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在试探谁!》。

上午這五場戰斗也算是圓滿結束,回去的路上顧胖子念叨著:“看樣子這一小組明天就能出結果了啊!再打兩場就夠了!”

浮塵點了一下頭:“周南圣有危險了啊!”

再往周南圣看去,只見他依舊在跟無咎聊著,表面上并看不出什么,

來到連接樓梯的大道的時候,浮塵就告別了顧胖子,繼續爬樓梯去了,畢竟因為功法的原因,不能丟下啊!

到了下午,和顧胖子結伴來到了辰戰臺,李榛也找了過來,在浮塵身邊坐下了,等待著比試的開始。

第一場便是浮塵對戰杜社。

在顧胖子的鼓勵下,浮塵拿起身邊的刀,就走了上去。

杜社看上去倒是一個無論長相還是武器都很平常的人,只是怎么感覺沒睡醒的樣子?但是浮塵知道,能走到這一步的不會那么容易。

上去后,浮塵先是學著大伙的樣子,抱拳說道:“師弟李浮塵,請師兄賜教!”

語氣算是平常,也沒有挑釁的意思,然后看了東方長戈一眼,對方立馬把頭轉過去,裝作沒看見。

“這算什么?難道還想著自己求他這個裁判偏袒一下不成?”浮塵心里這般想著,可不敢直接說出來。

對面的杜社也有些懶散的抱拳說道:“師兄杜社,還望師弟手下留情!”

說完后還打了個哈欠。

看得浮塵一陣一愣一愣的,拔出刀后,杜社還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東方長戈說完開始后,兩人也始終沒動,東方長戈對著兩人就破口大罵:“杜社,李浮塵,你們兩做什么呢?演我嗎?再不動手就都滾下去!”

杜社也終于是打起了一些精神,拔出手中的劍,看著浮塵笑著說道:“師弟,這可就別怪師兄了啊!”

說完就朝著浮塵的頭刺了過來,浮塵扭頭一躲,杜社劍一轉,橫著就削了過來,浮塵在這彎腰躲開,然后再湊近,朝著杜社的腹部削了過去。

對方一早就料到,向后一退,就躲了過去,不過浮塵不可放手,后腳一蹬,直接跟了上去。

后退總是沒有前進快的,杜社也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浮塵一刀割下了一大截衣服,只是沒傷到人而已。

趁著這股勢頭,浮塵在地上一踩,向前一躍,不過卻是刺了上去。

杜社早有準備,直接用劍擋住了浮塵的刀劍。

浮塵不愿放棄,繼續向前沖去,杜社倒是直接連人帶劍向旁邊一轉,浮塵失去了阻力就向前沖了過去,看著身旁的杜社,回憶起了當初面對周南圣時的場景,干脆身子一轉,在空中朝著杜社后背就是一刀。

杜社也直接在浮塵背后劃了一劍,不過兩人都只劃破了衣服,杜社身上還有一道小小的血痕,浮塵背后更嚴重一些。

浮塵也直接倒在了地上,翻滾了兩下才停住。

看的下面的人也是驚呼不已,周南圣笑著說道:“這不和我當初越過他,在他后背砍了一劍的招式差不多嘛,這浮塵反應倒是快啊!”

丁毅則是在一旁說道:“人家天天跟著簡兮對練,對于很多招式身體算是有本能的反應了!”

無咎看著場上,沉默了一下說道:“相對人家,我們是不是太懶了啊!”

杜社反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背,倒是摸到了一絲血跡,看著手上的血,對著浮塵說道:“師弟好本事,可別怪師兄沒有手下留情啊!”

說完就直接沖了過來,揚起劍就是斜著劈了下來,浮塵舉起刀去擋,劍圣直接從刀上劃過,然后再朝著浮塵的胸口直接刺了過來。

浮塵向旁邊一躲,但劍還是刺進了左手腋下的衣服里面。

杜社還想再朝著浮塵橫掃過來的時候,浮塵則是胳膊一抬,迅速彎腰轉了一下。

然后一刀撩起,打在杜社的劍上,劍也直接破衣服而出。

再次站起后,衣服已經是破爛的不成樣子了。

差點連胳膊也被對方給削掉了。

站穩后,腳下一用力,就施展步法朝著杜社砍了過去。

杜社也是抬劍直接一擋,刀劍之間發出悅耳的碰撞聲,浮塵見自己的刀被擋出,然而抬起,在身前旋轉了一圈,從下面直接向上撩起。

一劍劃在地方胸口上,最后砍在對方抬起的劍上。

杜社忍著痛就想再一劍劈下的時候,浮塵已經向旁邊側移了一下,刀背直接拍在杜社的胸口上。

做完這一切,浮塵沒有再追上去,因為如果換成刀刃,對方的結果可想而知。

杜社站起身悶死了,柳長歌覺得羅博和郝斌兩個人,還算是行事光明,雖然是官府的走狗,似乎不是那么討厭。

羅博喝了一口酒,將細口壇子交給柳長歌,說道:“朋友,我們正在討論你的身份呢,我見你武藝也很不錯,作為囚犯,為什么甘心束縛呢?”

柳長歌接過來,喝了一口酒,感覺滋味還不錯,但是不能喝顧向前儲藏在山谷里的美酒相比,且不說酒的成分,就是酒的年限,山谷里的酒都是佳釀了。柳長歌說道:“好酒呀,你問這個做什么呢,難道你沒看出來了,黑白二人很明顯不希望外人知道我的身份,你這么做,豈不是要惹得黑白二鬼不高興了?”

羅博和柳長歌說話,王奎阻止不得,心里暗暗著急,真怕羅博繼續問下去,知道了柳長歌的身份,那樣的話,小皇帝也將從羅博的口中得知柳長歌的身份,因此會牽出多少事情來,那就不得而知了,而王奎在場,卻沒有阻止,上面怪罪下來,王奎首當其沖要受到懲罰不可。

羅博笑道:“你不是說不希望外人知道么,我又不是外人,我給皇帝服務,黑白二人給攝政王服務,歸根結底,攝政王也是給皇帝工作的啊,若是沒有攝政王殿下,就沒有皇上的今天了,漢州能有今天,數十年來,全靠王爺的支撐,這一點,皇上也親口說過,所以,我們都是為皇上工作的么,自然不是外人了。”

柳長歌心說:“看不出來,此人此為敏捷,我便說出我的名字,又能如何。”黑白二鬼不希望柳長歌的身份泄露出去,柳長歌豈能讓他們得意,便要說出自己的名字來,且看看他們又能如何。

柳長歌道:“我就是你們攝政王爺,日思夜想的,恨不得挫骨揚灰的人。”

羅博哦了一聲,驚愕道:“這不可能,老兄你別開玩笑了,看你現在這個待遇,自由自在的,怎么可能呢?”

柳長歌哈哈笑道:“你別不信,的確如此,你當我是誰,我本是鎮國將軍柳星元的獨子,名字叫做柳長歌,現在你知道了么,有什么感想,我是不是童忠,朝思夜想都想殺死的人,至于這樣,他才能睡一個安穩覺吧。”

柳星元三個字,不啻為一聲驚雷,打擊的羅博一時說不出話來,王奎則作出懊悔的表情。

羅博一時半會兒沒有說話,因為做夢也沒有想到,鎮國將軍柳星元的兒子就在他的面前站著,柳長歌今年十八歲,離開京城一共十八年了,在這十八年中,有人傳言,柳星元的兒子早就已經死了,也有人說,柳星元的兒子跟天山門徒長明道人在一起學本事呢,等著要給他的父親報仇。

柳長歌道:“羅將軍,怎么,你不相信么?這有什么可疑,你要知道,成為柳星元的兒子,似乎不是件好事,可是要掉腦袋的,這次去望京城,腦袋可就不是我自己的了,咱們就這一次喝酒的機會。”

羅博心頭一凜,心想:“是啊,那有人冒充柳星元的兒子,他真是柳星元的兒子,居然給童忠抓到的了,皇上要我們遇到他的時候,加以保護,護送進京去見皇上,黑大圣和白日魔再次看守,這可怎么辦才好?”

羅博心中五味雜陳,饒是他驍勇,這會兒也沒有了主意,又沉吟了片刻,羅博呵呵笑道:“你果然是柳星元將軍的兒子,我信了,那我應該避嫌才是,你可知道,你們柳家,現在可是漢州的頭一號亂臣賊子。”

柳長歌笑道:“亂臣賊子?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當年在我父親領兵抗擊北蠻的時候,漢州朝廷如何不說他是亂臣賊子,還不是當今朝廷,聽信讒言,有眼無珠?”

羅博假裝慍怒道:“你敢在我的面前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

柳長歌道:“說了又能如何,我就一條命,總歸是要死,早死,晚死,又有何妨,難道我能活到一百歲么,真是開玩笑,現在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想要把我怎么樣,你就來吧。”

柳長歌并不知道,羅博非但不會殺他,還會想辦法救他,但是這事情他一個人拿不定主意,只好等郝斌回來了,羅博怒斥道:“柳長歌,你大言不慚,你公然污蔑朝廷,侮辱皇上,你膽子太大了,等我回去,我一定上湊皇上,將你凌遲處死,你父親明明是圖謀不軌,人證物證具在,你不用狡辯,不可否認,你父親的確是一個人物,當年率領軍隊北御蠻族,立下了赫赫戰功,但是人總是會變化的,你父親后來因為自攻自傲,目中無人,起了穿權謀位的歹心···”不等羅博說完,柳長歌破口大罵,說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以我父親的能耐,想要串權奪位,漢州天下,早就跟著姓柳了,現在還能姓童么,再退一步,我父親坐擁雄兵,倘然自立為王,誰能奈何,我父親始終心系漢州天下,不曾想上了奸王的當,領兵前往王宮,被奸王所埋伏,叛國之罪,好大的一頂帽子扣在了我們柳家的頭上。”

”丁灵琳道:“我没有错。”看着他,神色间却似已有些惊

唐文哲喝了口咖啡說道:“這事我們不談了靜觀其變吧,卓棟,星期三我要去北京出差,參加集團人事部經理3天的業務培訓,順便去看看老領導梁總。

“哦,請代我向梁總問個好,一轉眼他去集團擔任副總也有5年了吧,時間過得真快。”邱卓棟說道。

唐文哲放下咖啡杯說道:“說到梁總,我想起來你和梁曉惠到底怎么樣了,進展順利嗎?”

“不順利,小丫頭愛理不理我的。”邱卓棟低頭說道。

“你追了沒有。”

“追了,但是他只顧要去讀書,剛開始我們還每周出去一次安福路的話劇中心看看話劇,后來她又迷上了什么莊子讀書會”邱卓棟說道。

“莊子公益讀書會,這不是很好嘛,我還去雁蕩路上那個讀書會聽過課。”

“她對我說了,她把你當親哥哥一樣的,還說你有品位,喜歡讀書。”

“那你也可以參與一下,陪他一起去聽聽課,多交流感情,女孩子嘛都是哄出來的,你的情商比我高多了,辦法一定會有的。”唐文哲說道。

“你看看我們公司這幫無腦的領導幾乎天天晚上要我這個辦公室主任陪吃陪喝,弄得我經常提心吊膽生怕安排中出錯,哪有什么空余的時間,哎,身不由己啊。”

“你年紀也不小了,也該成家了,你父母也經常嘮叨了吧。梁曉惠也有26了吧,也該到談婚論嫁的時候了,我是看著她長大的,這女孩子素質很好,就是看到生人有點膽怯,你們要多交流,增進彼此的親近感消除隔閡。”唐文哲說道。

“是呀,這有什么辦法呢,現在我們倆又出現新的狀況了,頭疼。”邱卓棟臉色痛苦說道。

“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情況是這樣的,半年前秦志剛有次叫梁曉惠去她家拿個什么文件,被秦志剛的兒子秦曉峰看上了,事后秦曉峰多次約梁曉惠出去,梁曉惠都婉言謝絕了。后來秦志剛的老婆出面找梁曉惠談了好多次,要梁曉惠與她兒子交往。秦志剛也是晚上參加應酬活動都不讓梁曉惠陪同了,暗示希望她能考慮和他兒子... ...”邱卓棟說道。

“太殘忍了,秦志剛應該知道你和梁曉惠的戀愛關系的吧,他這么做是否有點過分了。你問過梁曉惠的態度嗎?”唐文哲有點氣憤地說道。

“問過了,她說這輩子不想談戀愛,不想結婚了。”

“女孩子一般都會這樣說的,你聽說過愛情心理學中有一個著名的‘吊橋效應’嗎?”唐文哲說道。

“這個我就外行了,你是哲學博士知識比較淵博,我只知道最初的哲學包括一切的科學,后來分離出很多,比如代數,幾何,物理學,化學學等等,心理學也是哲學分出來的,不過分離出來的很晚,1860年德國心理學家馮特在萊比錫大學建立了第一個心理學實驗室,心理學作為一門科學才真正獨立出來的,你現在給我說說這個‘吊橋效應’吧。

唐文哲說道:“心理學家做了個實驗,讓一個女生站在一個草地上較低位置固定的小橋中央,讓A隊男生從橋的外面通過。然后女生站在一高懸晃動小橋的中央,再讓B隊男生從橋的外面通過。事后該女生向A隊和B隊的男生說,‘請把你們的感受打電話告訴我”。結果數日后給這位女生打電話的只有B隊的男生。原因是因為當一個人處于一個極度緊張的環境下,例如看到異性在高懸晃動的吊橋上的時候,會產生一種緊張焦慮的情緒,腎上腺素分會泌加快,會以為自己對這位異性產生好感.其實這種感情并不是喜歡,只不過是橋在晃動時帶來的本能的心動感覺。這就是著名的‘吊橋效應’。這也就很好地解釋了為什么從古至今,會有那么多英雄救美的故事發生。這就證明在緊張危險的環境下容易摩擦出愛情的火花,戀愛和場景有著密切的關系,一個好的場景會喚起愛情的火花,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太神奇了,這個實驗很有道理,我是信服了,但是如何去創造有利的環境呢?”邱卓棟說道。

“那是你的問題,我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

“那你也不能看著我在愛情的道路上繼續迷茫吧。”邱卓棟故意說道。

“那你對梁曉惠是真喜歡嗎?”

“那當然啦,此生非梁曉惠不娶,我有三心二意就是‘豬頭’。我看還是請你和嫂子一起幫我想想辦法吧,創造一個英雄救美的場景。”邱卓棟哀求道。

“好,英雄救美的場景是創作不出了,只能讓你們多點了解的機會。我回去和珊珊商量一下。哦對了,我想起來了,明天晚上曹珊珊在大劇院有一場小提琴專場音樂會,我就邀請你和梁曉惠一起去看場音樂會,結束后我請大家到大劇院對面的‘紅房子’西餐館吃飯,讓曹珊珊為你打打邊鼓,創造點心跳的感覺。”唐文哲說道。

“太好了,就這么定了。”邱卓棟跳起來說道。

周三晚上曹珊珊專場音樂會如期舉行,大劇院內座無虛席,人們穿戴著隆重的禮服鴉雀無聲的聆聽著音樂會的演出。

曹珊珊身穿一件黑色低領演出服,聚光燈下,她的身影更顯得優雅挺拔,伴隨著鋼琴的前奏,悠揚的小提琴聲時而象清脆的鳥鳴,時而象像美妙的歌聲,時而像流淌的泉水傾瀉而出在空中回蕩,曹珊珊纖細的手臂卻拉出了滿滿自信。

那把名為‘克拉尼芬’價值超過500萬美金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美妙的音色,響遍了整個音樂廳震撼心靈,如夢境般的繚繞在空中久久回蕩。

當最后一個曲古諾的《圣母頌》響起,觀眾猶如被優雅的琴聲帶入了中世紀古樸而肅穆的教堂中,感受著高雅圣潔的氛圍中不能自拔,隨著最后一個音符慢慢結

眼前的羅睺鬼王,居然是巫毒教的上一任教主,和他前世有師徒之實的羅玥!

虞淵神情怪異,肢體都有些僵硬,愣在那兒,好半響沒反應過來。

“前,前輩,你認識我?”

羅睺鬼王不斷平復著,劇烈搖蕩的魂魄,不可思議地,看向虞淵,去求證:“難道說,前輩其實在浩漭天地,并沒有處在外域星河?”她眸中皆是困惑。

她到現在還認為,另有一位神魂宗的巨擘,借虞淵在觀察著她。

借虞淵,一口揭破她的身份來歷。

“羅,羅師姐……”

許久許久以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在试探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舞刀定中州

七贝勒

舞刀定中州

干燥的心

舞刀定中州

御剑斋

舞刀定中州

冰寒玉萧

舞刀定中州

飞天龙

舞刀定中州

惊雷紫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