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巨碑》。

警察上來,楚懷沙正在給老頭做人工呼吸呢。

警察也是一臉懵。

“什么情況?”

楚懷沙連忙解釋道:“這老頭就是小偷,我剛才打了他一拳,結果直接暈過去了,你們趕緊給送醫院吧。”

警察也不好怠慢,七手八腳的將其抬上警車然后向著醫院奔去。

詩召南并沒有在家里,所以在將老頭送走之后,楚懷沙又給她打了個電話。

“喂!家里進賊了。”

“對,一個老頭,讓我給收拾了,現在我要去刑警隊做筆錄,你什么時候回來?”

“哦!知道了,那你快點。”

掛掉電話,楚懷沙隨即跟著警察開始做筆錄。

正做著筆錄,那老頭被倆警察架著走進了刑警隊的大廳。

二人目光一對,老頭立馬跳了起來。

“小子,你到底是誰,三零幺明明租給一個女孩子了,你是她什么人。”

楚懷沙聞言沖他做了個鬼臉道:“那是我媳婦,怎么啦,你咬我啊!”

“去你大爺的,我呸!”

一口唾沫吐到了楚懷沙的臉上,后者又那是吃虧的人?

“你大爺的,敢沖你爺爺吐口水,看我不廢了你。”

楚懷沙想要打人,然而那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兩個人上前將其攔住。

動不了手,于是兩個人開始隔空吐唾沫。

幾個警察,也不免被殃及池魚。

就在二人爭吵之際,一輛銀灰色的捷達一個漂移入場停在了刑警隊的門口。

詩召南跑進大廳,正好看到了在互噴的二人。

“你們兩個……”

楚懷沙見正主來了,連忙邀功似的說道:“哎,看到沒,這老頭大半夜的跑咱家里來了,還有咱家鑰匙,讓我給逮住了。”

詩召南目光一轉看向老頭。

而老頭,則沒了剛才的神氣了,他伸出戴著手銬的手連忙捂住了臉。

然而詩召南還是認了出來。

“爸!”

全場懵逼。

詩召南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將老頭的手掰開。

此時老頭的眼睛還是烏青的,而且披頭散發,好不狼狽。

“爸,你怎么弄成這樣了?”

見躲不過去了,老頭索性也不再隱藏。

“你問問他,他干的!”

此時楚懷沙也是一臉無辜,他看這人鬼鬼祟祟的就以為是小偷之類的人物,所以也就沒往其他方面想。

“呃!誤會,誤會。”

詩召南兩眼一瞪,連忙將老頭扶了起來。

旁邊的警察見狀問道:“怎么?你們認識?”

“這是我爸!”詩召南無奈道。

警察指了指詩召南問道:“他又是誰?你女朋友?”

“呃!不是,就是我房東,租聘關系。”

此時的楚懷沙哪里還敢刷寶,不然那老頭脫身之后非得打自己一頓不可。

誤會解除,警察隨即給老頭松了手銬。

“下次報警先把情況弄清楚,別再搞這種烏龍了!”

刑警和民警可不一樣,民警大多是處理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刑警可都是和刑事犯罪做斗爭的主,弄了個烏龍,所以他們自然沒給三人好臉色看。

從警察局出來,那捷達還在大院里跳著雙閃等著呢。

見幾人出來,車子正駕駛的車窗落了下來。

“搞定了?”

“呃!宋總您怎么還在這等著?”

車子內露出張臉然而由于光線有些暗,楚懷沙也看不清楚。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走我送你們回家。”

一聽有人要送自己回家,楚懷沙便不客氣的想要上車,然而旁邊的詩召南卻拉住了楚懷沙的衣服道:“不麻煩宋總了!我家離這挺近的,步行就能回家,這么晚了,您還是先回家吧。”

見詩召南拒絕,車里的男人也不勉強。

“好吧!那我就先走啦,明天中午之前到公司就行,我哪里沒有打卡機,差不多就行。”

說完,男人開著捷達便走了。

旁邊的楚懷沙一臉羨慕道:“最新款的小捷達,裸車十二萬,嘖嘖,好像還改了排氣筒。”

楚懷沙正羨慕著,旁邊的詩召南便一腳踹了過去。

“去你的。”

楚懷沙躲閃不及被踹中了屁股。

“你干嘛?小心我碰瓷啊!”

踹了一腳,詩召南還不解氣,她還要動手,然而旁邊的老頭卻把她拉了下來。

“囡囡,等等,回家再說。”

詩召南氣的頭頂冒煙,但是老爹的話還是得聽。

楚懷沙自知有些理虧,再加上詩召南現在是自己的房東,而自己還欠著房費沒給,所以也只能認慫。

叫了個嗶嗶打車,三人回到了家中。

老頭坐在沙發的正中居高臨下的對著二人冷聲道:“說吧,你公①薨之月,子产相郑伯以如晋,晋侯②以我丧故,未之见也。子产使尽坏其馆之垣而纳车马焉。士文伯让之曰:“敞邑以政刑之不修,寇盗充斥,是以令吏人完客所馆,高其阚闳,厚其墙垣,以无忧客使。今吾子坏之,虽从者能戒,其若异客何?以敞邑之为盟主,缮完葺墙,以待宾客。若皆毁之,其何以共命?寡君使匄③请命。”文伯复命,赵文子曰:“信!我实不德.而以隶人之垣以赢诸侯,是吾罪也。”使士文伯谢不敏焉。晋侯见郑伯有加礼,厚其宴好而归之。乃筑诸侯之馆。郑人游于乡校⑤,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曰:“毁乡校,何如?”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岂不遽止?然犹防川: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不如吾闻而药之也。”然明日:“蔑⑥也今而后知吾子之信可事也。小人实不才。若果行此,其郑国实赖之,岂唯二三臣?”仲尼闻是语也,曰:“以是观之,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

”霍天青道:“什么弱点?”陆偷将人宰了,要你来吃,却又偷

  “准备好了吗,我的宝。”零时面色严肃地问道。

  而在她面前,比她还要严肃的张小河微微点头,见此状,零时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

  “开始吧。”

  只见张小河动作如同雷霆一般迅捷,手移动的时候都带着残影。

  只是一瞬间,就把他面前所有的,总计十个迷兽蛋打开。

  这些是他攒了十天的迷兽蛋,今天一次性打开,他就不信,还能全都是杂鱼。

  “啊——啊啊——”张小河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整个人都在颤抖尖叫,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在一旁看着的零时,在这一刻彻底无话可说,看样子有些东西,跟业力是没有关系的,纯粹就是运气不好。

  就像是现在,张小河没了业力,但是一次性开十个迷兽蛋,还是全都是炼体境……

  “为什么——”张小河人差一点给整崩溃了,看着眼前的十条不重样的小鱼崽,忽然整个人像是堕入深渊了一样。

  本以为消除业力之后,人的运势也会好起来,但是显然没有,看看他开出来的迷兽,都是些什么玩意。

  十个鱼人,还个个不重样的,你要是还些别的类型他还是能接受的,这些小鱼崽顶什么用。

  但是零时显然不这么想,你看啊他们现在在海上飘着,四面都是水,鱼人不是很有用,至少做个斥候还是很有用的。

  其实张小河难受的是,为什么不是美人鱼,也就是鲛人,鲛人多好看啊,哪像这些鱼人。

  一个个顶着一个大鱼脑袋,看上去格外的怪异。

  见识了那么多东西,张小河算是明白了一些事情,这个世界上总共有三种鱼。

  一种是跟鱼摆摆一样最普通的鱼,还有一种就是非常漂亮的鲛人,当然还有眼前这些鱼人。

  也不知道咋滴,这些家伙这么变化不还,非要留个鱼脑袋,总觉得就怪怪的。

  原本一个个是鲤鱼的就是鲤鱼,是草鱼的就是草鱼,但现在一个个都是胖头鱼,怎么说呢,蛮怪的。

  当然,零时不会想到,张小河是因为这一点才难过的,毕竟在别人眼中,张小河虽然不是太正经的样子,但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嗯……非常不正经。

  “我看这些鱼儿挺有用的。”阿粥说着,指了指前面一片雾蒙蒙的区域,这会海上起大雾了,看不到前路很麻烦,不如就让鱼人们去探路,这就是阿粥的想法。

  张小河抬头看了一眼,顿时头疼,咋滴?又是迷雾,这个世界迷雾这么多?整的到处都是山城?

  实际上,这世间的迷雾本来就很多,像是大山里面,那一座山上大早晨不是到处云雾的,可以说云雾是一种很常见的事物,但是人们看得少了就觉得陌生了。

  “今天这天气,不晴朗啊,刚好让鱼人们探一探路。”阿粥如是说道。

  张小河看了看,随后自信地拍了拍身下心石兽,说道:“你还信不过咱这大家伙?”

  虽然很好奇,如此沉重的石兽是怎么在海上漂浮起来的,但是某人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

  在他看来,石兽根本不需要什么斥候,石兽的强大有目共睹,好歹也是一半的神啊。

  “你就不怕给你的大宝贝磕着碰着了。”阿粥白了他一样如是说道。

  张小河当即反应过来,立刻把十个小鱼崽都派了出去,说的对,还是咱大宝贝重要,该谨慎的地方还是要注意一些的。

  就像是一个大航母,还不是需要雷达探路,没有就只能靠这些小鱼崽探一探了。

  就这样,他们接着在雾蒙蒙的灵海之上漂泊着。

  四面八方都格外的安静,只有石兽时不时划水的声音,这些声音就像是一种舒缓的音乐,有些悦耳,让人的精神逐渐放松。

  渐渐地张小河内心愈发舒适,躺在石兽背上,慢慢地就睡了过去。

  在沉睡之中,张小河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他梦到他漂浮在一片安宁的海域上,随着缓和的波澜而动,内心异常宁静,心思也逐渐放来。

  他想了很多,但是内心一点都不觉得烦闷,反而是很舒服的,整个世界都像是变成水了一样,格外舒缓。

  随后忽然一阵清晰的冰凉感浸透全身,张小河立刻意识到不对劲,当即睁开眼睛。

  恢复身体感知之后,立刻察觉到了身体湿透了,而零时此刻一手提着他站在石兽脑袋上,看着前方,似乎再与什么对峙。

  张小河心里一惊,也看想前方,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又看了看零时,她是一副格外严肃的样子。

  “看到了吗?”她如是问道。

  张小河立刻开启本质幻眼,随后一个模糊的轮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他的眼睛中,一个个生命节点出现在眼前,每一个节点代表着一个生命,而如此密集的节点,代表这里有很多的生命。

  不,这是一个看不到的生命集合体。

  “这是什么?”张小河惊讶无比,还是第一次拍碰到这种情况,那生命集合体,看上去很是怪异,他的身上充斥着不合理跟合理。

  每一个生命似乎独立,但又统一,一方面浑然天成,另一方面确实格外不自然,张小河看得愈发困惑,眉头也是微微皱起。

  “不清楚,但他们是我们的敌人。”只听到零时话音刚落,前方空间立刻一阵波动。

  随后一阵大风扑面而来,夹杂着咸湿的海风,吹刮着他们的脸颊,他们来了。

  石兽立刻出手阻挡,随后在看到石兽前肢迸射出一片片火花之后,一声诡异尖啸响彻云霄。

  那家伙似乎很软,承受不住石兽的防御。

  在防御住之后,石兽第一时间反击,一拳击打在那诡异集合体身上,势如破竹般将其身体击散。

  随后生命集合体全部分散开来,那是一个个长着肉须子的大眼珠,每一个眼珠体型都跟一个正常人差不多大。

  满天的眼珠垮落,许许多多眼珠掉入大海之中,他们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是后颈发凉。

  这是什么怪物……

  这不单单是恶心了,还有许多诡异的成分在其中,最让人不舒服的是,这些家伙明明很大个,但却像是一个个小虫子一样,密密麻麻十分恶心,搞得人浑身痒痒的。

  但是这家伙看起来很大个,但是实力并不强,体型总和要比石兽小一点,实力却是差了一大截,只消一拳就能将其击溃,真就不堪一击。

  很快这些大眼珠子,一个个就跟鱼儿一样游走了,一见到打不过,人家干脆不打了。

  张小河他们秉承着一个穷寇莫追的想法,没有跟上去,谁能保证会不会有更强大的集合体,他们可不想碰到那些玩意,还是老老实实找机会上岸的好。

  张小河他们从来都没有要冒险的想到,相比于去见一见光怪陆离的世界,他们更愿意在家里带着。

  可能会觉得他很闭塞,但是这世间的事物,总的来说就是那么几条规则融合起来的,没什么稀奇。

  当然还是多走一走比较好,只不过张小河实在是走得太多了,所以想要修养些时间,然而现实不让他安生,他也没有办法。

  “那是啥玩意?”阿粥看上去一副难受的样子,要是换成一个个人还好,大眼珠子实在是太诡异了。

  “嘛玩意啊。”张小河也是如此疑问。

  零时思索了一下,碰了碰张小河的脑瓜子说道:“你记得我们最开始来这个世界吗?”

  她这么一说,张小河瞬间明白了一些,“那些不会都是灵肉吧。”

  张小河听说,灵海之中,经常会走出一些,跟人一模一样的灵肉,他们是没过灵魂的驱壳,能被炼成神兵。

  在很早之前,张小河他们就被炼制过,让他们失去了修炼的机会,而且似乎灵肉也可以得到智慧,但是这其中有什么区别,他倒是看不明白。

  “这个世界的海洋中,或许藏着什么秘密。”零时如是说道,不用猜测张小河也能想到。

  必然的,就像是刚才那个大眼珠子集合体,一群眼珠子合在一块就可以隐身了,其他的组合会有什么变化呢。

  光靠脑子想,是猜不到的,张小河干脆先放下这个想法,提高警惕看着四周,这海域之中,定然不止一个集合体,要多加小心。

  随后石兽接着上路,三人一人一个方向,背靠着里面坐成一圈,此行需谨慎,若是不小心就会被那些集合体抓住。

  大约是两个小时之后,张小河皱着眉头,有些叹息地说道:“少了一个,也是自己亲手开出来的,说没有就没有了。”

  一群鱼人探路回来,最终少了一个鱼人,看样子是遭遇海洋中的灵肉了,张小河不免有些心疼,毕竟……

  好吧,他只是心疼鱼崽子消失的时候,产生的迷石。

  作为迷兽蛋的主人,阿粥或许会心疼一下,但张小河只会心疼迷石。

  看着眼前剩余的九个鱼人,张小河光看着也没有办法,这些个鱼人比之机器人还要不堪,只会打架。

  不会说话不会记事,因此也不知道那个没回来的鱼人遭遇了什么,这个时候要是有宠兽可能就就不一样。

  一部分宠兽,还是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当然那是一种机械性的认知,算不得生命。

  即便走丢了一个鱼人,但是张小河仍然要把剩下的鱼崽子派出去,今天的天气十分不好,到了现在也快正午了,雾反而是越来越大,都要看不到前路了。

  因此仍然需要鱼人探路。

  然而就在把鱼人放出去之后的两个消失,只有六个鱼人回来,也就是说,这一下少了三个鱼人。

  张小河眉头愈发紧促,他似乎觉得危险就在眼前,或者危险离他越来越近,好像就在眼前一样。

  就像是撒网一样,张小河把剩下的鱼儿又放了出去,这一次回来了两个。

  也就是说,损失了四个鱼儿,一次

三日后,一隊修士從皇城出發,向數千里之外的黑風山飛去。

林天受大長老所派,與另外五名長老會修士組隊,前往黑風山獵取妖獸。

這等事情是長老會修士的日常任務,若無意外,風險并不太大。

雖然他心中對魔教的追蹤有所顧慮,但既然入了長老會,自然不能像之前他獨身一人時那般自由了。

既然不得不外出,那也只得在途中事事小心、時時謹慎了,一旦發現有任何難以抵擋的威脅,第一時間逃之夭夭便是,林天心中如此盤算著。

這六人隊伍,由一位名名叫雷千鳴的修士帶隊,此人有著融境中期頂峰的修為,距離后期也只有一步之遙,在長老會諸多修士中實力僅次于三位大長老,地位頗高。

而另外四人,都是和林天一樣的融境初期修為。

黑風山,如萬獸山一般,乃是附近各派修士歷練之地。

此山妖獸橫行,甚至連五級以上妖獸也曾出現過,歷來不乏融境高手隕落其中。

六人一路倒也順利,只用了三日工夫便來黑風山。

這是林天進入長老會后第一次執行任務,自然要展示一番誠意,所以,自進入黑風山之后,他一路盡心盡力,遇到難纏的妖獸也是第一個沖上前。

那雷千鳴與其他四名修士,見林天如此賣力,倒是對他也頗有好感。

六人行進中,其中一名精瘦修士對林天贊口不絕:

“林道友,這幾日真是辛苦你了,哎呀,林道友不光人品厚重,修為更是了得,那日你與大長老比試,竟全然不落下風,當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吶!”

林天急忙擺手,剛要客氣一番。

“哦?”

雷千鳴在一旁聽見,卻是撇了林天一眼,面無表情問道:“怎么,林天道友入會時挑戰的竟是大長老么?”

不等林天開口,那精瘦修士搶先回道:“哎呀,雷道友,你是前幾日才結束任務返回皇城的,可惜沒有親眼見到那日林道友的表現,嘖嘖嘖,林道友不光接下大長老兩擊而無恙,就連大長老都對林道友夸獎有加,據說,事后大長老曾有這樣一句話……”

“什么話?”雷千鳴徑直,問道,似乎已經猜到了什么,臉色也變得有些不快。

精瘦修士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清了清嗓子接著說道:“據說呀,大長老私下曾對人說起,說林道友若是全力之下,恐怕實力不在他之下呢,大家聽聽,這是對林道友多么高的評價,反正范某自加入長老會以來,可從來不曾聽大長老如此評價過別人,嘖嘖,不是我說呀,林道友,若你日后修為精進,達到后期修為,這長老會大長老之位嘛,可就非你莫屬嘍!”

“這……我……”

林天暗自一翻白眼,頓時有些無語,不知這姓范的修士是真的心直口快,還是故意為之,竟說出如此得罪人的言語。

當然,大長老對他評價很高,這些話他也從別人口中聽到過,但此時,這姓范的修士當著眾人這樣一說,難免會有人心中不滿。

林天偷眼看去,別人還好,但那雷千鳴卻是一臉陰沉,幾乎是毫不掩飾對此話的反感了。

“唉!”

林天心中氣得大罵不已,這范姓修士此言一出,果然還是讓他惹到別人了。

“范道友太過夸張了,在下哪里如道友說的那般厲害,林某之前只不過是一介散修,修為低微,日后還要仰仗雷道友和眾位道友多多關照才是!”

“我看是林天道友太客氣了吧!”

雷千鳴沉聲說道:“就算范道友言語夸張了些,但大長老之言可不會有虛,如此說來,道友似乎是有些實力的,既這樣,雷某向來敬仰強者,不如借此機會,現在就請道友賜教一番,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這……”

林天原本只想低調地藏身于長老會中,完全沒有與他人產生任何過節的想法,又是搖頭又是擺手:“不敢,不敢,雷道友修為高強,在下早有耳聞,哪里敢跟道友切磋,林某自認不是道友對手,甘拜下風,甘拜下風。”

雷千鳴見林天有退避之意,但他此時已打定主意,怎會輕易放棄。

“哼,林道友不必如此謙虛,若不比試,那便是不給雷某面子,怎么,道友難道是看不起雷某嗎?”

“這……”

林天無奈,見對方如此執著,只好無奈說道:“既如此,不如我與道友各施三擊,以免傷了和氣,如何?”

“如此也好。”

見林天同意比試,雷千鳴當即飛出十數丈外,高聲說道:“你先來!”

林天只得輕嘆一口氣,向對方拱手,道:“那在下就得罪了,道友小心了!”

姓范的精瘦修士笑呵呵地與另外三人,站在遠處等著看這場好戲。

“祭!”

既然無法推脫,而一味退讓又恐被人過于輕視,林天此時也打定主意施展些手段震懾一下對方,口中當即輕喝一聲,將沖天印祭出。

沖天印變作丈許大,帶著呼呼風聲,猛地砸向雷千鳴。

雷千鳴站在原地,見林天法器來勢兇猛,面上卻是毫無表情。

等沖天印已到頭頂時,手中一翻,一把短劍抖出一個漂亮的劍花,直奔沖天印刺去。

“錚”,金屬相擊的聲音響起。

沖天印在短劍的攻擊下,竟直接被擊得飛出老高。

林天順勢一指,將金印召回。

“哼,林道友不必再試探了,拿出真本事來吧!”雷千鳴冷哼一聲,對林天沒有施展全力一擊頗為不滿。

林天并不答話,雙手在胸前結印,一個巨大火球聚在身前。

“去!”

林天將火球扔出,緊接著手中一抖,黑色短槍閃電般刺出。

雷千鳴將短劍端在手中,見火球襲來,口中念念有詞。

短劍從手中飛出,沖向火球。

火球被短劍刺中,“嘭”的一聲,化作無數小火球散落。

短劍去勢不減,“當”的一聲,與短槍撞在一起。

“咯吱吱!”

兩件法器發出難聽刺耳的金屬相擊糾纏之聲。

林天雙手虛空指點拉扯,地上無數火球如活了一般,從各個方向向雷千鳴一圍而去。

火球連成火線,并編織成一個巨大火網,將雷千鳴罩在其中,并猛的收縮起來。

雷千鳴面對火網并未躲避,只是他沒想到林天還有如此法術,能將普通的火球術修煉得如此精細,也不由暗自點頭。

口中說了一聲“好”,雷千鳴卻并未再催動法器應對,而是調動起體內法力,一時間氣勢猛漲,身上衣袍鼓動,呼呼作響。

“退!”

口中低吼一聲,雷千鳴雙掌猛的推出,兩道掌影“嘭”地一聲拍在火網之上。

依其所想,這一擊自己已使出了五成法力,區區一道火網自然無法抵擋,定然瞬間就會被撕裂。

但出乎意料的是,看似普通的火網只是被其擊出一個凹陷,卻極其堅韌的沒有破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巨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补天剑之轮回

华表

补天剑之轮回

猫腻

补天剑之轮回

亚舍罗

补天剑之轮回

千-百-度

补天剑之轮回

韶台明月

补天剑之轮回

小二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