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叶澜票数》。

連大名鼎鼎的痕德堇可汗和釋魯、轄底都對女兒佩服有加,莫來也感到無上榮耀和自豪。

莫來的心情猶如從冰天雪地的嚴冬一步邁進了赤日炎炎的盛夏,心情格外爽朗。

莫來突然覺得,與痕德堇可汗、釋魯、轄底交談,特別投緣,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大家開始商議婚禮事宜。

轄底操辦婚事是高手,自告奮勇,當起了總策劃,負責安排一應事宜。

阿保機要成婚的消息,頓時在軍營傳開。

阿佳不會騎馬,轄底特意將運送氈房的勒勒車拼湊、捆綁在一起,改裝成由八匹馬拉動的大車,車上覆以幾層牛皮,又安置了保暖閣。

莫來的心情格外敞亮。

說實話,莫來早為女兒的婚姻犯愁了。

女兒心高氣傲,一般男人,根本就瞧不上眼。

女兒能與大名鼎鼎的阿保機成親,自己將來在契丹也有了身份,兒子們也會前程遠大,真是天大的喜事。

莫來興高采烈地帶著那幾名隨從,回小黃室韋大營安排有關事宜,然后帶著兩個兒子來參加女兒婚禮。

曷魯讓鷹軍負責可汗大帳警衛,沒有他的準許,任何人不得隨意進出。

曷魯又讓八部兵士馬不卸鞍兵不卸甲,隨時做好戰斗準備。

在曷魯的精心安排下,整個營地看似平靜,卻異常緊張。

八部夷離堇聽說痕德堇可汗要親自為阿保機主持婚禮,都忙著準備賀禮,等待參加這盛況空前的慶典,開一開眼界。

經過了兩天緊張準備,第三日一大早,由牟里、阿魯代和敵魯、述律平、阿古只、于骨里等一干弟兄,陪阿保機去接阿佳來軍營成親。

阿保機在眾弟兄的簇擁下,跟在由八匹馬拉著的大車后面,迎著獵獵的西北風,向阿佳家的營地奔去。

阿保機心情格外爽朗。

阿保機看到,述律平一路喜笑顏開,想到,阿佳,平妹已經認你作她的嫂子了,再也不會對你橫眉瞪眼了,這下,你總該放心了吧。

阿保機雖然僅與阿佳分別了幾天,心中卻如分離了幾年一般。

又要見到阿佳了,并且此次相見,兩人將再不分離,阿保機的心里感到無比滿足。

分別時兩人已經約定,阿佳著手做離開營地的準備,等阿保機一到,便立即隨他回軍營。

當時說好,阿保機要為阿佳準備一匹性子好的馬匹,這樣,阿佳就不至于從馬上摔下來了。

還是轄底細心,為阿佳準備了能防風避雨的大車,還在車上裝了幾層干牛皮,坐在干牛皮上,可以減輕馬車的震動,阿佳坐上去就舒服多了。

轄底還說,將來要專門為阿佳制作一輛馬車,專供阿佳出行時乘坐。

阿保機非常喜歡這輛馬車,由八匹馬拉著,奔跑起來速度也不慢。

往后,只要不是上戰場廝殺,阿佳就可以坐著馬車和他一起行動了。

一路上,阿保機反復想,阿佳看到馬車以后,是喜出望外呢,還是已在預料之中?

阿保機想,阿佳的你听不明白吗?前线一片凶险!”

“那些前去的族人恐怕凶多吉少......”

碧泽见此,眉头一皱。

“正是因此,所以我才更加要前来啊!”

江景直接打断它的话语,义正言辞道:

“本族正值危难之际,我作为族中一员,怎能在外间苟且?”

说到最后一句,他更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脸上布满正义的光。

当然,这些话全是狗屁。

他的青环蛇血脉是在系统的帮助下凝聚的,与这个青环蛇部落毫无关系。

那什么血脉誓言,与他何干?

完全束缚不了他......

加入青蛇部,就是为了名正言顺地插手争端,收集进化点数。

当然,还有一个目的便是收集大荒二阶血脉之力了!

在这长青南部上游,二阶妖王嫡系血脉子嗣绝对不少。

到时候随便猎杀一个敌方的妖王子嗣,就能满足他进阶的需求了。

而他作为青环蛇一部成员,背靠青蛟三太子一脉,也不怕对方鱼死网破,疯狂报复。“你……你……”

“唉~好孩子!”

碧泽见此,顿时被他这副精忠报族的样子所感动,一时间差点老泪俱下。

看得江景心头无语。

与碧泽闲扯一阵后,大致询问了下战况,江景提出了告辞。

离开阴暗山洞时,那个带路的长老已经不见踪影。

而在憨憨一旁,又多了一条小青蛇。

“大人!”

见得江景出现,小青蛇赶紧低头,又说:

“由奴婢带领您前去属于您的洞府!”

“哦?那有劳了......”

江景闻言一愣,旋即点点头。

“不敢!”

小青蛇见此连忙摇头,然后主动带路。

之后,在它的带路下,三者没入一旁的草丛中。

没一会,江景与憨憨来到一个小的山洞前。

一来到洞口,江景就感受到浓浓的天地元气从中溢出。

虽然不及之前碧泽所呆之地,但也相当不错了。

“大人,就是这里!”

来到这里,那条小青蛇恭声道。

“呱呱!这里真不错!大王!”

一旁的憨憨目光一亮,大叫道。

“行了!你可以走了!”

江景轻轻点头,示意它可以走了。

但这条小青蛇却没有动。

“怎么?还有其它事?”

江景见此,眉头一皱。

“这个”

“大人,不瞒您说!”

“奴婢是奉命前来服侍您的!”

小青蛇一听,身子扭捏一阵,不由俯下头颅,小声地说,目含期待。若是能与江景胶合,成功怀种。

它的后代也有可能突破至一阶妖将,到时候身份地位将截然不同。

这也是青环蛇一族繁衍方式的一种。

什么是胜利?成功的满足是,给,贞惠卒,三日勺水不入口,母

五大血手和几百人早从他的困字脱困而出了,他们脱困后,并没有来杀十方秀才,反而杀逃跑的那些神捕卫。

这些神捕卫因为中了毒,敌不过五大血手和几百人,所以现在死的就剩下十几个人了,而且十几个人脸色全部都发青,很明显毒已经入体。

现在这十几个神捕卫也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们就会全死在这里。

十方秀才现在救也是,不救也是,救的话他现在没有多少力气了,不救的话,他又于心不忍。

同样的这也是生与死的问题,他救则死,他不救则生。

最终犹豫了一下之后,十方秀才正想要决出自己的决定的时候,血手人屠追了上来,伸出红色的手,泛起了血色的光芒,向着十方秀才就是一抓而去。

嗤的一声。

血手人屠抓到了十方秀才的肩膀上,五指都插到了肉里面,然后就是一撕,活生生的把十方秀才的肩膀的一大片血肉给撕了下来。

十方秀才痛呼一声,脚下的舟瞬间消失不见,而十方秀才也掉到地上,半天缓不过气来。

如果血手人屠听到十方秀才还想要救那十几名神捕卫,肯定嗤笑一声,自己都虚弱成这个样子,被自己一爪给打到地上起不来,还想救其它人,真是螳臂当车。

血手人屠一个鸽子翻身落到了地上,看向十方秀才,狠狠的一笑,伸出手,抓向十方秀才的头颅,要把十方秀才的头颅抓爆。

正在这时一个人出现在血手人屠的身后,一道剑气向着血手人屠的脖胫处斩去。

血手人屠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伸出左腿,带着血红色的光芒,向后面就是一踢。直接把剑气给踢碎了,马上血手人屠收起抓向十方秀才头颅的手,向着左边就是一退,转过头看向是谁偷袭自己。

可是转过头后,并没有人,血手人屠怒声叫道:“谁偷袭我,给我出来。”

当他喊这句话的时候,一个身影又出现在他的后面,一个冰球快速的向着他射去,血手人屠一爪抓向这个冰球,要把冰球给抓成粉碎。

可是当他的一爪碰到冰球的时候,瞬间冰凌漫延至他整个身体,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冰冻在冰块里面。

然后这个身影手中出现了一个大鼎,拿起大鼎向着冰冻的血手人屠就是一砸,顿时砸成了粉冰渣子。

这个身影转过头看向十方秀才,此时十方秀才没有半点气力了,而且还刚才被血手人屠一抓之下,受了重伤,两两相加之下,他现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过眼睛还是能睁开的,看清了这个身影是谁,是一个很年轻的人,有十七八岁那么大,长得很平凡,不过看刚才杀血手人屠的样子,极为不简单。

他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这个身影再次出手了,只见这个身影伸手一挥,天空中出现了密密麻麻脸盆大的乌鸦,飞向五大血手杀去。

“不好了,有很多的乌鸦飞来了。”五大血手这边的一个人叫道。

所有人向着乌鸦看去,当看到有这么多的乌鸦飞来的时候,不但三百多人,连五大血手,都吓的面无人色。

实在是这些乌鸦太大了,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乌鸦,而且还向他们飞来,连忙停止了与那十几名神捕卫撕打,向着远方跑去,这些乌鸦一看就是不好惹,即使他们人数再多,与这么多数之不清的乌鸦相比,他们还是跑为妙。

以韦一笑为首的神捕卫却看到了这些乌鸦露出了绝望之色,他们还中着毒,根本不是这些乌鸦的对手,不过他们还是运起了体内的气劲,向着相反的方向逃去,希望求得一线生机。

而他们手反应很快,连忙吩咐第三名杀手。

第三名杀手本能的飞快从怀中取出信号弹,然后使劲一扯,顿时,随着一道清脆声响,遥遥天空之上,一朵月半型形状长剑,便是缓缓成形。

两个杀手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电光火花间就完成了,让傲天和夜月来不及阻止。虽然不能阻止,但是此刻消灭敌人一两个有生力量,就是减少敌方一方实力。

傲天和夜月连忙从密林中快速串出,各找一个杀手,争取尽早解决战斗。

夜月运起暗月真气,噬魂黑剑带着凌锐的剑芒刺向杀手。那个杀手动作也不慢,手中长剑带着可怕杀意,和夜月战斗在一起。

杀手面无表情,蓦然加速挥舞着长剑,剑光就像满布彤云的天空,突然亮起一道闪电,只是略一伸缩,已快捷无比地刺向夜月胸前。 夜月噬魂黑剑也猝然扬起,急迎而上,于是,当啷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火花四溅,杀手的长剑被荡开三尺,噬魂黑剑已撕裂开杀手手臂一道伤口。

受伤的杀手凄厉地惨嚎,双目尽赤,他撕肝裂肠地狂吼道:“生死无情!”

他猛然不顾自己生命,左手去抓噬魂黑剑,右手长剑搏命般猛然刺向夜月。

“小月,小心!”傲天焦急的大声喊道。

但是,来不及了,近在咫尺,又是生死搏命,杀手就是要一命抵一命。

千钧一发,方慕柔的箭矢“咻”一声,快如闪电只插入杀手后背。

夜月听到傲天的警告声,急忙自救,左手拍向杀手的剑身,剑头稍微改变,但也斜刺向夜月了。

虽然杀手被方慕柔的箭矢刺穿后背而死,但是他的剑由于惯性斜刺向夜月。夜月的左臂被划开二道深约半寸,长尺余的伤口,皮开肉绽,血迹殷然赤目。

看到夜月受伤,傲天急红了眼,右手“雷霆拳”,简单直接,快如闪电,雷电般强大的气息不断涌动,对方的武器,咔嚓一声爆碎,紧接着拳芒冲向了对方,瞬间打飞数十米远,生机消散。

傲天解决掉最后一个杀手后,急忙飞掠到夜月身边,掏出清心丹,为夜月包扎着。夜月痛得俏脸发青,却咬紧牙不吭声,乖乖地让傲天为她上药包扎,边听着傲天老母鸡似的唠叨,轻责她太过大意,才遭到这番血光之灾。

为夜月包扎好了后,傲天招呼方慕柔,然后三人急忙逃窜至另外一个地方。夜月虽然受伤,但并不影响走路。他猜测其他杀手马上就会到来。

他们三人刚走,6、7道身影就来到密林中。

为首的杀手看到倒在地上的三个同伴,脸色变得铁青,右手一挥,狠狠的说道:“追-----”

七个身影跟着傲天三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夜月虽然走路不受影响,但是再次战斗可就受影响,战斗力最起码下降5成。

听到杀手越来越迫近的步伐,傲天突冒一想法。他停了下来,面对夜月、方慕柔严肃的说道:“柔师姐,小月,你们两人就在这密林中藏起来,我来引开他们。”

夜月第一反应就是反对傲天的想法:“不行。这样你太危险了。”

“小月,乖,这样我不会太危险的,你们在我身边,我更加危险。”傲天劝说道,然后在方慕柔发表意见之前,决定道:“就这么定了,我截杀他们成功后,就发信号弹给你们。你们再来找我。”

傲天把方慕柔、夜月藏得严严实实,只要她们自己不出来,敌人是很难发现的。然后,自己吹了一口哨,把杀手们吸引到自己的这个方向。

傲天故意放慢自己的奔跑速度,就是要吸引杀手的注意力,

奔了好一会儿,来到一方小丛林中。

为首杀手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片小树丛,周围那诡异的安静环境让得他的脸色略微有些变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叶澜票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法万能

冰凌雨

灵法万能

无敌大汉堡

灵法万能

禄莓

灵法万能

飞云断

灵法万能

执著的小五

灵法万能

明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