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准备出发十大家族(七)》。

  人都是逼出来的。

  这句话果不其然,即使陈默再害怕,也要面对现实。

  再不跑,就没机会跑了。

  其实也不是没机会,就像大学考试作弊一样。无论多严厉的老师都会有打盹的时候。

  陈默就在等这个打盹。

  “emmm……我上辈子大学没有作弊过,现在会不会抓不住机会?”

  他对此深深怀疑。

  在源能感应中,上方只有两人。

  透过石块的缝隙,看见前方的烧烤摊,也仅有两人。

  意思是…还有三个神使不知所踪。

  这三个人回去哪里?

  要是离去,未尝不可突袭。秒杀一人后,逃出生天。

  假若三人在场,那出去就是送了。

  一向不喜欢思考的陈默开始动脑了,人虽然很皮,但到皮断腿的时候还是会很苟的。

  现在,即使是无限逼迫,他也会选择……

  苟!

  现实这种东西,谁爱去面对谁去吧。都苟了大半天了,不差这一会。等到援兵到来,要走还不是轻轻松松。

  嘴上是这样安慰自己,其实心底却已经将这些人写在小本本上。

  等我有机会,你们全都等着当cxk吧。

  全都捆起来,绑在竹子上抽。

  别问为什么是竹子,因为它能随风飘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陈默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点。

  知道也不想知道,知道时间干嘛?

  知道自己多久没吃饭么?

  那不是找罪受么?

  人啊,知道时间就会知道自己吃了多久的苦!

  想想盘古大神,头顶天脚踏地的过了那么久,因为不知道时间,所以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苦。

  看着前方的篝火熄灭,然后又被点亮

  他知道,已经一天过去了,而此刻,等待援军还没有到来。

  他可不相信这么大的动静没人来查看,只有两种可能,那就是月影抛弃了他,不愿意带人出来和七位神使战斗。

  第二种可能,那就是有人死了。正在内部舔舐自己的伤口。

  像这种战争,将帅死了,其他人安抚众人(分权)很正常。

  现在正处于内部动荡阶段。有人忙于鼓舞士气,安抚众人。没有时间来人来是正常的。

  无论是那种关系,都说明陈默这些天是白等的。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他们没发现。”

  陈默对自己这样安慰。

  现在已经不能再等了,在等就彻底逃不出去了。

  人体一天没有摄入食物,就算有源能供应,他也觉得自己腿脚力度降低。

  原来一拳头能打死人,现在……

  也只需要一拳头。

  像这种脆皮,一拳头已经很给面子了。

  要是走进一点,他甚至觉得一喷嚏可以打死。

  弱鸡体质是这个世界修行者的弊端,但足以改天换日的战斗场景,让他觉得这个世界职业者输出过于夸张。

  什么阶段的攻击能改天换日?

  陈默知道所以畏惧。

  “再等等!”

  是夜,篝火已经熄灭超过五小时了,陈默这时才决定从坑中爬起来。

  “唔……有点深!”

  自己趴累了,在坑中运动的时刻,还能听到骨骼的噼里啪啦声。

  活动活动手脚,开始往外挖掘。

  “我真笨”为什么不用源能?”陈默恍然大悟,随后源能聚于身体准备外放。“等等,我这样是不是会……”

  此时不是他不愿意释放源能,一秒钟出狱。而是迫于挨打。

  “唉!我就这个命啊!”

  源能回收,开始继续用手挖。

  一块。

  两块。

  这不是讨价还价,而是工地现场。

  为了让声音尽可能的小,他甚至不敢用力推动石头。

  上方石头太重,还要转个方向。

  好在这里的石头并不细碎,如果像黄沙一样,他觉得这辈子不用出来了。直接憋死在这个里面算了。

  终于,不知道挖掘了多久,陈默才出来,重见天日。

  忍住要喊出:“恕瑞玛,你们的皇帝回来了!”的中二直言。

  趁着月色暗淡准备溜。

  “你要干什么去呀?”

  夜晚中,一声清脆的声音在背后想起。

  这要是恐怖片,绝对不能回头,埋头跑就是了。这要是爱情片,马上回头拥抱,要是爱情动作片,恭喜你,你赚了!

  可是这是玄幻片,当背后有声音的时候千万不要乱动,更不要回头。

  呃……

  什么类型的玄幻最好都不要回头。

  因为能和你开玩笑的,一般都是脑子不是人但实力猛的不像人的家伙。

  “咕咚!”陈默咽了口唾沫,感觉背后凉凉,他感觉后方像是有七个人一样。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现在没有动手只是因为那个领头的神使。

  他们早就想揍自己,只要稍有妄动,绝对是“洗剪吹”一条龙服务。让他知道什么叫残忍。

  “夜色真好,我要出来逛逛!”陈默随便开话题说道。

  这种低级的话题,在上辈子都没人接的,就算接也只会说。“是不所有人,所以假如有那個錢和那個膽去販毒的,實際上如果把錢投入生產糖的生意當中也許沒有毒賺的多,但卻是合法的生意不會吃花生米。

現在全首乃至全國都這一塊的生意都是空白,我既然能夠賺所有人的錢為什么鼠目寸光去賺一小部分人的錢?況且這還是合法的。

“這個生意我做不了,不過我可以讓我孫子幫我來做,正好我名下有一棟樓本來打算用來做批發生意的,地址嘛就在這里。”說著話,三叔抬手指向附近一棟剛剛建好正在粉刷墻壁的四層建筑物,張遠順著方向看過去,確實是一座好樓,門面夠廣不說占地夠大,關鍵是地理位置很棒。

“黃三,你打算用……這可是你半輩子的積蓄啊!”一旁的柒叔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老朋友。

“人老了就想開點,我這批發市場的設想與小張計劃比起來算不了什么,時代已經不屬于我的了,倒不如瀟灑一把就當是給孩子鋪路。”黃三笑的灑脫,倒讓張遠不由自主的將這老人家的地位在心里提升了一個檔次,落伍不可怕,可怕的是落伍的人能夠快速接受并且跟上時代。

最終簽訂合約,還是上次的那個外國律師,只不過這次律師來了之后一看到黃三臉上露出了恐懼的表情,連帶著看到張遠的表情也不一樣了,不再是看向一個冤大頭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表情越發的恭敬。側面正面黃三確實不一般,不過那又怎樣?現在還不是跟自己一起做生意?

柒叔出資三十萬占股份百分之二十,本來如果沒有黃三,柒叔的股份至少能占一半,現在有了黃三的這棟樓,三十萬一下子就縮水了。黃三出一棟樓 ,本來張遠是打算剩下來的八十一人一半,但是黃三講明了自己不要多,主事人是你是張遠,我家孫子就跟你身邊學東西。最終黃三占百分之二十九,柒叔占百分之二十,張遠占百分之五十一,至此這場生意就算是完成了九成九,剩下的久是細節操作了。

張遠拿出計劃書交給黃三的孫子,不過張遠覺得黃三是不是對孫子這個詞有什么誤解,難道不該說是孫女么?眼前這個明眸皓齒的大美人很明顯是個雌性動物吧?怎么就能是你黃三的孫子了?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女孩子當男孩子養能夠沖喜?

“我爺爺說孫子是擔心你是個重男輕女的人,怕你不愿意讓我合作管理,我叫黃文娟。”如果說校花的嗓音清脆如黃鸝鳥一般,那這女子的嗓音空靈如百靈鳥一般好聽,不去唱歌真的白瞎了這么好的天賦。說到唱歌,張遠就想到了今晚晚上的文藝匯演,下午還要早點回去不然劉清泉百分之百要把自己給宰了,昨晚張遠綻放過了,今晚得大家一起綻放了。

“有你幫忙更好不過,交給個男的我真怕搞出什么擦邊球。”張遠心說有個女的正好。

“計劃書我看了,有些東西我們暫時弄不到,比如你說的幾種桌游,我從未見過。”黃文娟拿著計劃書,然后用筆畫出了張遠寫的桌游。

“沒有的話我們可以自己造,造出來用的好還可以賣出去再賺錢,你覺得呢?”張遠此言一出黃文娟就愣住了,她只在電話里聽自己爺爺說這男子有經世之才,本來她還以為是夸張,剛剛看了計劃書已經有點認可了,但現在她真的確定比起這賺錢的計劃這個人才是真的移動寶庫。沒有就自己造,造出來了自己用順便還能賣出去賺錢,感情在你眼中賺錢就這么容易么?

“這樣,先從裝修開始,內部的裝修按照計劃書上的來,安全一定要做到最好,如果你沒有把握就找消防局的人來協助。我有點事要先走,之后我會帶計劃書來,你這邊先忙著。”說著話張遠就要走,看手表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自己午飯都還沒吃呢,下午還得參加彩排。

“等等你去哪?我有車,我送你好了。”說到這里黃文娟走到一輛停在路邊的黑色奧迪旁,看得張遠一頓眼熱,這個時代開得起奧迪那絕得非等閑之輩,買的起的人不少但開得起的人少之又少。這是88年的國產組裝奧迪,這個時代大部分人連聽都沒聽過,她居然有一輛。而此時張遠的眼睛看向車牌就挪不開了,前面那個區號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的A·00102,我說怎么你老人家這么牛呢,外國的律師都怕你,感情是這么來的。總參部,生在軍區大院的孩子當然知道那是個什么地方,瞬間黃文娟的身份在張遠心中上了幾個檔次。

張遠默不作聲坐上了副駕駛,這一刻黃文娟笑的像個孩子,眼前這個指點江山的同齡人終于被自己鎮住了,不過她并不驕傲,因為那不是自己的本事而是父輩的本事,自己要憑自己的本事超越他才值得自己驕傲。

“你是軍校的學生!?”震驚中帶著詫異,黃文娟這一刻真的被嚇到了,剛剛的笑意蕩然無存,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妖孽?

“對啊,值得驚訝么?”張遠表現的很淡定,叫你丫的嘚瑟,到底誰是爸爸?

“可是你為什么……”黃文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太讓自己驚訝了,本以為是同齡人,現在一看是個比自己小很多歲的弟弟。

“讀軍校是我爸的期望,賺錢是我自己的夢想,我這么說你明白?”張遠下車給了黃文娟一個眼神,然后微笑著走向校門。

看著張遠的背影,作為海歸高材生的黃文娟第一次有了挫敗感,本以為海歸的自己是天之驕子,沒想到在一個尚未結束學業的弟弟面前低下了高貴的頭顱,現在國內的大學生都這么拼了么?還沒大學畢業就能調動這么龐大的資金,就能著手打造自己的帝國了么?

抱著對自己前路的深深懷疑,黃文娟將汽車調頭駛離這座第一軍校的校門。

”江王郎似乎已笑得阖不拢嘴来?”“你的愿望是什么?”“我

“呵呵,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給我們小姐趕車都不配的東西,也敢心生妄想。”眼看打不起來,圍在一起的護衛頓時更加放肆起來,一個商人的隨從,還想翻天不成。

趙崇彥好不容易穩定住心神,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現在出事,無異于找死 他是万万没想到,这次的计划居然是自掘坟墓。要是诸多穿越者大神看到了,怕不是要把他踢出群聊。

  这些人怎么都不按照小说里面演啊!

  好饿啊!

  好想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准备出发十大家族(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古战纪

岭南仨人

天古战纪

什锦雪球

天古战纪

江湖有酒

天古战纪

钰阙

天古战纪

安瑾萱

天古战纪

周蛋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