么严重吗?难道就没人管管?”

维多男爵叹息道,“怎么管?咱们这里是归属项霸子爵管辖,只要他按时将税收缴纳给上级的伯爵,领地内他可以为所欲为。这已经算是比较好的情况了,如果遇到一些贪财的子爵,办什么事都要明码标价,那才叫一个黑。”

“哎,没想到卡宴帝国竟然是这种情况,我还以为作为高等文明,生活会十分舒适呢。”

“对了,爷爷,刚刚只给我颁发了爵位证明,我的领地呢?”

“领地?那不是需要你自己去找?当然,你也可以花钱去买。”

闻听此言,李潇感觉自己好似五雷轰顶一般,他还以为这领地是帝国封赏而来,没想到,竟然需要自己去占领。

可是帝国之中哪有那么多无主的领地呢?

李潇不由得好奇的问道,“爷爷,你这蓝湖星也是买的吗?”

“不是,我这是继承而来,包括爵位都是继承而来。”

听到维多男爵的回答,李潇不由得羡慕的看了他一眼。

原来维多男爵竟然是贵二代,怪不得他好X成性,没有一点拼搏奋斗的精神。

看到李潇的眼神,维多男爵得意道,“不过你也不用着急,你现在要去卡宴星修行,就是有领地也没有时间打理。毕竟有了领地,就要交税的,那可不是小数目啊。”

李潇点了点头道,“明白了,爷爷。没什么事我先告退了。”

维多男爵挥手道,“去吧,一周以后有星际飞船到来,你可以乘坐飞船到卡宴星。”

李潇答应一声,快步走出了后殿。

回到住所后,李潇再次开始认真修炼起来。虽然他现在修炼非常缓慢,但是他还是坚持着,毕竟梦境入侵这种事,也得找到合适的机会才能施展不是。

...........

时间飞逝,一周时间转瞬即至。

一架和蓝湖星差不多大小的飞船悬停在星空之外。

李潇和凌雪冲着维多男爵摆摆手,就飞进了飞船之中。

进入飞船,李潇感觉进入了一座巨大的城市一般。

在飞船顶部有幻境化成的天空,天空之下是一座座高楼大厦。宽敞的街道上穿梭着奔流不息的车流。

也有行人在路边的广场花园之中休憩、游玩。

从城市中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座星际航行的飞船。

见李潇和凌雪两人停在门口不动,一名飞船的工作人员不由得催促道,“客人,请跟我来,不要堵住门口。飞船要关闭舱门了。”

李潇和凌雪这才回过神来。跟着飞船工作人员向前走去。

李潇忍不住向工作人员问道,“这位小哥,请问这座飞船上怎么会有这么巨大的城市?难道他们还能一直生活在这里不成?”

那位工作人员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这么问他,他轻车熟路的回答道,“我们这座飞船是飞遍整个卡宴帝国的星际飞船。这是一段非常漫长的旅途。”

“最远的航行距离时间跨度达到数百年都是长久之事。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客人需要娱乐,需要生活气息,所以飞船才会建设成这样。”

李潇闻听此言,脸色不由得一变,他连忙问道,“从这里到卡宴星需要多久?”

工作人员笑着道,“从这里到卡宴星不算太远,用不了50年,应该就能抵达。”

李潇和凌雪脸色均变的不太好看,怪不得维多男爵曾和他们说,到卡宴星距离有点远,还特意给他们准备了一些路费。

李潇当时还感觉维多男爵准备的路费有些多了,足足三百多的晶币。可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不够好吗。

凌雪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大家非要乘坐飞船呢?乘坐传送阵岂不是更快、更方便?”

工作人员微笑的解释道,“这附近当然有直达卡宴星的传送阵,你是传送费用有点高,起码需要10万晶币。而乘坐飞船的话,只要100晶币。”

“客人,你们是否需要乘坐传送阵?我们可以将您带到项霸子爵的直属星球上,那里就有星际传送阵。”

李潇干笑一声道,“不用了,其实我们还是比较喜欢飞船这种城市的氛围,想要在飞船上体验一下生活,雪儿是吧?”

凌雪很给面子的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见两人还想继续乘坐飞船,就继续带路道,“前面就是飞船乘客登记处,两位客人在那里登记后,领取飞船乘客证明,就可以在飞船之中自由活动了。”

不一会,两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衛邦兇神惡煞地說完,卻并沒有發出什么毀天滅地的攻擊。

他身后的金毛鼬只覺眼前這個老頭跑得越來越快,數息之間就不見了蹤影。成千上萬的金毛鼬失去目標,愣了一會兒,像退潮一般回到密林深處。

“呼——呼——呼——終于跑掉了——大人不記小人過!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們既然有所收斂,老夫就饒你們一命!”

……

“衍衍,好像那些玄氣波動都回去了。”妙妙和李衍停了下來。

“沙沙沙。”樹林里傳來一陣踩踏枯葉的聲響,二人一臉戒備地望向發出聲響的方向。

馬衛邦就這樣從樹林里穿了出來,喘著粗氣。他猛然間見到二人,當即穩住呼吸挺直腰桿,左手輕輕撫摸胡須,右手背在身后,好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

“你是誰!”馬衛邦“詭異”的行為引起了李衍的警惕,他把妙妙擋在身后問道。

馬衛邦悠悠轉過身來,神秘道:“老夫名叫馬衛邦。你父母可在家?你今日遇到老夫,可是天大的機緣。”

李衍一陣無語,搖了搖頭道:“我叫李衍,這是我表姐妙妙。村子里只有我和我表姐兩個人。”

馬衛邦望向李衍扛著的狼尸,咽了咽口水道:“這狼,是你殺的?”

李衍見馬衛邦沒有惡意,答道:“對啊。怎么了?”

馬衛邦頗感興趣地打量了李衍一番道:“你怎么殺的?”

“玄氣啊!”李衍脫口而出,這才想起普通人應該不知道什么是玄氣。

“小子你莫要誆我!”馬衛邦肚子里傳來聲響,皺了皺眉道,“站著說話怪費勁的,我們找個地方坐下。”

李衍家里沒什么財寶,也不擔心馬衛邦起歹心,于是帶他回到家中。

馬衛邦吃完三大串烤肉,一臉滿意的表情,卻又不知為何故作矜持道:“嗯……這味道也還算過得去吧。”

他說完便盤腿入定,表情威嚴端莊。李衍還道是遇到了高人,誰知幾分鐘過后,竟然聽見了馬衛邦那響雷一般的鼾聲……

……

在馬衛邦震耳欲聾的鼾聲中,李衍和妙妙躺在草席之上,久久不能睡去。倆人無奈地開始打坐修煉直到天明——修煉的過程,同樣也能恢復精力。

晨曦自窗戶上的破洞撒進屋內,馬衛邦身子一歪,頭不偏不倚地砸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馬衛邦揉了揉頭,睜眼就看見了一臉不滿的李衍和妙妙。他趕忙放下揉頭的手,一本正經道:“一飯之恩,老夫也不想欠你們人情。你說你會使玄氣?如果你所言非虛的話,老夫就收你為入室弟子如何?放心,你表姐也一樣!”

馬衛邦心里打著小算盤:看李衍的模樣也就八歲,若是能感應到玄氣,那天賦也還算不錯。收他為弟子,日后說不定能為自己揚名立萬。

見李衍和妙妙都沒說話,他又再拋出橄欖枝:“老夫可是楚國江陵城尚武學院的校長!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拜入我門下。”

馬衛邦說完,老臉一紅解釋道:“當然了,名譽校長,也是校長!”

妙妙暗中傳音道:“衍衍~聽他的意思,是不是可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要不答應他?”

李衍思索了一陣子,傳音答道:“也行,在這山里也無聊。”

李衍摸了摸鼻子問道:“那……怎樣才能證明我沒騙你呢?”

馬衛邦摸了摸胡須,擺出一副讓招的架勢道:“來,我試試你力氣。”

李衍瞪大眼睛,望著馬衛邦疑惑道:“真的?”

馬衛邦手雙手負在身后,一臉自信閉上眼睛道:“老夫元嬰期后期的修為。你來!我不看你,你打我!用盡全力!”

李衍長吸一口氣,傳音問道:“我不會把他打出問題吧?”

妙妙看熱鬧不嫌事大,慫恿著傳音道:“打他啊!你不上我上!”

李衍看著馬衛邦的神態,疑惑著傳音道:“但是,他看起來好像不太聰明的樣子。”

妙妙繼續推波助瀾傳音道:“我感覺他很厲害,你放心出招就是!”

聽到這,李衍放下心來,一晚上修煉而來的玄氣遍布全身,重重一拳揮出。拳頭在離馬衛邦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李衍感覺像是打在了一堵墻上,拳頭暗暗生疼,再也沒法推進分毫。

馬衛邦微微一個趔趄,臉上的血紅色一閃而逝,過了數息時間才緩過氣來:“咳,小子,這一拳,力道只能說一般吧。”

“那個……你要不要紙,我看你流鼻血了。”李衍顧不上生疼的拳頭,帶著歉意問道。

“沒事,天氣太熱,加上狼肉燥火,跟你這一拳沒關系!”馬衛邦不愧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面不改色心不跳,高人風范盡顯無余,提氣一吸,居然若無其事地把鼻血倒吸了回去。

“這次是我大意了,沒有閃!小伙子,你不講武德啊!你這個關門弟子,老夫收了!”

”路小佳笑道:“想不沈总镖头瞧了瞧他,又

“说说西域,还有落星的整个情况吧?”

居中而坐的其中一位聚星境后期修士,淡淡地瞟了一眼站立着的三人。

二位聚星境后期修士,正是此次降临落星修为最高的法家弟子。虽然在中世界,聚星修为也只是一般,但在落星,这已是顶尖

“好,一言為定,你要是輸了,我要你的命來洗清你的話”杜傷說道。

“好,那三個月后見,”洛崖說著,就離開了小酒館,臨走前還看了一眼海塵風,那秦王也是對洛崖點頭示意,洛崖也恭敬回禮。就這樣,洛崖大搖大擺的離開了,今晚上,真是烏龍,兩次差點要了他的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流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同化大陆

初可

同化大陆

天运老猫

同化大陆

姝宁

同化大陆

十连抽

同化大陆

浪冰心火

同化大陆

堕落炎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