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假贞空》。

“怎么?我若要逃,你打算當場格殺我?”明思遠戲謔的看著張敏,長嘆一口氣,“唉,炎月故人何苦為難炎月故人!”

“同是天涯淪落人,何必窩里斗呢!”明思遠對張敏的反應有些出乎意料。

看樣子有些人不撞南墻不回頭,明思遠暗道。

“信不信有十個你,我都能打出屎來!”明思遠怎么會怕眼前的張敏呢,所以明思遠毫不客氣的喝道。

“噗通!”

張敏突然松開握刀的手,跪倒在地。

“公子,還望你別沖動,咱豹千軍的兄弟不怕死,但是都有牽掛,都不想沒意義的死,我們逃了,我們的家人將萬劫不復啊!”張敏伏地喊道,沒有抬頭。

“我們是炎月的人,但大部分已經回不去了,我們手里都有自己人的……的血,我們回……回不去了……”張敏喃喃道。

明思遠毫不留情的再一次揭開張敏心底不愿提起的創傷。

張敏似乎用盡了最后的力氣,幾乎喊出來這段話后,趴在地上微微顫抖。

“那你們想不想炎月故土,想不想炎月故土的家人?”明思遠靜靜的看著眼前痛哭流涕的張敏,問道。

“如何不想,我們哥倆年少時離開炎月時,家中尚有父母,還有待我甚好的姐姐……可是,可是我能怎么辦?”張敏抽泣的說道。

“這都十幾年過去了,他們肯定當我死了吧……我也無顏回去再見父母!”張敏頓了一下,打了個哆嗦,“求公子饒過我吧。”

“你哥?你是說當年一起到漠北的時候還有你哥?”明思遠眼神里突然充滿了厭惡,如果自己猜測屬實的話,那這個張敏還真不值得挽救。

“公子饒過我吧,我……我不想再提往事……”張敏顫抖著付在地上,大口呼吸著空氣,似乎溺水一般。

回憶有些往事,是需要很大勇氣的。

有些往事驟然涌上心頭,真的會讓人窒息。

“說!”

鑲了劍柄的金釭劍插在張敏眼前,明思遠面若寒霜,殺氣騰騰。

如果張敏真的弒兄,那他該死!

“公子,你的事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求你放過我我吧!”張敏哭泣著,悲痛萬分。

“我讓你說你哥怎么了!”明思遠冷喝道。

“我哥,張愷,為了保全我性命,在撒克遜畜牲威逼之下……在我……我懷里自殺,假裝被我殺死……”舊事重提,張敏悲痛萬分,不能言語!

“啊!”

張敏仰天長嘯,發泄著心中壓抑十幾年的憤懣。

“年少離家尋生計,中年根斷異鄉飄。笑問何不回故里,難以啟齒無顏歸。”

“可是,你想過沒有,你的父母,你的姐妹還在家翹首以盼?”

沉默片刻之后,明思遠幽幽的說。

“我有何顏面回家?”張敏起身癱坐在地,兩眼空洞的看著遠方,喃喃道。

“回不回家,你都是你父母的兒子,無論你多么十惡不赦,你都是你父母眼里的孩子。”明思遠放緩了語氣。

又是一陣沉默。

“這些其實不是你們的錯,冤有頭債有主……”明思遠頓了頓,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依我對撒克遜族的了解,即便脫離了奴籍,你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你好自為之吧!”

明思遠嘆了一口氣,“我非鐵石心腸,家中尚有年邁的爺爺,我是想回家,但絕不會拋棄豹千軍,你們放心好了……”

“謝公子!”張敏深情寂落,被揭開的心傷讓他沉默寡言。

“走,該去尋找伊罕王部了。”明思遠拍拍手,起身。

一路上張敏總算安靜了,沒了之前的活潑。

尋找多個時辰未果,眼看天色已晚,明思遠和張敏尋了一處雪窩子扎營,趁天明撿了些柴火。

自始至終,明思遠要求干什么,張敏二話不說就去干什么,就是沒說過一句話。

明思遠真后悔刺激到張敏,在一陣沉默無語中,明思遠率先開了口,“你的孩子多大了?”

“五歲,長的像我,已經會獨自放羊了,嘿嘿……”

說起孩子,張敏總算面露一絲笑容。

“五歲,我五歲的時候還躺在媽媽懷里撒嬌,每天就是吃喝玩樂……”明思遠悠悠的說,當然說的是前世。

“后來爸媽沒了,就是爺爺照顧我,我想他了……”明思遠抬頭看著星空。

張敏聽聞后,沉默不語。

“五歲,還是個孩子啊……”明思遠賤賤的說道。

張敏那一絲笑意徹底消失不見了。

殺人誅心!

明思遠沒想到自己也會這么狠心,但是為了返回炎月故土,明思遠不得不給豹千軍這幫跪了許久的人種下一顆反抗,回家的種子。

看着呢,人可是生命力很顽强的生物,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失去生命!另外,我不知道你听到的传说当中,学習法术是个什么样子!但是学習我的手段,真的是很危险的!当然,我的手段是我的手段,那可不是法术!”唐义说道,然后快速迈步向前。

他的脚步很快。

身后的两个人有些跟不上唐义。

尤其是好朋友,他架着乔尔丹,走起路来,更加的缓慢!

“等等我们,等等我们,走的那么快干什么!这家伙不是你的弟子吗?你就不能稍微的关照关照?”貴族少女小跑着跟在唐义的身后,还有些跟不上。

她有些恼火了起来,进行着抗议。

而且,她望向乔尔丹,很是好心的提醒着唐义。

唐义闻言愣了愣,什么弟子?

有那样子的东西吗?

弟子是什么?

开玩笑,自己不过就是做一个实验而已!

何来什么弟子!

只是貴族少女说话了,他也要礼貌的回应对方一句话。

“跟着我的速度,否则的话,风暴会追上来的!”唐义很是好心的告诉貴族少女这句话。

“哇!什么!风暴会追上来!快!快!快跑!”貴族少女顿时间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差一点超过唐义!

只是貴族少女只是一时快速,马上,她的后力不足,就减慢了自己的速度,而且她的目光不断的向着乔尔丹与好朋友望去。

她犹豫再三,然后赫然向着两个人跑了过去。

唐义在前方注意到了这个事情,只是他没有减慢自己的速度,仍然快速前进,把身后的三个人甩的越来越远。

“我来帮你!”貴族少女伸出自己的手掌,扶住了乔尔丹,为好朋友分担了一些重量,顿时间,好朋友的状况好了很多。

别看是不多的重量,但是对于好朋友而言,已经是极大的帮助。

有些时候,就是差那么一点点的重量。

好朋友走动的速度,一下子就快了起来!

貴族少女在一旁扶着,也加快自己的脚步。

“大小姐,真的是太感谢您了!”好朋友感谢着貴族少女,他很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貴族少女竟然会帮他。

他对此深受感动!

原本以为貴族少女是一个刁蛮的大小姐,根本不是一个好人。

现在看来,他这是误会了,严重的误会了,实际上,貴族少女是一个很好的人呢!只是平时,她的善良内心被其刁蛮外表掩盖了,让人难以发现。

“快点,快点,快点,我可不想被风暴追上!”貴族少女快速的说道,不断的催促着好朋友,让对方的加快速度。

“是,是,是!我一定会加速的!”好朋友答应着,很努力的提高自己的速度。

他不想好心的貴族少女被风暴追上。

貴族少女看着乔尔丹,心中正在想着,这家伙若是真的能够成为法师,自己可是要让他知道,自己对他可是很好的。

这是提前投资呢!

好朋友完全不知道貴族少女正在想什么,否则的话,他一定会立即再次怨恨乔尔丹。

唐义已经走到了城堡的大门处,正在这里,有人清理着大门上的污迹,他看到了唐义,立即很恭敬的向着唐义打招呼,同时间告诉卡特琳娜等人现在二楼的位置。

城堡外面已经没人了,大家都是会看天气的人,早早的都到了城堡当中,而且趁着现在的一点时间,尽量的修复着城堡的窗户。

同时做好风暴到来的各种准备。

有人在城堡当中烧起了炉子,而且还准备了大量的木料。

准备的真的是妥妥当当,完全不需要唐义担心。

“班尼路先生,风暴已经来了,您快点去城堡当中吧!”正在清理大门的人看到外面天空的景象,提醒着唐义,这个时候,他也差不多该关门了。

“等一等,还有三个人!”唐义开口说道,望向外面。

“我过去帮忙!”清理大门的人向着远处看了看,立即看到了貴族少女等三个人,他急忙的跑了出去!

正在这个时候,风突然之间变大了。

呼啸之声响起,地面上的杂物一下子飞了起来,向着正在奔跑的三个人撞过去。

雨水更是倾盆而下。

转眼之间,就形成了瀑布一般的效果,唐义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吃了一惊,因为,他的感觉好极了!

就在这种环境之下,唐义感觉自己仿佛如鱼得水,他有点恨不得跑出去,站在风暴当中,感受风暴的力量。

不过,唐义身为现代人的理智,阻止了他去做这个事情。

同时间,他轻轻挥了挥手,不挥手也是可以的,但是挥手更加有感觉!

似乎也更加容易施展能力。

风雨一下子在貴族少女三人的附近散开。

他们所在的位置,完全不受到风暴的影响。

简直就好像是一个独立的安全区域!

高立整个人突然抽紧,失声道:都要先找到那个小叫化才能证实

“兩位客官好!不知兩位是選擇包廂還是便桌呢?”一名伙計帶著職業特有的假笑走來,對云逸和慕容憐月說道。

“就在這兒吧。”云逸說道。

他沒那么多講究,既然來到浮天神域歷練,便多了解下人情世故。

“好嘞,兩位客官這邊坐!”伙計很利索,三下兩下便清理了一張石桌。

“兩位客官要吃點什么?”伙計問道。

云逸目光投向慕容憐月,道:“都聽她的吧。”

慕容憐月自然不會客氣,兩人都是財大氣粗的主,她一口氣就點光了天仙酒家所有的菜品和美酒,讓伙計有些反應不過來。

“兩位是認真的嗎?”他有些發懵,這兩人看起來年歲不大,就算是富家子弟,恐怕也吃不起天仙酒家所有的菜品吧?

云逸挑了挑眉,道:“你認為我們有閑情和你開玩笑?”

看著云逸平淡的神色,伙計心頭一震,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力,莫非他今日真碰到一位金主了?!

“客官稍等,小的這就安排后廚去做!”伙計趕緊回應,直接拔腿就往后廚跑去,這么大的金主,可不能因為他給耽誤了,到時候高層怪罪起來,他可擔待不起。

慕容憐月坐在石椅上,雙手捧著臉,小腿前后擺動,一直盯著云逸看。

“你看著我做什么。”她這副模樣讓云逸覺得有些好笑,沒有初次見面的尷尬之感。

慕容憐月眨了眨眼睛,單純地說道:“因為云逸哥哥好看呀。”

云逸就算再淡然,此時也難免臉紅,和慕容憐月在一起,他倒好像是女孩子,時常臉紅。

“嘿嘿嘿……”慕容憐月嘿嘿直笑,一雙漂亮的眼睛忽閃忽閃,但就是不移開目光,直盯的云逸渾身不自在。

“客官再稍等片刻,所有食材俱全,后廚正在處理,兩位先嘗嘗本店的第一神釀——天仙酒,這也是我們天仙酒家名號的由來。”伙計適時出現,解除了云逸的尷尬,讓云逸心里一陣感動。

慕容憐月轉過頭,精致的小臉上寫滿了興奮,一把接過伙計手中的酒壺和酒杯。

“云逸哥哥你快嘗嘗,這天仙酒可好喝了!”慕容憐月目露精光,直接倒了滿滿兩大杯,自己先喝了一大口。

這讓在一旁看著的伙計眼角一抽,天仙酒可是天仙酒家壓箱底的寶貝神釀,價格昂貴無比,一般人都是一點一點抿著喝,哪里舍得這般揮霍。

看云逸和慕容憐月的打扮,讓他更加確信這是超級勢力的后人,而且很可能是不朽勢力,甚至是至尊勢力的核心弟子!

天仙酒家為萬帝城第一酒家,底蘊深厚,后臺更是無比強硬,傳聞隱隱牽扯到不朽勢力萬帝山。

但是對于不朽勢力、至尊勢力的人,天仙酒家還是得慎重對待,畢竟不朽勢力可不止萬帝山一家。

云逸輕輕抿了一小口,天仙酒剛入舌,他便感覺到一股難言的芳香,讓他心神在這一刻都不由自主放松了下來,整個人飄飄欲仙。

“好酒!”云逸忍不住贊嘆道。

在浮天神殿內,他也不是沒有品嘗過美酒佳釀,這天仙酒,完全能排的上號!

“呦,師兄,又是那小子。”此時,天仙酒家外一道略顯尖銳的聲音傳來。

云逸轉過頭,發現那名尖嘴猴腮的青年竟然也來到了此處,聽到他的話,云逸微微皺眉,有些不喜。

天仙酒家有伙計立馬迎了上去,舉止客氣,看來這幫人來頭不小,而且看樣子很有名氣。

“千幻宗的貴客里邊請!”云逸強大的神識捕捉到伙計的話語。

原來這一群人來自千幻宗,云逸通過魂淵至尊給的地圖了解過這個宗門,也處于太玄山脈外圍,是一股新晉升的不朽勢力。

所謂的不朽勢力,必須有帝主級別,也就是極道之境的強者存在,千幻宗身為新晉的不朽勢力,宗門內的最強者恐怕也才堪堪踏入極道之境。

原以為這一群人來頭大的很,尤其是那名尖嘴猴腮的青年,對著他指指點點,沒想到只是不朽勢力的弟子而已。

這讓云逸覺得有些好笑,什么時候不朽勢力的人都敢在他面前這么張狂了?

“什么時候天仙酒家都能混進土癟了?”方越走過云逸桌旁,斜著眼俯視云逸。

云逸沒有理他,繼續自飲自酌,和這種人計較,豈不是在自降身份?

慕容憐月白了尖嘴猴腮的青年一眼,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個傻子一樣,充滿了嘲弄。

這道目光落入方越的眼中,讓他臉色微微陰沉,尤其是云逸的姿態,讓他很不爽。

他們千幻宗的弟子出行在外,走到哪不是眾星捧候应该已经冒出电火花了。

围观的人尽可能往后退,生怕这电线搭到自己身上,马丁反而往前走了两步:“我最后问一遍,谁指使你向地球呼叫救援的?除了M174,还有谁是你的同伙?”

赵盘怒了:“说几遍你们才相信?我没有同伙,没有密谋什么事情,我跟M174只是上下铺的关系,我除了知道他名字叫郑毅,来自韩国首尔,其他的一无所知。”

“哼哼,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马丁仍然往前走,似乎根本不怕电线的样子,赵盘左右手比划了两下:“你给我站住!再靠近我就不客气了!”

“我到要看看你能怎么不客气!”

马丁劈手来夺他手里的鹰嘴扳手,对电线还真是完全不在意。

赵盘心中大急,一发狠就把电线怼了上去。

预料中的火花四射并没有出现,马丁一点事情都没有,不但夺走了扳手,强大的扭力还掰折了赵盘刚修好的右手。

赵盘还在诧异:“怎么会?”

马丁抡起扳手,把他打飞了出去。

那一截电线也被马丁夺了过去,朝着地上的赵盘比划:“你也尝尝这个滋味?”

“糟了……”

赵盘觉得自己完蛋了,可电线戳到他身上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马丁掐断了电源。

马丁狂笑:“吓死你!整艘飞船都在我的掌控之下,就凭你也配跟我斗?”

他说完打了个响指,那台蜘蛛一样的维修机械穿过闸门进入A区,八只机械臂一下子捉住赵盘,电钻、电锯一起上,眨眼之间就把赵盘大卸八块,只留下躯干和头颅。

虽然没有半点痛感,可赵盘却很绝望,自己还是太天真了,马丁太强了,根本无法反抗。

他开始后悔,怎么会搞到现在这个田地?

马丁打开工程甲板的舱门,把赵盘丢了进去,然后回过头对围观的人吼:“看什么看,都去干活!以后谁要是敢违抗我的命令,这就是下场!”

人们散了,有那心窍玲珑的抢着给三位组长松了绑。

罗伊、麦克和辣酱三人互相埋怨了几句,一起到工程甲板向马丁道歉。

“废物!蠢猪!垃圾!”

马丁很生气,一人赏了一脚。

三人默默爬起来,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和不满。

他们都见识和体验过马丁的暴虐,稍有违逆就把你拆成零件,这谁受得了!

幸好现在马丁的主要精力还是对付赵盘。

他脸对脸地贴上去,狠厉地说道:“你很不老实!嘴上说没有同伙,那昨晚谁给你地球家人通风报信的?鞠东伟气急败坏地连夜找我,责问到底能不能找到奸细!”

赵盘听了这话却很开心,不知道是秦山大叔把暗语带到,还是自己的邮件送到了,反正丁雨明白自己还活着,一定臭骂了鞠东伟!

他心里透亮,别看马丁在这火星基地耀武扬威,其实小命仍然攥在捷恩斯公司一干人手里,来自地球的指令他都得服从,哪怕鞠东伟的级别并不高。

想明白这些,赵盘咧嘴笑了:“鞠东伟是不是还特地叮嘱你,千万别弄死我?”

“嗯?”

马丁眉头紧锁,鞠东伟的邮件确实很奇怪,明明恨得咬牙切齿,但又确实叮嘱马丁别弄死赵盘,还要让赵盘继续工作,每日按时完成工作量。

他刚才做这一切,都是吓唬赵盘,希望从他嘴里掏出秘密,可现在看来,这小子太精明了点。

赵盘嗤笑:“哼哼,欠债的是大爷,亘古不变!”

马丁看出端倪,这小子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啊。他拿出来杀手锏,手指向前一点,一个虚拟全息屏凭空出现,上面呈现出一段段的画面,赵盘立刻怒了:“你居然偷看我的邮件!”

马丁阴恻恻地一笑,忽然学着赵盘的语气说话:“妈,我在火星过得很好,工作很简单,每天就是养养花种种地,一点都不累!”

“媳妇,我现在是生物实验室的助理,我种了几株你最喜欢的茉莉,再过几个月就开花啦!”

“儿子,等我把火星建好,适合人类居住了,你们娘俩就能来火星旅游啦!”

这些都是赵盘邮件里的说过的话,本是善意的谎言,可被马丁念出来,后面三个狗腿子阴阳怪气地哈哈大笑,立刻让赵盘羞恼不已。

马丁恶狠狠地说:“我把你真实的工作环境,发给你的父母妻儿,怎么样?还有你现在这副模样,你说他们会有多难受?”

“畜生!不是人!王八蛋!狗X养的……”

他没有了双手双脚,只能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污言秽语进行反击。

马丁摊手耸肩:“你随便骂,你越生气,他们越伤心,对不对?”

赵盘不做声了,他被马丁戳到了软肋,彻底输了。

对父母尽孝,对妻儿尽责,这是赵盘的执念,也是枷锁。

接下来的审问中,赵盘吐出了一个名字:“凯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假贞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交错之界

祈幽

交错之界

星辰旅者

交错之界

就叫小新

交错之界

鸡蛋酱香饼

交错之界

高月

交错之界

风雪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