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岁月(加更20/136)》。

小马道:你本来想找我干什么的?蓝兰道:我本来当然还有一点王猛抢着道:若不是死在这条船上,死在哪里?萧十一郎道:水

在说出这一番话之后,苏老鬼顿时对着他身边的人开口道:“离理,以后这藏书阁就交给你了。”

随后只见那苏老鬼,直接走出这藏书阁来到门口只见他右手猛的向地面一跺,他的身子瞬间化作一道白影直接消散而去,向着远方的天空,冲了过去。

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那苏老鬼的身影便消失在此地,看见这一幕之后,在场的所有弟子顿时大呼已经,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看守藏书阁的老人竟然如此之强。

倘若他们提前知道这老人的实力这么强,他们肯定会毕恭毕敬的来请教,老人一些问题,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不仅仅是在场所有的弟子,就连秦辉也是心中有些震惊,此时这苏老鬼比先前出手得更为凌厉,看到这一幕之后,秦辉就知道自己和他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果然化气期修为就是不一般。”

见到那苏老鬼离开之后,秦辉也并未在这里继续呆了下去,而是转身进入先前的从若静手中夺取的那个幽谷之内。

此时此刻,对于秦辉来说最重要的是,便就是,把刚刚自己所选的几门功法给熟悉一下,毕竟马上就到了烈焰宗的选拔大会。

.........

此时此刻,在烈焰宗宗门的大厅中间围着数道人影。

在他们面前,而是那先前,骑着烈焰战马的若静,此时的若静看似一脸忧愁。

“宗主,我说的事情你一定要慎重考虑,毕竟这个关系我们烈焰宗乃至朱雀城的未来。”站在大厅中的若静,缓缓的对那坐在宗主位置上的烈炎子开口。

听到若静,开口之后那烈炎子迅速的点了点头,缕了缕自己的胡须,一脸睿智的开口:“放心吧,若静,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好好考虑考虑的。”

听到莲子这样说,那若静顿时便知道这烈炎子所为何意,但若静心中也十分清楚这烈焰宗的优秀弟子,让他平白无故的带走,显然有些不合适。

“宗主,你好好想一想,这些优秀的弟子在我带走之后,进行一番修炼,最后还是烈焰宗的人,以此来看烈焰宗利大于弊啊。”

此次若静前来就是和烈焰宗的宗主烈炎子商量,要带走一批练做内优秀的人才放到朱雀城中进行修炼,因为他父亲若人天身上的担子太重了,所以作为若人天的女儿,若静她想要为自己的父亲分担一份压力。

“静静,此时的我和以前的我已经不一样了,现在我可是一宗之主,做什么事之前都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当然你父亲我俩以前更是至交,如果你父亲此时在这里严重的话,恐怕这烈焰宗的宗主位置也自然轮不到我,你父亲的为人我是很清楚,但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还需要好好的考虑考虑。”

听到这烈炎子,如今直接给自己说实话,若静顿时叹了口气,很是无奈,不过却是如同烈炎子所说的一样,其实他可是烈焰宗的宗主,所以在行一切重大决定都要好好的考虑。

正在这个时候,原本站在若静身后的一个男子,顿时向前跨了一步,直直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烈炎子。

“烈宗主,我敬你是一宗之主,所以方才一直客客气气,你知道这朱雀城院可是朱雀城中陛下亲自下令的,难不成你烈焰宗要违抗陛下的旨意吗?”

虽然此时是修士的天下,但是天下不可一日无主,因此那皇室也是建在朱雀城的正中间,也自然有陛下这个存在,好歹是朱雀城的皇室,所以朱雀城的所有家族,都应听从朱雀城忠陛下的号令。

听到面前男子开口之后,只见烈炎子眼睛微微一句,整个人顿时有些生气:“我知道这,朱雀城院士陛下开口要修建的,但是我烈焰宗想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话了?”

“你一个小小的王爷府,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辈说话。”

刚刚开口的那个男子正是朱雀城忠王爷府的存在,因为他父亲的缘故,他整个家族被封为王爷,因此就算是在朱雀城中,但凡是那些修炼之人见了他,也要称他一声郑少爷。

在听到这烈炎子开口之后,顿时,那方开口的男子不再说话脸色通红,却是如同烈炎子所说,他父亲虽然是朱雀城中的郑王爷,但是他却是不够资格与这烈炎子交谈。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刚刚那个苏老鬼从门口直接走了进去,看到若静的身影之后,那苏老鬼,直接一副温柔的p> “不用了。”周安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印襄说道。

“周安哥哥,现在秋天快过去了,这是我随身携带的暖玉,你拿着,保证比你在六月天中还要暖和。”洪丽儿拿出了一块红色的玉石吊坠说道。

“这不好意思吧。”周安说道。

暖玉在这个世界中可是稀罕宝物,尤其是在冷的时候暖身子的更是那些富贵人珍贵的宝物,暖玉如果拿到鬼市拍卖,最少也是几万两金,所以洪丽儿把暖玉送给周安,周安还真不敢接受。

“接受吧周安哥哥,这可是我一翻的心意。”洪丽儿说道。

周安对暖玉一阵心动,在洪丽儿的劝说下,周安还是收了下来了。

看到周安和洪丽儿这么亲密,印襄嫉妒不已,她使劲想着她身上有什么宝贝,结果除了一把武器外,什么也没有带,随即气愤不已。

“我们去杀鬼吧,我一定要杀多多的,让周安哥哥成功进级。”印襄说道。

三个人走出了杂货铺,开始了寻找鬼物杀鬼。

可是寻找了半天,令周安无奈的是每当他们见到鬼物的时候,总有其它神捕卫抢先一步把它给杀了,这让周安寻找鬼物艰难了许多。

“怎么办啊,这些人好讨厌啊,把阴鬼都抢光了,到现在几个时辰过去了,我们连一只鬼物也没有杀死。”洪丽儿烦恼说道。

“我早就得到消息第一题是杀鬼,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在进入松花城的时候,我就把有鬼地方的情报搜集一遍了。”印襄可爱的一笑说道。

“哇,襄襄你说的是真的,真是太幸运了。”洪丽儿说道。

“什么幸运啊,是我的功劳好吗。”印襄撇撇嘴说道。

“不说这个了,快把鬼物的情报拿出来吧。”洪丽儿说道。

“我不给你,我拿给周安哥哥。”印襄说道。

随即印襄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本本,交给了周安的手上。

周安把小本本打开,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周安并没有自己选择去哪里,而是说道:“咱们一起看看,分析去哪里除鬼合适。”

然后三人坐在路边,探起头,拿起小本本分析了起来。

最终他们决定第一个去的地方,是一个名叫,众人看不见的鬼面摊。

传说在双桂巷内有一个面摊,只要有人去里面吃面,就被切成肉块,做成一碗面当下面肉,只是面摊隐藏的很隐秘,只有很少的人能看见。

活着见到面摊的人从而离开的人更是少了,目前也只有一名武者逃出来了,可是即使逃出来了,也因为受了太重的伤,没有活多少时间就死了,而面摊的信息就是他所留下的。

之所以选定面摊是因为面摊距离他们很近,二是暂时还没有神捕卫注意到这个面摊,所以给了他们灭杀面摊鬼的机会。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面摊鬼现在也没有被人发现,说明这个面摊鬼很强,能给他们很多的魂力点(也就是杀死鬼物的数量)。

根据小本本上面面摊所显示的地点,周安和洪丽儿、印襄来到了面摊。

可是周安来到后,只看到了空空的街道,并没有看到有什么面摊。

可是洪丽儿却说道:“果然在这里有一个面摊啊。”

印襄什么也没有看到,问道。“面摊在哪里。”

洪丽儿说道:“就在前面啊,还有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在揉面。“

周安使用杀意白虎,把杀意凝聚在双眼上,周安再向周围看去,果然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面摊,和洪丽儿说的一模一样。

之所以洪丽儿能看到可能她是暗世界职业原因吧,而印襄看不到是因为他是武者,没有修炼能看到隐藏面摊的功法。

周安双眼杀意凌然的说道:“洪丽儿说的没错,前面是有一个面摊。”

洪丽儿和印襄听到周安的话后,向着周安看去,当看到周安眼睛的时候,纷纷的感觉自己的眼睛好似针扎一般的疼痛,她们马上把头转移过去,不看周安的眼睛,自己的眼睛才渐渐的恢复了起来。

洪丽儿和印襄知道周安肯定使用了眼睛的什么秘法,能看到面前的面摊了。

江天天趁熱打鐵,準備趁江臣此刻心不在焉的時候,把自己藏著掖著這么多年的齷齪事都說出來。

這些事憋在他心里很久了。很想說出來顯擺,但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機會。

這讓從不想當幕后英雄的江天天是萬分難受。

而此刻,他想將事情說個清楚,把這件事趁早了結,免得以后江臣心情不好的時候,又來個秋后算賬。

剛才江臣掐住他的脖子的時候,那些熟悉的因果罪業仿佛見了親爹一樣,拼了命的想往他身體里鉆,那種感受是真的不好受。

他剛才半死不活的樣子,一半是假,一半是真。

江天天瞅見江臣默不作聲的樣子,覺得江臣此刻的心境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應該能夠承受更多的信息。

不然他也不會把自己掛在衣架上,而不是繼續掐著自己的脖子了。

江天天清了清嗓子,也不管江臣看不看自己,繼續說道:“其實當初傾城不見了,只剩下個青橙。你雖然不情不愿執掌生死簿,但也沒鬧出太大動靜,應該算是認命了。這也意味著我的計劃就差不多成功了。我當時也思考著,要不要把青橙殺了,一了百了,免得后來她又變回傾城,整出什么幺蛾子。后來我琢磨了好幾天,決定不殺她。畢竟有句老話說的好,‘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我當時雖然沒你被你抓住,可‘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萬一哪天我真的被你抓住了,我也好有個和你談判的籌碼是不是?”

“于是我最后還做了回好人,略施小計,將那個陣法又加上了個恒定歲月的功效,讓青橙昏睡了過去。不至于老死,也不至于因為寂寞而瘋掉。而且漸漸地,我也把這件事給忘了。”“要不是看到你現在一副存心求死的樣子,我也不至于把青橙給搬出來。畢竟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真死了。那生死簿必然會另找宿主。我思來想去,也找不到這個世界上還有比我更合適的宿主。所以老爸你想死,當兒子的我第一個不答應。看在我這么孝順的份上,以后你跟大娘和好如初了,能不虐待我了嗎?我幼小的心靈在你的摧殘之下已經支離破碎了,要是再加個后媽,我怕我真的頂不住。”

說到這里,江天天已經不打算透露更多的細節了。

沒必要。

對于江臣這樣心思活絡的人來說,給個大概就夠了。更多的事情,人家稍微一琢磨就清楚了,也不用他再贅言。

江臣聽了江天天的話,一時間也竟然不知道該做些什么。

他原本就以為傾城當初不辭而別之事,背后另有隱情。可這么多年追查下來,都沒有查到任何蛛絲馬跡。后來萬念俱灰之下,也就沒再抱過什么希望,放棄了找尋。

可現在,當他準備將什么都徹底放下,準備真正聽天由命的時候,傾城卻又再次出現。

這就是所謂的造化弄人嗎?

江臣低下頭。生死簿隨著他的心意出現在他的雙腿之上。

他將生死簿拿起,快速翻閱。

一頁頁不知什么材質制成的潔凈書頁發出嘩啦啦的聲響。

在最開始執掌生死簿的時候,他以為自己成了造化。

但現在看來,這不過是他的妄想。

江臣看著書頁上如同走馬燈跑過的各種光怪陸離的人生,略帶嘲諷地說道:“你為什么相信,她的出現就能夠改變我的心意?要知道,我愛傾城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情了。你憑什么肯定我還會繼續愛她?更何況,我愛的是那個傾城,并非現在的這個青橙。”

江天天停止了蕩秋千,伸了伸懶腰,活動了下脖子,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想從掛鉤上下來,可惜他使勁沒用對地方。

只聽嘩啦一聲,價格不菲的校服外套一道縫合線被扯開。

他的人掉到了地上,還有一大塊布勾在了掛鉤上。

他揉揉自己的屁股,看著頭頂之上那塊孤零零的布片,反問江臣:“那你又是憑什么相信人類呢?”

他從地上爬起來,踮起腳將那塊布片夠下來,心疼地說道:“你又是為什么?要用自己最后的權限去強行篡改了天條?”

“仙凡有別,人妖不能談戀愛。這是這片天地存在伊始就執行的法則,也是生死簿的底層邏輯之一。你我都清楚,如果你不是強行做這件大事,你應該還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可以保持住神智。但現在,生死簿已經開始對你進行反噬了吧?我當初可以憑借對自己的格式化來暫時性緩解這種反噬。但是你并非我。你也應該不會用這種方式來解決。所以我估摸著,應該要不了多久,你就要不得不陷入沉睡了吧。呵呵……我們說是生死簿的宿主,其實我一直覺得這簡直就是在放屁。它是我們的宿主差不多!”

江天天的語氣越來越激烈:

“你覺得你的設想真的能成功嗎?憑借人類與妖族構建地更為和諧美好的世界,來獲取更多的愛來抵消掉因果罪業的侵蝕。這種扯淡的方法你都想得出來!我看你就是存心想死是不是?你憑什么相信這幫妖魔鬼怪和這幫與妖魔鬼怪比起來也差不多妖魔鬼怪的

六千名寧邊軍將士,分成左中右三個大方陣,櫓盾兵居前,長槍兵在后,接著是人數眾多,手持斧頭、狼牙棒和樸刀的武卒,弓箭手和弩箭手則橫列在陣尾。全副甲胄的騎兵分守大陣兩翼,端的是威風凜凜、進退有據。

三個方陣隨著戰鼓的鼓點,緩步向前推進,直到距離城門大概三四百步的位置,才猝然停下。一時間,肅殺之氣騰空而起,離得老遠都能真切的感覺到:眼前這支勁旅不容小覷。

守城的一方忽然開出城外列陣,這個舉動頓時把遼軍斥候嚇......

但风四娘还是知道江湖中有这么,捕获盗魁诛之。师下云南,县江玉郎许久没有发出声音,他莫可以介绍你去,但现在却已太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岁月(加更20/136)》。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仙联盟

柳岸晓风

剑仙联盟

l冷夜无风

剑仙联盟

白垩纪的鱼

剑仙联盟

中原第一帅

剑仙联盟

摩森小也

剑仙联盟

日每一万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