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五卷名震一方破阵大战(二)》。

南宫平面含微笑,随着魏承恩缓刀山火海,也未必能要了燕南天

上圣无敌抬头对禅老道,“陆隐是我长天岛记名弟子,尽管未拜入天师门下,却也有弟子身份”。

  禅老好笑。

  下方,不老翁恭敬行礼,“还请禅老做主,陆隐有背叛第五大陆之嫌,如今修炼死气,更有可能沦为死冥族操和百分之八十的人。按照这个理论,其实鬼也应该可以的。”禁婆说道。

徐浪先是一愣,随后大喜:“哇,这么说来,那洪刚和刘小蕾其实可以结婚了?还能生孩子?”

禁婆的脸色微变,笑着点点头:“是的,这对于洪刚来说,是个好事......

她又喝了口酒:这些狼里面,你象中更聪明,却没有聪明得太过

就在鼠一灵力失控,发生剧烈爆炸的同时,数十公里以外的梧桐市调查局办公楼506室。

黄山正咬着笔头,琢磨着新一期的公众号该发些什么内容。走道里同事们步履匆匆,吵得他更加心烦意乱。

黄山都不需要多想,便知道估计又是有什么异常事件发生了。

关于这些异常事件,黄山从来不感兴趣。不是他缺乏天然的好奇心,而是身为普通人的他有着足够的自知之明。对于这些拥有着超能力的存在,还是躲的远一点比较好。能不接触,就不接触。

事实上,黄山其实根本就不愿意来调查局工作。

但没办法,调查局给出的待遇在他的所有备选中是最高的。

换做两年前,即便给的薪水再高,他也不想到这什么鬼调查局来。

但他已经29了,眼看就要进入而立之年了,可却连家都没成。

这就抹杀了黄山所有任性理由。

虽说他已经有了一个恩爱情深的女朋友,但结婚这种事可不是恩爱这种烂借口就能够应付得过去的。女朋友是愿意跟他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裸婚,但人家老岳母可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委曲求全。

老岳母也算通情达理,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至少没让黄山在寸土寸金的梧桐市买套房,就希望能在偏远的老家买套还算可以的学区房。

只是老家的房子再怎么便宜,也远远超出了黄山现在所能支付的范围。为了能早日还清房贷,黄山只能选择多了那么几百块工资的调查局。

读书的时候,他花着爸妈的钱,从没觉得这几百块钱是回事,偶尔甚至会奢侈一把,花在游戏里,买些皮肤或抽取些稀有角色。可真正等他要自己当家做主了,他才真正明白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在这个世界上,能做到“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毕竟是少数。

更何况,就算他陶潜再世又如何?

站你对面的又不是狗仗人势的贪官污吏,只是个心疼自己女儿的可怜母亲。你还真能甩人家脸色看不成?

不过如果真是陶潜,估计也能省下事,毕竟人家虽然家道中落,但确实是个根正苗红的二代子弟。

盯着电脑屏幕的黄山习惯性的胡思乱想。

“话说如果当初甩下这句“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不是官宦人家出身的陶渊明,而只是一个无根无基的破落户子弟,会不会被那嚣张跋扈的小吏给追到家门,然后埋进南山下的豆苗地里。那个时候,死个个把破落户好像还真不算回事。更何况,如果是个破落户,也读不了这些书,说不了这些理,更不会有人将之流传下来了。”

发着呆的黄山无意识地在键盘上敲下两行狗屁不通的字,然后又将之一个个删除。就在他恨不得抓耳挠腮的时候,忽然听见办公室正中央传来一阵圆珠滚落的声音。

他抬头看去,却见办公室正中央摆着的那只精密法器正发着微光。

精密法器仿照的是存在与历史课本上的地动仪。

“以精铜铸其器,圆径八尺,形似倾樽;其盖穹隆,饰以篆文;外有八龙,首衔铜丸,下有蟾蜍承之。其牙发机,皆隐在樽中,周密无际,如一体焉。”

黄山经过同事的恶介绍,了解到这件法器虽仿照地动仪制成,但其功效和地动仪却相近而不相同。地动仪据说检测的是地震,而这尊量产型灵气检测仪则检测的是异常灵力波动。

同事还说,每个调查局办公楼都有这么一尊量产型灵气检测仪,作用是帮助调查局及时发现是否有身具修为之人违反相关安全条例滥用灵力。

来调查局已经有两个月了,黄山还一次没见其亮过,他曾一度怀疑这玩意是不是个样子货。但现在看来,这玩意似乎并没有坏。

黄山习惯性的向左边的办公桌看去。

这间办公室放了这台灵气检测仪之后就没有什么空地了,只够摆两张办公桌。

一张属于黄山这个宣传室文员。他暂时的主要职责是维护梧桐市调查局的公众号,比如平时会发些健身防骗小知识什么的。

另一张则属于葛帅,他是一个修士,职责是监测并维护这台灵气检测仪和瞎串门溜达。

第二个职务是黄山自己调侃着玩的。

因为这台灵气检测仪从来没亮过,也从来没坏过,所以葛帅整日无所事事,没事经常跑其他办公室去串门,尤其是单身女性修士居多的办公室。

这点令黄山颇为舒服。

因为葛帅其实也是个大龄单身男性。黄山自己不过三十岁未婚,而葛帅……呵呵,据黄山套出来的话,他可能已经到了人生古来稀的年龄了。

黄山一开始以为他是前去意图不轨,准备搞些办公室恋情之类的大事。后来葛帅一次嘴快说秃噜了,才自曝他是去蹭人家女修士带来的瓜果零碎之类的东西。

这也为黄山解开了一个心中的疑惑。

为什么葛帅一直自吹自擂,说自己师出名门,是擅长炼器的技术性人才,前途无量,却被送到这里坐冷板凳,也不受其他适龄女修士的待见。

葛帅的例子充分说明,修行也不能治疗好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直男癌。

这让黄山心中那杆歪斜的天平又重新恢复了一些平衡。

看着空空如也的座位,黄山才想起,刚才好似楼下发生了什么异常事件,葛帅早就跑下去看热闹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黄山下意识就想跑下去叫葛帅上来,但他刚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一只脚迈出门外,却总觉得仿佛忘了些什么。于是他回头瞥了一眼。这一瞥让他收回了迈出去的脚步。

灵气检测仪此刻频频闪动的是紫色的光芒。

据葛帅透露给黄山的信息,这台灵气检测仪将灵气波动等级分成了由低到高七个等级,赤橙黄绿青蓝紫。

别问为什么是这七个等级,问就是设计者自己喜欢。

前面几级分别对应的是什么,黄山已经记不太清了。但紫光对应的是什么级别的灵力波动,黄山记忆深刻。

当时葛帅搂着黄山的肩膀,指着窗外问道:“看到了吗?”

黄山被葛帅刚才一通猛灌好些修行术语,头脑正嗡嗡发懵,有些迷茫的问道:“看到什么?”

葛帅一拍黄山肩膀,大声说道:“紫气东来啊!”

黄山更是如坠云雾:“可你指的是西边啊。”

葛帅面不改色,淡定说道:“别在意那些细节。你只需要知道,如果这台灵气检测仪发出紫光,那就说明是紫气东来,必有圣人出行。”

黄山听不大明白:“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葛帅用力搂住黄山脖子,差点让后者喘不过气来,然后他接着说道:“意思就是前方高能,梧桐市能不能完好无损,得看人家圣人的脸色。”

那是黄山第一次知道,原来在修行界,是真的可以有人一人便可轻松破一城。

想起葛帅当时的话,黄山的心脏如同被一只鼓槌又狠又快的敲中,跳得仿佛要从胸腔中蹦出来。他调整着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一边回想起摆放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自那道神光飛入身體后,星辰發現自己的五官變得無比清晰。哪怕是百米之外的景物也能看得無比清晰……哪怕前方有建筑擋住,依舊能看見,但這卻不是透視,只是能看見。

仿佛所有的景物被變成一條直線上的建筑。

“這是什么回事?”

星辰無比震驚感受著自己身體帶來的巨大變化,下意識捏緊充滿力量的拳頭。

“叮咚!恭喜宿主在隨機抽獎中獲得神級被動技能:冰神之體。

目前宿主各項能力指數變化如下:

“因為宿主卡內巴瑞化,身體各項屬性明顯增加。

屬性力量:力量10(配上寒冰劍可達11.5)”

“速度屬性10”

“敏捷屬性10”

“防御屬性10(披上加強版守護大衣防御為12),可以憑借自身防御硬抗蒸汽槍而不受傷!”

“智商6(?),在戰斗方面比一般人更有悟性(智商5,面對科普類知識和一般人無樣),。

神性:弱(???)

負面影響:吸血渴望(因為宿主卡內巴瑞化,雖然一定程度上使得宿主實力大為增加。但必須通過飲血來壓制體內的卡內巴病毒),一旦長時期得不到鮮血供養,則會卡內巴化,智商隨之下降。

功法/技能:寒冰劍法:寒氣斬!

被動能力:冰神之體(強化五官,增加冰之一道悟性)

評價:恭喜宿主擺脫菜鳥稱號正式進入修煉一道:武士初期。

稱號:武士強者(初出茅廬)

特殊加成:面對冰屬性敵人時,戰力可翻十倍(武士圓滿)”

……

“卡內巴瑞化……”

星辰默默看著上面的數值,對于卡內巴瑞化,星辰早已經有了心里準備。但是哪怕如此……當看見這五個字的時候,星辰的心情還是十分復雜的。

甚至有點悶悶不樂。

就這么失去人類之軀,果然還是高興不起來。

“千雪,我不是神,為什么會有神性?”

星辰指著屬性面上的“神性”二子對著千雪問道。

“神性?”

千雪聞言眉頭一皺隨之說道:“可能是‘冰神之體’帶來的吧。”

“冰神之體?這又是什么?”

星辰同樣皺著眉頭說道。

“這個嗎……傳說在天地初開,元素化形之時,曾經出現過各種各樣的神之體質,其中就有冰神之體。所謂的冰神之體就是冰之一道的極致體現,而冰之一道的極致體現就是冰神,恐怕你現在所擁有的冰神之體就是那位冰神的體質吧。”

“冰神……的……體質!?”

星辰傻眼了。哪怕是個傻子,也能明白冰神的體質代表著什么……那是有機會成神的啊!!!

“不對!如果真的是冰神的體質,為什么神性會顯示的是弱?”

這時候,星辰終于從震驚中醒過來,立刻意識到問題所在。

“這當然是因為你了哦!”

千雪不耐煩說道,眼中還帶著點鄙夷。

“因為……我?”

星辰又再次傻眼了。

“廢話,還不是因為你小子弱!”

千雪沒好氣說道:“再強的體質也需要與之配對的實力。否則根本就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甚至會被當事人埋沒!”

千雪這話一出來,星辰臉上就是一紅一熱,恨不得自己挖個洞鉆進去!

還不是?

就是因為自己弱,所以才讓逼格如此之高的冰神之體顯示神性弱……

虧自己還大張旗鼓的質問千雪,簡直就是在狠狠的打自己臉,一張臉都丟盡了。

一時之間,星辰羞愧難堪。

“好了。趁現在你熟悉一下自己的身體。在這里時間和外界是不對等的……對了,你把那個藥水喝下去吧。你身上的死人氣息讓我很不爽。”

千雪指著星辰說道,隨后已經被星辰失手丟失的解卡內巴病毒藥水憑空出現在千雪手里。

“這……”

星辰傻眼看著藥水,他記得這藥水被怪物一巴掌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現在居然如此輕松地回到千雪手里,這神奇的一手讓星辰更加崇拜起千雪了。

“你不是北陰酆都大帝嗎?怎么會討厭死亡氣息?”

星辰表示自己很不解。

“少廢話!!!”

似乎是被踩到尾巴的某傲嬌頓時大怒,大殿之中充滿殺氣!

“哦哦哦!”

“可是……”

星辰一時又為難起來了。

雖然星辰不喜歡喝血,但不得不說現在的身體真的很強大,相對而言星辰更加舍棄不了卡內巴瑞化這一狀態。面對如此強大的軀體,一時之間,星辰還真的猶豫不決。

畢竟外面依舊十分的危險!

這點星辰還是知道的。

似乎是看成星辰心中的顧慮,只聽得千雪笑道:“你就盡管放心,有本小姐在,你這一身實力還是能夠保留下來的!”

聽到這個保證,星辰頓時喜出顏外。

他就是在等千雪這句話!

因為藥水中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幾率保留一身實力,星辰可不認為自己的氣運!更多的可能是一夜之間回到解放前!

說罷,星辰接過千雪丟過來的解卡內巴藥水就是一頓豪飲!

“噼拉……啪啦……”

藥水的效果很棒,只見一摟摟綠色氣體自星辰頭頂上升了出去。

星辰只感覺渾身一頓輕松,從未有過的輕松,整個人處于一種輕飄飄然狀態。直到全身的卡內巴病毒被徹底清理干凈,這種飄飄然的狀態才結束。

“真的,力量還在!”

星辰一臉驚喜握了握拳頭,感受來自拳頭上面的勁,臉上盡是高興。

“那是當然,有本小姐在一切都OK的!”

千雪十分傲然說道:

“好了,你也該回去了。本來還想讓你在這里習慣一下,不過看樣子現在的你沒有這個時間了。快回去吧,你的小女友無名正叫著你……”

“無名?太好了,她沒事……”

星辰又是一陣高興,不過他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喂喂!!!我和無名之間是清白的!!!”

終于反應過來的星辰朝著千雪就是一陣咆哮,只可惜,千雪根本不鳥他。只見千雪一揮手,就把星辰拍飛出去。

簡直和白雪一樣任性!!!

【待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五卷名震一方破阵大战(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道正世

见血封侯

道正世

懂球蒂

道正世

咸客

道正世

寒墨轩轩

道正世

放开那只姐姐

道正世

古草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