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看一眼就死(第一更)》。

夏芸低低他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什么话都告诉你了,夜缒入城。粲登城西南门,列烛火处分,台军至,

我和姒玮琪刚刚从洞中出来,随即一股诡异的风便迎面呼啸而来,寒得彻骨,石壁缝隙间是密的不透光的苔藓,单是站在山洞里就不自觉地脊背发凉,恨不得马上离开此地。而我眉心的褶皱,却怎么也挥不去,这个神秘而且阴森的葬龙坑,不知道它那无限的漆黑里隐藏着什么恐怖的秘密,让站在洞口的人都为之颤栗。

“琪姐,我们得快些出去,梓玥要是等不到我们,我怕她会自己进来,到时候情况可就不妙了。”我担心道。

“放心吧,我已经叮嘱过她,不管我们出不出的去,她都不会进来。”姒玮琪说道。

此刻,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浓得像化不开的稠墨,阴风嗖嗖,让人不禁毛骨悚然,借着微弱的手电筒光线,可以看到洞壁上刻着各种神怪鬼魅,个个都瞋目呲牙,骇人万分。顺着电筒光线继续往前,前面有一双血红色的绣花鞋,还有很多很长很长的头发,感觉好像有一双眼睛在不知何处盯着自己,我的背后不自觉地升起一阵凉意。

正此时,我和姒玮琪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耳边的风声音犹在耳,但是那种凄厉的寒意却戛然而止了,随之而来的不是似有似无的平稳、安静,反而是一阵喧哗和躁动。

噪声传来的方向就在路的前方,但是应该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若不是山洞中的环境特殊,声音能够传播的很远,以及两人的耳力惊人,怕是难以捕捉到如此微弱的声音。

“嘘!”姒玮琪一把拉住了我,侧身贴到身后的岩壁上。

“有人?!”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还有人在这葬龙坑底部。

我们俩能够从活人禁地中出来,已经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此时,若还有活人存在于这个空间之内,那种惊讶足以令所有人都窒息。

除非是另一种可能。

那就是,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人想要进入这葬龙坑之中。

“我们距离上层空间应该没有太大的距离。”姒玮琪分析道,“这个声音明显是来自顶上。”

“没错。”我点了点头,说道:“外面的人想要进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还是很好奇,究竟是谁想要打这里的主意?”

“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来到这里就是自寻死路!”

大巫师已经告诉了姒玮琪出去的路该怎么走,当然所谓的出路其实是不存在的,真正的出口在于我身上寄宿了姒雁栖的魂魄,得以从阴阳两界中间的虚无地带穿过,从一个世界回到另一个世界。

这一阴一阳的两个世界,看似藩篱桎梏,莫测高深,实际上都不过是假象,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条很深很长的路,走着走着,便看到了尽头。

一顾是天堂,回首却黄泉。

另一边的陈梓玥却早已经等不及了,攥着手在外边躲来躲去,焦急不已。我自从被那只异兽拖入了深潭之中,她的这一颗心就从没有落地过,然而她还是忍住了内心的焦灼之情,按照姒玮琪的叮嘱,坚持守在原地。

“梓玥!”我从长满彼岸花的一岸走到了尽头,而在那混沌的尽头,就站着一个楚楚的女子,便是陈梓玥。

“林坤!”陈梓玥看到我的时候自然无法抑制内心的欣喜。

可随即陈梓玥便换了面色,紧张地说道:“林坤,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里还有别的人!”

“你遇到他们了?”我惊讶道。

“我看到了他们,但是他们没有看到我!”陈梓玥解释道,来的那帮人人数不少,我们从葬龙坑上方垂降下来,几经寻觅,却苦于无法找到进入地下空间的通道。

“那他们现在在哪?”

我还没来得及问完,姒玮琪就已经做出来反应,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低身伏在岩石后面。原以为看到的会是对方的人马过来搜索,但是没想到,听到的却是一阵凄厉的惨叫,且这一阵惨叫声发生的十分突兀,在声音发出之后没多久便戛然而止了。

“什么情况?”我立即起身摸了上去。

面前的景象令人瞠目,只见一棵古树边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把具尸体,唯有一个老者,疯疯癫癫地蹲在树旁。

“是他?他怎么来了?”我见到那个老者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

我和姒玮琪一见那蹲在古树边上的老者,心头立刻掠过一抹不祥的阴云。此前有只深山老林里的猞猁,此刻出现了一个人,绝对是足够惊愕的一件事情。这葬龙坑本是禹王埋龙骨的墓场,里面

所以这种场合需要人的时候,便会将他们招来。

这种人不见的实力有多强,可宗门内的消息却是十分灵通。

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张航上首位置的座位应该是北域三宗和阴煞教,滴血宗等人。

这些人又岂会将姚仙子她们这些渡劫修士看在眼里。

至于下首位置的人,他们自己都修为都不如姚仙子等人。又岂会拿出让众女修心动的东西。

果然姚仙二人刚收下魔石之后,其他女修看张航的眼神就有些不同了。

张航下首位的人更是如坐针毡。

“嘿嘿,张门主出......

西院东院虽都属落霞宫,却相隔甚远,沿石阶而上,穿过一片茂密的竹林,才看见一缕青烟自不远处冉冉升起。

  东院地处山腰平坦之处,景色宜人,小路岔口诸多,没有什么规律可寻。跟随着轩辕紫玄,很快便来到了一排房屋前。

  “公主几日未见青羽少主,定有话要说,我就不便前去打搅了,这里景色宜人,我留在此处等公主便好。”霁寒故意给轩辕紫玄留出私人空间。

  “大巫师既然不愿随我同去,那便不勉强了,这里岔口诸多,容易迷失方向,大巫师千万别乱走动!”轩辕紫玄此刻满心想着轩辕青羽,霁寒给了她独自见面的机会,她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再反驳。

  看着轩辕紫玄进来屋内,霁寒便探出了周身的剑气。

  很快他便发现了异常,离这里不远处还有一个独立的院落,院虽不大却被布了很强的阵法,若不是院内有古怪,定不必如此。

  很快霁寒便来到了小院外,看着紧闭的院门,霁寒伸手便推了过去,果然,没他想象的那么容易,门未开反倒被很强的力道震退了几步。

  “短时间内,这阵法你破不了!”魔恒突然道。

  “为何!”霁寒不想轻易放弃。

  “河图分阴阳,阴阳为两仪,两仪分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衍生出了六十四个阵法,而这六十四阵只需稍加改动,便会立刻变幻成另一种形态。此阵虽为艮阵,却蕴含了十几种变化,自你踏入此山时便已身在阵中,大阵套小阵,动一发牵全身!”魔恒不以为然道。

  “既然万变不离其宗,此阵便可破!”霁寒蹙眉道。

  “果然,你还是改不了你那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脾气!不过此次不同,你若强行破阵必回惊动轩辕熏,到时想要顺利脱身都难!这里可是他的地盘!”魔恒傲然道。

  “他如此看重此地,不愿人踏入,说明此处的东西不仅重要,而且还不为人知!你不想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吗?”霁寒微笑道。

  “我没你那么强的好奇心!你自己想办法吧!”魔恒打了哈欠道。

  “你不帮我,会有人帮我!”霁寒神秘一笑,闪身上了小院一旁的大树,找了树枝侧身躺了下来,眼睛却盯着小院开始发起了呆。

  果不其然,很快目极之处,走来了一名侍女,手里拿着餐盒,还不忘四处张望。

  只见那侍女在小院门前止了步,四下观察了一番,抬手便推开了小院的门走了进去。

  不消一刻,那侍女又走了出来,向着来时的方向折了回去。

  霁寒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翻身下树,学着刚刚侍女的样子,一步不差的顺着侍女走过的路线,进入了小院。

  让他没料到的是,一进入小院便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嘶吼声,这声音竟让霁寒心脏开始剧烈收缩。辨出来声音的来源,霁寒伸手推开了房门,一股难闻的气味铺面而来。

  房间内光线很暗,破碎铺满了地面,门口的地面上还放着之前那个侍女送来的饭菜,角落里一个娇小的身躯,不停蜷缩颤抖着,嘶吼便是从那里发出的。

  霁寒眉头紧缩,踏入了屋内,灼热感瞬间铺面而来,熟悉的气味,让霁寒快速走向角落。

  汗水寖湿了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杂乱的头发遮住了原本清秀的面空,可那双血红的眼睛却清晰无比。

  此时的雪儿早已被灼热的疼痛占据,没了任何其他的感官。

  “雪儿!”霁寒心脏猛然一缩,俯身抱起在地上的雪儿,这一抱也让他知道了缘由。

  全身散发着灼人的热浪,跟他服用赤炎丹时一样。

  “好狠辣的手段,这丫头怕是要撑不住了!”魔恒冷冷道。

使出了第六槍,恐怖的槍威將千幻法身隱隱壓制住,高階玄帝的氣息毫無保留地綻放,讓千幻法身有些難以承受。

“起!”云逸加上靈氣層次,直接將實力提升到了高階玄帝的層次。

而有了更加強大雄渾的能量注入,千幻法身瞬間變得凝實,神光大放,甚至那銅鈴般大小的雙眼都睜的更開。

“真龍拳!”這還不止,云逸再一次施展真龍拳,這一次龍吟聲越發悠揚,猶如真龍本體在虛空中遨游,在空間里長嘯!

嗷吼!!

云逸出拳了,整個身體以右拳為核心,承載著真龍之術的精粹,一往無前。

叮!

尖銳刺耳的金石敲擊聲傳來,云逸的右拳在這一刻變成金黃色,猶如黃金澆筑一般,生生和長槍對轟。

嗷吼!

真龍虛影向前突進,靈氣所化的形體一口吞下長槍,真龍體內蘊含著一縷生死之力,這是云逸結合生死之力和真龍法術產生的新一式。

死之力繚繞長槍之上,迅速侵蝕毀滅持槍男子注入其中的神識,讓長槍和他失去聯系。

而生之力則加持于真龍虛影體內,讓一雙龍目張闔間便有崩滅諸天的威勢,令人心頭止不住驚駭震撼。

“噗!”

神識受創,持槍男子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氣息微微落了幾分。

“崩滅!”云逸抬手一揮,長槍直接化為一道光點,在真龍虛影體內湮滅崩碎,不復存在。

“怎么可能!”持槍男子瞪大了眼,嘴角抽搐,完全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一幕。

轟!

這時千幻法身殺到,身為靈氣凝結而出的法相,它可不會手下留情,萬千神臂直接轟向持槍男子,恐怖的威壓讓她身上的守衛鎧甲直接被撕碎,沒有起到絲毫防御作用。

砰!

巨響傳來,碰撞中心神光彌漫,千幻法神太過璀璨龐大,神光根本無法掩蓋他的軀體,

神華褪去,在戰場中心,只剩下了千幻法身傲然而立,萬千神臂盤于身后,好不威武。

“唉,都說了給你們退去的機會,偏偏要動手,何必呢。”云逸輕吐一口氣,很是無奈。

“葛武!”最強的那人雙眼赤紅,持槍男子不見了蹤跡,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尸骨無存!

仇明海霍地瞪向云逸,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云逸怕是已經死了千百次不止。

“小雜碎,你找死!今日縱使放棄破界法陣也要滅了你!師弟們,與我一同拿下這個小雜碎,為葛武師弟還有薛燁師弟報仇!”仇明海大喝一聲,語氣中殺意凜然。

仇明海已經打定主意,千幻城可以放棄,但云逸必須死!

這不僅僅是因為云逸殺了兩名萬帝山弟子這么簡單,從長遠來看,若是任由云逸繼續成長下去,萬帝山可以說永遠也不會有翻身的機會!

云逸的妖孽天賦讓他心里顫抖了!

“殺!”

仇明海的身影率先沖上虛空,他手臂一抖,一柄大刀出現,這柄大刀足有兩丈長,但是在他的手上卻顯得很協調,他好似天生就是個用刀的好手。

轟!

其他弟子自然不會怕死,今日能夠站在這里都是他們自己自愿的,他們所做的一切,不畏生死!

余下的六人全部騰空而立,將云逸包圍在中心,防止他跑路。

而隨著六人全部放棄了破界法陣,那桿破界梭一下子變得黯淡無光,沒有了靈氣維持,破界法陣直接失去了效果,甚至是法陣紋路都開始自主消散。

傅红雪垂下了头,看着自己手里为世上所有的财富,也不能填满”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袱……哦,不错,这里有个包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看一眼就死(第一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转神魔帝经

战袍染血

九转神魔帝经

李先僧

九转神魔帝经

西窗白

九转神魔帝经

小楊刚

九转神魔帝经

一伤二十八

九转神魔帝经

鸿蒙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