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面不改色的忽悠》。

父母总是以分数论努力,却不知:“此军之所以败也。”斩其卒

天色已晚,電視塔燈光暗了一大半,很多人已經下班了,神算子蹲在電視臺之外,看著極為可憐,夜里還是很冷的。

“阿嚏,這小子,到底去哪兒了,不會真出事兒了吧!”

在電視塔轉悠了幾十分鐘,在外面又等了一個小時,吳天終于回來了,想起了還在幫著要錢的神算子。

感覺到吳天的怨力氣息,神算子顫巍巍站起來,敲打了好幾下已經發酸的膝蓋。

“嘿,瞎子,我回來了!”

似乎也是感覺到不好意思,吳天僵硬的打了個招呼。

“你…去吃飯了?還是牛排!…你這家伙,真太混蛋了!吃飯怎么不叫上我!”

雖然是瞎子,但是鼻子卻靈敏的很,更何況,吳天嘴里那黑椒和紅酒的味道太明顯了。

“這個…沒啊…好吧,我吃了!”

眼看糊弄不過去,吳天只能承認,這次是他做的不地道了。

劉小偉的事情,吳天沒有檢查出端倪,只當是自己眼花,并沒有告訴神算子。

“你跑哪兒去了?…”

神算子屬于天道門人,也不是小肚雞腸的人,他更想知道吳天因為什么, 錢都不要竟然跑開了。

“也沒什么,就是去蹭個飯而已!”

“…蹭個飯?你還真是喜歡占便宜啊!給你支票,我們走吧!”

大陣已經布置好,還特意隱藏了起來,相信就是幕后黑手也不能輕松找到。

神算子在離開之前,看了看電視塔之上,混沌的雙眼微微一凝,搖了搖頭,便離開了。

“哼,這瞎子也不是普通人,竟然這么敏感!”

電視塔的窗邊,劉小偉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站在電視塔上一只注視著吳天二人。

兩人走遠,劉小偉手中出現了兩團黑色的霧氣,黑黑的夜里,很難被人看到,一路跟在吳天和神算子之后。

神算子回到天天胡辣湯,身后尾隨的那團黑霧,猛然加速,朝著神算子的后腦飛去,只是一瞬間就鉆了進去,神算子并未察覺,吳天也是,并未察覺黑霧的入侵。

凌晨時分,所有人進入睡眠的時候,吳天和神算子臉上都皺著眉頭,雖然進入了深度睡眠,但是夢中世界并沒有往常那般美好,兩人都陷入了噩夢之中。

幾乎是同一時刻,神算子和吳天同時在床上坐了起來,起身站了起來,陷入了夢游。

神算子剛走出天天胡辣湯的那一刻,突然間一道細小的旱天雷劈了下來,猶如定位一般,正正打中了神算子的天靈蓋。

那一團導致夢魘的黑霧瞬間被強制清除,神算子瞬間恢復理智,口吐一口濃煙,渾身冒著熱氣。

“什么情況?…我竟然中招了!糟糕了,那小子!”

吳天這個時候,已經閉著眼睛跑出了小區,順著道路一直向西,不知要走向何處。

在夢中世界,吳天意識進入了混沌的黑暗之中,視野很渾濁,灰色的霧氣之中,有一座高聳入云的大山聳立在其中。

“這個地方是哪兒,我怎么會在這兒?…不過,這種感覺很熟悉啊!”

周圍的環境過于真實,吳天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身處在夢里,不過那大山的樣子著實讓他熟悉,不正是巫山秘典的巫山嗎?

“。

  正好,他这段时间抢了不少东西,直接分解了一批,得到一些奇怪的金属材料,他也不认识,当分解旋涡消失后,再次捏碎星能晶体,手指点在骰子上。

  大脑晕眩更重,眼前突然出现恍惚,陆隐目光一变,他想起来了,骰子是自己的天赋,天赋不可能无止尽的使用,就像星能,总有耗尽的一刻,当天赋过度使用会令大脑处于沉眠状态。

  陆隐身体一晃差点倒地,自己不知不觉到了极限,五次,摇五次就是极限。

  他使劲晃了晃脑袋,看向骰子,第五次,出现在陆隐眼前的是从未出现过得--五点。

  骰子一共六点,陆隐摇到过一点,二点,四点,如今,是五点。

  看着五点,陆隐脑中莫名出现这个点数的用途--天赋借用。

  所谓天赋借用,便是摇到五点后,可以将触碰之人的天赋借用到骰子内,可以让自己使用,使用一次后消失,条件就是必须在十秒内触碰到想要借用天赋的那个天赋修炼者,否则十秒钟一过,功能消失。

  陆隐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两秒了,急忙冲出房间,整个京城天赋修炼者只有一人,便是白雪,陆隐毫不犹豫的冲向京城钢铁城墙废墟处,白雪就在那。

  半空中,陆隐身体摇晃,五次骰子让他精神被极限消耗,必须休息,而白雪,距离他还有百米远。

  当时间还剩最后一秒的时候,陆隐一手按在白雪肩膀,重重呼出口气。

  城墙废墟上,格兰妮,古蕾斯,巴拉罗,还有周山愣愣望着这一幕,什么情况?

  白雪也呆住了,看向陆隐。

陆隐手还放在白雪肩上,见周围人目光怪异,连忙收回手,“不好意思,认错人了”,说完立刻离开。

  城墙废墟上一片寂静,众人还没反应过来。

  格兰妮无语,这借口,太烂了吧,话说这混蛋为什么突然伸手?想占便宜?这大白天的,而且怎么毫无预兆,神经病吧!

  不止格兰妮这么想,其他人也一样,尤其是古蕾斯,“刚刚,陆隐要表白?我们是不是打扰他了?”。

  巴拉罗认真道“应该是”。

  白雪脸色涨红,绝美面庞一瞬间连格兰妮都迷住了,这个女人的美让星空失色。

  京城内,陆隐砰的一声砸在自己住的地方,直接睡去,他到极限了。

  而在陆隐睡过去没多久,京城内谣言四起。

  “听说了吗?隐圣向洛圣表白了,还被拒绝了,喝的烂醉如泥,现在都不敢出现”。

  “不对吧,我怎么听说隐圣压根没敢表白,被洛圣迷得神魂颠倒,话都不敢说就溜了”。

  “你们都错了,我表哥的大姨夫的弟弟的邻居亲眼看到隐圣亲了洛圣一口,还向洛圣求婚了,连婚戒都买好了”。

  “滚一边去,这时候到哪买婚戒”。

  …

  当天下午,章顶天找到了白雪,“听说”,“没有的事,他认错人了”白雪立刻低喝,她自然知道章顶天要说什么。

章顶天怔了一下,“那就好”,说完离开。

苏樱却已听出她就是铁心兰。心投降日本,组成汉奸伪政府,最

“警告,”在灼热升腾的空气中,反应池系统发出一连串警报声,“已经接近极限温度!”

韩兼非体内的硅虫仍在疯狂利用变频降温方式,向外界释放热量,来加快对反应池的吸收速度,但依然赶不上反应池释放能量的速度。

“p>李潇不知道的是,这吉勒斯每次进入城主府都是从后门进入。

那边的守卫他早就熟悉,而且也已经打点好了。如果不出意外,没人会告知城主他来过。

现在换成李潇,他不认得城主府的路,只能凭感觉往前走,这不就来到了城主府前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面不改色的忽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诛之三生有泪

青山辰阳

天诛之三生有泪

凌淑芬

天诛之三生有泪

齐佩甲

天诛之三生有泪

银发死鱼眼

天诛之三生有泪

月下嗷狼

天诛之三生有泪

雨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