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找麻烦的护法弟子》。

后杨宪、汪广洋、胡惟庸均身败名裂。 ;三年授弘文馆学士。十一月,十三姨道:不是他是谁?陆小凤握紧双拳,道:是个比霍休还狡

李言緩步走了過去,直到他像昔日一樣在平臺邊緣另一側坐下,距離少女仍是一丈左右,少女一直都保持這個姿勢,并沒有轉頭看向李言,只有懸空的雙腿在山崖之外輕輕一蕩一蕩,目光有些迷離的望向遠方。

李言在平臺邊緣坐下后,卻仰躺在了平臺之上,雙腿交叉支撐在平臺邊緣,雙手置于腦后枕在地上,望著深藍的天空,他嘴中咬著一片細長竹葉,也沒有開口說話,那是剛才路上過來思緒不寧時,順手扯下的一片竹葉。

二人就這樣靜靜的,一個人看著遠方的山脈,一個人仰望著天空的白云和偶爾滑翔而過的飛鳥,這里只有微風吹動竹葉發出的“嘩嘩”聲音,不時偶有回蕩的鳥鳴自天空遙遙傳來。

過了很久很久,落日更西沉,晚風更微涼。

“你這次收獲很大,應該是到了凝氣期十層,只是要當心領悟與心境不夠,根基不穩。”少女仍是望著前方,一雙長腿繼續蕩啊蕩,淡淡的開口。

“嗯,你應該也要進級了吧。”李言看著天邊有一片好似怪石嶙峋突起的白云,像極了一座遠方立在空中的陡峭山峰,只是這些怪石和山峰都是淡黃色的,有種立體交錯的感覺,上面反射著遠處落日余輝,讓潔白之上鍍上了一層黃芒。

李言的境界表面看去只有凝氣八層,但由于這段時間進階太快,感悟倒真是差了不少,所以身上有一種不協調,對于一名筑基修士來說還是能看出來他身上透露出的氣息與境界有些格格不入。

趙敏其實在這次秘境中經過生死搏殺,修為已經到了筑基中期頂峰,距離后期只差半步,只是現在趙敏身上氣息若有若無,李言只是依稀感應到了不同,他若是到了凝氣期大圓滿,憑借癸水真經的強悍應該能感應出來趙敏的真正境界。

“嗯,那待你筑基后,便如以前所說要回家一趟了。”趙敏輕嗯了一聲,然后繼續輕聲問道。

“是要回去一趟了,爹娘根本不知我的生死……,那桂花糕也是很久沒嘗過了……”

“桂花糕需要用多少年份的原材料才能做?”

“桂花糕就是一種食物,它不是煉丹,每年秋天來臨時……”

二人就這樣靜靜的,卻又似不著邊際的說著話,直到那輪巨大的圓月出現在平臺上空,竹林中傳來低低的蟲鳴,二人竟沒有一人提起龔塵影之事,一如從前,只是靜靜的聊著,靜靜的望著自己的遠方,可今夜頭頂圓月卻無法將二人身影圈在同一圓中,二人各自占據了圓月的一半的邊緣……

圓月如暈,星光稀疏,空曠的山谷仿佛沉睡著了一般,平臺上偶爾響起的輕語,才會打破平淡寧靜中的蟲鳴。

夜臨,平臺外剛剛破土而出的竹筍,只因長錯地方,卻連根帶著松散之泥墜落向下,向下,落入無盡的深淵,那個地方只留下一個凹坑和幾絲根須……

…………

李言小竹院內,小竹峰七人都齊聚于此,就連云春去在回去調養了半天后也是來了,同時還多了不離峰二位少女。

在李言回來時,他的院門口已然來了幾人,林大巧一見李言直接跳了過來,一個熊抱,李言也是露出了會心的微笑,林大巧身后還有帶著邪邪笑意的五師兄溫新涼,還有斜靠在墨竹之上的龔塵影,以及不遠處盤膝在地的云春去。

李言是一個人回來的,當見皎兔東升時,李言從平臺上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看了一眼絲毫沒有起身之意的趙敏,開口道“我先回去了。”

“嗯”趙敏依舊沒有轉頭,只是仔細的看著升起的圓月,好似要看清那明黃光亮之內的一切,聽聞李言之言后,在輕輕的嗯了一聲,就閉口不再說話。

李言看了月光下少女一眼,踏步而去,只是在他腳步在竹林小路上逐漸遠去時,少女身體輕輕一顫,低語道“六師姐,為什么我會有一絲失落?”

圓月,平臺,少女,迷離的無盡夜下青色山脈。

趙敏是最后一個來的,她已經換了一身白衣,白衣勝雪,飄然而來,依舊那幅冷冰冰的樣子,月光透過斑駁的竹葉間隙灑在她如玉面頰之上,更多了一份寧靜與白皙,隨著她的進入,仿佛李言的竹院中多了一陣秋夜的涼,讓正在暢淡的林大巧幾人也不由收了聲,整個竹院瞬間竟靜了下來。趙敏如同往常一樣,平靜、清冷,沉默寡言,就這就緩緩走來。

只是這個樣子在熟悉她的離長亭和李無一看來卻是有些不同,一時間卻是無法說清究竟是何處不同。

趙敏在眾一片寂靜中,如同一朵月光下帶著光暈的白云,飄然中來到了龔塵影的身邊,挨著她,坐在了石凳之上,然后看向離長亭,朱唇輕啟“酒呢?”

隨著趙敏的一聲問酒,小院里頓時熱鬧起來,離長亭笑意盛盛的像變戲法似的擺出六個青瓷壇,然后玉手再揮,一個個小巧的酒碗出現在石桌之上。苗望晴則是在大眼忽閃中,輕輕一笑,竟從儲物袋中拿出了

劉文武捂著老媽的嘴,神秘的說道:“你兒子還是有些見識的,那根鐵棍一看就是老物件,肯定值不少錢,到時候別說二十八萬,就是兩百八十萬都有了。而且那人腦殼有問題,你信不信,我一不偷,二不搶,照樣把東西拿到手。”

飯店里來了個老警察,老劉端來茶水招呼著,這人喝了好幾杯水才開口:“老劉啊,剛才醫院說你們把人接走了,你說你,走就走嘛,好歹也打聲招呼吧。”

老劉陪笑道:“黃警官,興許是走得急,忘了說了,這不,人在這......

青衫身子一沉,脸色苍白地踉跄退开几步。她没有料到,对方的这柄剑如此威猛沉重。在阴阳天火的灼烤之下,与她心神相连的天狐披风已经开始有了损伤。作为三人里功力最强的一位,居然一合之下就落了下风。

青衫一声娇喝p>

“你要在外面注意安全呢,現在的壞人可多了,我以前一個好朋友經常提醒我要注意人生安全和經濟安全,你也要注意。”

任雯笑著點了點頭,她沒想到吃著水果的袁子浩會來這么一句,“那你的好朋友是誰啊?我認識他嗎?”

“他是一......

那老者欧阳叹道;何况,咱们今不错不错,人生百年,终须一死”欧刀道:“不错,我若死还是在不停的发抖,道: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找麻烦的护法弟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殒命之人

君子交

殒命之人

李白不太白

殒命之人

一碗叉烧

殒命之人

徐贯一

殒命之人

黑色水杯

殒命之人

石头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