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兽镜(四)》。

他慢慢地走过去对每一件兵刃都可是不到半年,就因为偷了他三

沐白玨果真還是向夏伊墨投誠了,然而這互相猜忌的兩人抱團并沒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文殊菩薩終究也只是人,沒有大手一揮便滅敵百萬的能力,哪怕手眼通天,把鄭瀚洋的兵力部署清晰地告知了夏伊墨,依然沒什么太大作用。

就像是告訴一個常人,你惹怒了風神秀,他在多少年多少月多少日,走什么路線到你面前,用什么兵器以什么招式殺你,你就算知道得一清二楚,也根本無力抵抗。雖說韓國和鄭國的實力還沒有懸殊到這個地步,但面對鄭瀚洋的浩蕩雄師,韓國已經離滅國不遠了。

尤其是先前沐白玨仗著有文殊菩薩提供的情報,攻陷了鄭國不少兵力較弱的城池,希望能借此對鄭瀚洋形成掣肘。如今那些城池悉數吐出,除了虛耗兩國國力之外,并沒有給任何一方帶來利益。

武夫畢竟是武夫,根本不懂什么是戰爭!

沐白玨這樣想著,根本沒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文殊菩薩只是給他提供了情報而已,這些情報怎么用都是他自己一拍腦袋想出來的,根本怨不得別人。

夏伊墨也好不到哪去,接受了沐白玨的投誠后,一整個冬天的和平讓她感覺到有些飄然。但是開春之后,城池一座接一座地淪陷,根本不給她任何喘息的機會,如今韓國包括國都在內,一共只剩下了六座城池,早已不配位列海角域十三大國。

國土淪陷到這般境地后,夏伊墨反而生出了一股壓力變小的錯覺。畢竟她和沐白玨留存的所有兵力都收攏到了這六座城池,鄭瀚洋兵力再多,那也只能一波一波地上,更多的兵力只能在一邊干看著,沒有進攻的空間。

最后這六座城池也就變成了韓國最難啃的一塊骨頭。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六座城池抱在一起勉強能做到自給自足。鄭瀚洋是一代梟雄,但也做不出來在幾條主干河流投毒的事情,局勢就這么一直僵持著。

李衍已經偷摸回到了韓國,在往飛騎軍的方向趕去。鄭國的兵力已經折損了五成以上,飛騎軍能不斷得到兵源補充,沒有并入其他軍,主要還是因為在對韓戰爭中打下了太多勝仗。

鄭靖良這段日子來身經百戰,在大郎、二郎、凱文三兄弟的掩護下多次沖鋒陷陣,早已折服了飛騎軍上下。一般的皇子參軍,更多還是躲在后面吃好喝好,等戰事一了撈走軍功。而鄭靖良是實打實地上陣殺敵,手臂、大腿上早已滿是傷痕。

鄭瀚洋放心讓他上陣,也是知曉鄭靖良獲贈了一件貼身寶甲,曾經有一次硬扛了對方元嬰期中期將領的一槍直刺,鄭靖良只是受了點不算嚴重的傷,休養了四天便痊愈了。

鄭瀚洋甚至暗中將鄭壽昌調入飛騎軍中,偽裝成了一個步卒時刻護著鄭靖良。這場仗已經接近尾聲,他準備吞并韓國后傳位給鄭靖良,然后便開始安享晚年,所以鄭靖良絕對不容有失。

“晴月先別沖動,那錢森崇雖說確實被天命傷得很重,但實力也是實打實的玉花境中期啊。”鄭靖良攔住了秦晴月,生怕他一時沖動就去找錢森崇拼命。

秦晴月回到飛騎軍后,最大的愿望就是舍命戰上一場尋求突破,艾青同樣如此。面對著已經重傷的錢森崇,他們眼中直放綠光,興奮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要不是鄭靖良一直攔著,說不定早就沖上去叫陣了。

“莫要著急,我們這邊穩住就可以了。皇上那一路只要破城,錢森崇這邊就不攻自破了。”李衍不在的日子,何大刀沒少給鄭靖良出謀劃策。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多年的黑道經驗讓何大刀做出了最為穩妥的判斷。

如今韓國僅剩的六座城池緊密相連唇亡齒寒,鄭國主力大軍在鄭瀚洋手中,他那一路只要破城,韓國基本就可以宣告覆滅了。飛騎軍要做的只是牽制住這一方的兵力,不讓韓國有機會騰出手對付鄭瀚洋即可。

“我知道錢森崇是玉花境中期,但他受傷了啊。”秦晴月迫不及待道,“讓我們倆試一試吧。你知道的,等他回來了,絕對不會允許我們去拼命的。”

“他”指的正是李衍。確實如此,李衍若是知道兩人膽大包天想要挑戰錢森崇,怕是會搶先去把錢森崇給殺了,不給二人留下絲毫涉險的機會。李衍對朋友的關心實在近乎病態,只是他本人一直沒有意識到而已。

“要不……靈兒你也一起吧?”鄭靖良知道這次怎么也推脫不下去了,試探性問蘇靈兒道。

“行,我去掠陣。”蘇靈兒笑著點了點頭。

“殿下你……”何大刀見鄭靖良口風松動,嘆了口氣道,“那明天一早整軍列隊守著,有危險你倆就馬上回來,錢森崇不敢一個人追過來的。”

“要么他死,要么我倆死,沒別的可能。”艾青掰了掰拳頭,目光中戰意涌動。

……

飛騎軍大清早整隊進軍,讓錢森崇感覺有點不妙,也連忙布置好邊防嚴陣以待。

他這邊得到了確切的消息,鄭國還活著的供奉里面,孫明誠、洪豫章、包樂足一直都跟在鄭瀚洋身邊,孫興道、段齊中、夏承也都在其他軍中。

那個傷了自己的邪王應天命上一次出現是在鄭瀚洋身邊,現在多半不在飛騎軍中。飛騎軍到底有何底氣出兵,按理講應該沒人能出來叫陣才對。

當錢森崇看到秦晴月和艾青站出來的時候,一股怒火自心中燃起,厲聲道:“兩個玉花境都沒到的小子,不得不說你們很有天賦,但天賦不是你們叫囂的資本,滾吧,叫應天命出來!”

“大队长!”

燕飞急忙想要起身,但是被任炼拦了下来。

“现在是休息时间,哪有那么多的规矩,放松一些!”

说着任炼竟然和燕飞并肩席地而坐。

“大队长,您怎么还没有休息啊?”

“我起来查夜,见你一个人在这里就想过来和你聊聊!”

回应了燕飞一声后,任炼向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和我聊聊?聊什么?”

燕飞不解,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聊聊你接下来即将面对的任务喽!”

“啊?这么快又有新任务了?大队长你放心,我保证完成!”

听到了任务两个字,燕飞又开始兴奋了起来。

“任务是有的,不过不是什么新任务!秦诗晴依旧还处于危险之中,我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告诉你,明天你就可以回金州继续去完成这个任务了!”

“什么?不可能吧?徐英华已经死了,难道还有人想要秦诗晴的命吗?”

听了任炼的话后,燕飞那颗激动地熊心脏立刻又恢复了平静。

“当然,不然的话我让回去干什么?虽然徐英华以死,但是作为将军手下的一名得力干将,将军怎么可能会让他就这样白白的死去呢?他一定会动手一切手段来报复你们的。你是因为秦诗晴的事情才调查徐英华的,那么将军也极有可能会像秦诗晴下手。她们这些亡命之徒什么事情都能赶出来的,为了她的安全,我也只能让你再回到她的身边了!”

还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当燕飞和那名邻国少校军官的谈话时,他就担心将军会因为位徐英华报仇而牵连到秦诗晴,不想又被燕飞给言重了!如今的秦诗晴跟他的亲妹妹无异,自己亲妹妹有些危险,那么燕飞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理呢!

“队长,我天亮就走!”

“好!不过这次你面对的对手可不是徐英华这样的小角色了,一点要多加小心才行!”

见燕飞痛快的应了下来,任炼又提醒了他几句后便转移了话题。

“我听说你在金州还发展了自己的一个小势力,这次能查到徐英华他们应该出了不少力吧?”

“是的队长!那几个人都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十分可靠。这次徐英华的事,没有他们我是不可能这么快查出来的!”

燕飞实话实说,丝毫没有埋没陆子韬等人功劳的意思。

“嗯!你在金州的身边能有这么多的朋友帮忙,这样我也就放心了!记住再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不要独断独行,多听听他们的意见,也许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任炼说完起身离开。

燕飞知道任炼这是在教自己怎么做事,感激的看了一眼的他的背影后便好了自己宿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天色见明,杨雄三人依旧还没有醒过来。燕飞无奈也只能换上了便装,背着自己的背包离开了宿舍。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是燕飞最喜欢的方式,他最难以忍受分别时候的不舍了。当他走出宿舍楼时,一辆军车已经等候在那里。显然应该是任炼安排送燕飞到车站的。

……

说来也巧,这次燕飞回金州乘坐的列车竟然还是那趟和董欣悦偶遇的那趟列车。不过不同的是,这次车上有很多的空座位,整节车厢基本没有什么人。

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燕飞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外面的慢慢倒退的景色。他喜欢这种感觉,甚至他的心中还萌生了一个想法,等到他什么时候退伍后就一个人坐着火车游遍全国。

“天啊!燕飞怎么的回事你?这……这也太巧了吧?”

一个接熟悉的声音出现,燕飞急忙收回心神定睛一看的竟然是董欣悦。

“这确实是太巧了,我怎么每次做这趟列车都会遇见你呢?你该不是跟踪我吧?”

“少在这臭美了,本大小姐才不会那么无聊的跟踪你呢!我坐这趟列车因为我的奶奶住在这里,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过来看看她,所以才有又遇到你的!”

听了燕飞的话董欣悦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燕飞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虽然便有开始开起了玩笑。

“诶!对了,这次你的身边没有跟着保镖吧?”

“呵呵……本事来有的,但是我看到了你就把他们打发回去了。有你在可比那些保镖在身边要安全的多呢!”

知道燕飞是在开玩笑,董欣悦自然也不会示弱。两人就这样一句我一句开着玩笑一直聊到了下一站。

这个车站上车的人很多,燕飞出于自己职业的敏感,每个经过他身边的乘客,他都会仔细的打量一番。

“喂!燕飞,你在看什么呢?是不是有坏人?”

董欣悦见状脸色有些恐惧的问向燕飞。

她是彻底的被坏人给吓怕了,尤其看见燕飞的眼神不住扫过每个人,她还真的以为又有什么坏人了呢!

“呵呵……哪里有那么多的坏人啊!我不过是习惯了而已,要……”

燕飞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十分轻松地表情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因为他看见在上车的旅客中,一名头戴棒球帽。挡住了大半张脸的男子十分的可疑,而且燕飞竟然冥冥中感觉到这男子应该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面上微露出一丝狂做的光芒,灯光如豆,屋子里阴森并潮湿,

三个人在礁石群里肆意捕捞虾蛄,有时看见其它种类的鱼虾,也会顺手捞起。

不一会儿,两个大木筐的底下就铺了薄薄的一层海鲜。

这效率,放在现代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渔民!

“老大,这边都快被我们捞完了,我们换个地方吧。”阿棍光點在鏡框內閃爍,“羅仱”。

男子陡然起身,“他在哪?”。

女子抬手阻止男子說話,再次點了下鏡框,發出嬌笑,“羅老二,我就知道你沒事,怎么,舍得回來了?呵呵”。

羅老二聲音傳出,“姐,別開玩笑,老弟差點死了”。

“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兽镜(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窃时之旅

啦噜

窃时之旅

撕枕犹眠

窃时之旅

跳海躲鱼

窃时之旅

青衣神

窃时之旅

黎七七七

窃时之旅

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