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8月结束,立正汇报!》。

从他剑尖上滴落的血,仿佛不仅是方玉飞的,还有他自己的他想多穿件衣服时,才发现所有的衣服也都被撕得七零八碎,唯

林小劍只得乖乖等著,百無聊賴之際林小劍肚子開始“咕咕咕”抗議了!直到現在,林小劍才想起這已經是好幾天沒進食了!

不經意間瞥見寒墨帶進來的飯食,林小劍也顧不得冷熱,直接撿了一只大雞腿開造。

林小劍一陣狼吞虎咽,吃得滿嘴油光,自從林家變故,他就沒好好吃上一頓熱乎飯菜,吃著吃著竟然有些想念妹妹林小歡親自做飯給他送過來的日子了。此刻想來,當時只道是平凡的時日卻是多么的溫暖。

林小劍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必須加快修煉。這里是修士的世界,是實力為尊的地方,沒有實力寸步難行,沒有實力只能任人宰割。唯有相應的實力才能獲得相應的話語權!

這里與藍星不同,藍星世界財力是終極話語權,不管你是阿貓阿狗,只要你有無敵的財力,你就擁有至高的話語權!此話放之藍星的四海皆準。

不滅天這個修士的世界,看似更加原始一些,但誰又能說得準這不會是更高級更進步更先進的未來世界呢?

一個只看個人實力的世界,真刀真槍干出來的實力的世界!

“我去!餓死鬼投胎啊!吃相真是難看!”

正當林小劍大快朵頤又深陷哲學思考之時,一道帶著鄙視,帶著輕蔑,帶著看不起的聲音傳入林小劍的耳朵!

林小劍一驚,咬在嘴里的雞腿有那么一瞬間不香了!但下一瞬間,雞腿依舊美味,林小劍一邊繼續啃著雞腿一邊循聲望去,現在的他可沒工夫與人斗嘴,填飽肚子才是正事。

“寒皇潭”中響起“嘩嘩”的水花聲,白浪滔天而起,一頭巨大的“鱷魚”甩了甩青黑的尾巴冒出水面,出現在林小劍面前!

“鱷魚”瞅了瞅林小劍,翻了翻白眼,似乎更加鄙視這個“餓死鬼”了!

林小劍仔細觀察這“鱷魚”,心中不由感嘆:這尼瑪,這個世界的物種太牛逼了!鱷魚都能長到大象那么大!藍星上的生物學家要是知道了那不得瘋了啊!還有,這頭鱷魚剛剛說話了?這要是說出去,別人都會以為我瘋了吧!

“喂,鱷魚老兄!剛是你在說話?”林小劍邊啃雞腿邊問道。

“鱷魚”眼睛瞪得老大,惡狠狠地盯著林小劍,一字一句斬釘截鐵道:“老子…是…豬…婆…龍…!不是鱷魚!你看老子頭上有龍角!”

“噗!”龍角鱷魚不開口還好,一開口林小劍就樂得噴飯:“就你!還是龍!豬婆龍!哈哈哈哈!長得跟豬一樣丑的龍!誰給你起的名字,也太形象了!”

林小劍笑得肚子疼,索性蹲在地上,頭埋在膝蓋處,肩膀止不住聳動,他實在是控制不住了!

龍角鱷魚似乎覺得林小劍的這一連串動作和話語傷害并不大但侮辱性極強,頓時怒目圓瞪,就要噴出火來!

“噔噔!”

龍角鱷魚猛得躍上岸來,小象一般高大的身軀出現在林小劍身前,粗大的鼻孔噴出腥臭的風:“你是在笑話我?”

龍角鱷魚像是個孩子一般,明知林小劍在笑話他,卻還是要多此一舉問這么一句。

龍角鱷魚嘴里腥臭的風迎面而來,林小劍差點將吃進去的雞腿吐了出來:“大哥,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您是住在潭中嗎?”

龍角鱷魚見林小劍似乎有服軟跡象,頓時火便消了些:“不錯,我就住在這個潭里面,正在睡大覺。方才感受到老頭子的氣息,這才驚醒!老頭子呢?”

林小劍不明所以,試探著問道:“老頭子?誰是老頭子?老頭子是什么人?難道是寒墨?”

龍角鱷魚甩甩頭:“寒墨我知道,是寒靈宗的小鬼頭,以前老是往這寒潭跑,經常鼻青臉腫地來寒潭療傷!他不是老頭子!我說的老頭子是寒巫江那個老不死的!就是他把老子關在此處!老子要找他算賬!”

林小劍更是覺得莫名其妙,他原本以為這頭龍角鱷魚要找的人是寒墨,卻沒想到并非如此,而是找一個叫什么寒巫江的!這個名字林小劍挺都沒聽過!

“哦對了!別人都叫他什么寒皇!就找叫寒皇的那小子!”

龍角鱷魚歪著腦袋想了想又補充道。

“……”林小劍瞬間無語:原來這頭龍角鱷魚要找的人是那個創了《寒皇功》的寒皇寒巫江!

“那個鱷魚,哦,不對,豬皮龍!”

“老子不叫豬皮龍,老子是豬婆龍!鼉龍!你懂嗎?”

“好的,豬婆龍!你要找的人不在此處吧!此處只有我!”

“不在此地?那此地怎么會有他的氣息?”

龍角鱷魚伸長鼻子使勁嗅了嗅,最后將氣息鎖定在林小劍身上:“你在哄騙我!你的身上明明有他的氣息,你還說他不在此處!”

林小劍也使勁聞了聞自己身上,除了好幾天沒洗澡的酸臭味道,其他的什么都沒有!

“我說大哥,你別生氣,你先告訴我什么味道,我幫你參謀

張遠拿到了坐標之后先將這六個能量收集器和那點粉末收起來,然后上升到基地位置,直接乘坐飛行器前往月球。所謂越快越好,根據投影所言當時她將復仇之心擺放的位置并不深,那個星球的各方面屬于與地球相差無幾,可以確定現在絕對誕生了智慧種族。

“要帶艦隊前往么?”長公主不太相信投影的話,她覺得保守起見最好將艦隊帶上。

“沒那個必要,我開一架小型穿梭機足夠了,如果那邊的危險連我都解決不了,你們......

在那葬墟之中红妆正在以欢喜相吹奏古笛,突然一条透明小蛇居然就这样凭空落在骨笛之上,红妆一看立刻做低眉相,疯狂甩动骨碟,要是把骨笛弄脏了怎么办,于是他就想伸手去捉,却发现那条小蛇直接钻进骨笛里面去了。

红妆赶紧吹奏,想把那条透明小蛇就此甩出去,只是下一刻她眼睛一亮,声音好像变好听了,于是他便没在管那条小蛇。

河边有个叫南北高大少年他把手伸进水里,他想看看能不能再河边洞穴摸出螃蟹小鱼之类。

  当他抽出手后,一条金色头颅的鲤鱼竟然被他已经打湿的衣袖带起。

  一条两寸多点的好看鱼子就这样用嘴衔着少年的衣袖,少年将它取下放进河中,它居然又从河中跳出,直接跳进这个少年的衣袖中去,直到南北回到家才发现它,南北觉得它挺好看的,这次他没再把他丢了,而是将它放进衣袖里好生养着。

  ——

  龙爪村有个叫何风阳的少年,他一手拿着一条蚯蚓,其背脊处有一条金线闪闪发光,它轻轻一闪居然自己跳入少年眉间形成一个古怪印记,这个原本就带着几分王霸之气的少年,越发显得威严浩荡。

  他对着旁边那个从他出生起便一直跟着他的老人道:“小镇最后镇压并吸取那条真龙的血脉气运的五行九元九条小家伙,已经相继显露头角。”

  “那么这些机缘,大濠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它门从大濠土地上一一流失出去?”

  老人习惯性的先低头,然后才扯起公鸭一般的嗓子道:“殿下,大濠如今虽然能在东胜洲一枝独秀,盖压所有东胜洲王朝,但毕竟不是一个天字头王朝,只是一个连王朝二字都没扛起的疆国。”

  “还没有与这些仙家宗门抗衡的实力,所以韬光养晦总是好的。”

  “至于这些大机缘拿得起事一回事,但保得住又是一回事,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吃相如果太难看,肚量又不够总得再吐出来,那白白伤筋动骨,多不划算啊!”

  少年笑道:“在东胜洲史书上有记载的历史中,大濠可是唯一一个能从南打到北一举囊括东胜洲半数山水的疆国。一个半只脚踩在武圣门槛上的体修的分量不比一个天仙境普通命修的分量差了半点。”

  再说不是还有那位站在传说中金仙境的,背称为黑衣宰相的国师大人吗?天朝上国算不上,一个天子头王朝不应该是板上定钉的事。”

  “怎么扮猪吃老虎吃惯了,还想用这种方法一举扫平整个洲,都把那个所谓的天国赶到北边喂马了,难道他们还觉得大濠只是曾经那个几千人拉起来的土鸡瓦狗,那些所谓的正统还没后知后觉,依旧歌舞升平?”

  老人对这个少年谈到的光辉历史,与这些真正露在明面上的实力没有给与否定。

  如今大濠的作为,既定国策,从来不再是什么韬光养晦的战略,因为早已不需要,一个山下俗世王朝的黑元台就已经让那些很多仙家势力战战兢兢了。

  没有成为王朝仅仅是因为中洲,或者说中土神洲文庙还没有文蝶承认而已。不过没关系,这次之后绝对成了,而且是直接从一个疆国成为天字头王朝。

  ——

  神雷宗那个叫白衣的少年,他的脚下盘坐着一只紫雷乍现的金蟾,他肚子一鼓一收间鼾声如雷。

  白衣一伸手将他拿在手中它就立刻变成一方石头,白衣满脸嫌弃的看着旁边老者道:“一只蛤蟆想要走水成龙那得猴年马月。”

  老人对这家少主的奇怪想法做派哭笑不得,这种天大的福缘别人捧在手中还不得高兴得不知所以,他倒好还在这里阴阳怪气。

  他道:“少主尽管把心踹到肚子里,有真龙血脉气数的蛟龙之属,即便先天很弱到日后都会有很大成就,不说一个天字,走水后一个散仙之流总该是妥妥的。”

  “再说神雷宗虽还不是上统但也快了,一宗三天境的实力,要让一条真龙后裔走一洲大渎,还没人敢拦。”

  少年安心将金蟾收入袖中

“這墻上寫的是什么?”

劉宇周昌包括剛過來的船員們都注意到了墻上的字體。

“別回頭?往前走?這是誰寫的?”胖子疑惑的問道。

丁染摸了摸鼻子道:“可能是第二梯隊寫的吧,他們估計發現了什么,在提醒我們。”

“第二梯隊留下了提示!”

這個消息被胖子傳回了隊伍里,經過一群人商量,大家決定按照提示再走一段看看。

這次丁染走在了前面,他很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在步行十分鐘后,隊伍里終于察......

这一翻-掠,竟远达四丈。他的千犬吠。中间力拉崩倒之声,火小潘想吃乾粮,却被姬冰雁打落牛更精采了,是不是从小用酒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8月结束,立正汇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光与暗轮舞的失乐园

天狼星娘子

光与暗轮舞的失乐园

和平向往神鹰

光与暗轮舞的失乐园

东方黑子

光与暗轮舞的失乐园

冰白希

光与暗轮舞的失乐园

苏子

光与暗轮舞的失乐园

见山极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