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姑师的拔剑斩》。

高立慢慢地点了点头,热泪存公道,唯事形迹,若君臣

柳長歌第一個沖進了小屋之中,只看桌子上躺著一個人,因為沒有床,只能把人放在一張桌子上了,叫常林的人正在守著他,不等柳長歌走近,辨認容貌,柳長歌已能看出這個人正是雷宇,雷宇渾身是血,氣息微弱,可見的傷口在手臂上,腿上,到達十余處,衣服也破爛不堪了。

柳長歌立即沖上去,查看雷宇的傷勢,因為柳長歌不懂醫理,只能束手無策,這時無憂和尚說道:“讓老衲來看看。”說著,上前把脈,雷宇卻是昏死過去了,在這期間沒任何反應。

過了一會兒,無憂和尚長嘆一聲,說道“雷施主受了不輕的內傷,但是不致命,大家可以放心,至于外傷,導致失血過多,好在血已經自行止住了,這是不幸之中的萬幸,我這里有少林寺的少還丹,喂他服下,休息幾日,每一日,在進行推宮過血,很快就能恢復了。”

周民知道少還丹是少林寺治療內傷的秘藥,不易煉制,尋常人難得一見,無憂和尚只能這么寶貴的東西拿出來,周民感動不已。

只見無憂和尚掰開了雷宇的嘴,喂下了一顆紅色的藥丸,接著,點了雷宇身上的幾處穴道,令其加快蘇醒,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中,雷宇慢慢睜開了眼睛,柳長歌立即把頭送過去,說道:“雷前輩,你敢怎么樣?”

雷宇見到柳長歌瞬間,便知道自己得救了,可身上的傷勢,卻讓他笑不出來,他還是忍著劇痛,微笑道:“柳賢侄,我現在很好,至今還活著,我以為我這一次,便見不到你了。”

柳長歌激動道:“雷前輩,你現在安全了,我們就在羅家巷子里,你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雷宇點點頭,合上眼睛,然后張開,說道:“原來你都知道了,現在奸王已經知道你的行蹤了,派出了許多人,我就是給黑白二鬼打傷的,對了,還有林志,他怎么樣了?”

柳長歌道:“我已經遇到了林前輩,因為時間匆忙,為了找你,便把他藏在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他只是受了一點輕傷不礙事,鋤奸會的朋友們已經去找他了,相信很快就會到的。”

雷宇聽罷,這才放心,歪過頭,看向房間里的人。

柳長歌一一介紹著,當說到無憂和尚的時候,特別說道:“雷前輩,這位是少林寺的無憂大師,是他用少林寺的少還丹把你救醒了。”

無憂和尚笑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奔雷馬的名號,我很多年前就已經聽到了。”

雷宇道:“原來是少林寺的大師,多謝了。”

無憂和尚眉頭一皺,接著說道:“有一句話,我早就想問了,不知柳施主,是否可以解答老衲的困惑?”

事到如今,無憂和尚已經和柳長歌等人結成了朋友,柳長歌自然是有問必答,說道:“大師可是要問我的身份么?”

無憂和尚道:元嬰期后期修者好不容易逃了出來,渾身經脈也是碎了十之七八。

“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凌寒宇隨意揮指,兩道血紅色的光線剎那間便洞穿兩人元嬰。以為重獲新生的兩人,感受到元嬰破裂,還來不及有什么表情,便徹底消散了生機。

血腥味自空氣中蔓延開來,凌寒宇似乎很享受這股味道,閉上眼陶醉地吸了一口,眼里兇光畢露。

至此,楚國爭奪回魂草的隊伍只剩下巴禪秀一人。李衍選擇讓他活下來,僅僅因為他的光頭,比較容易向凌寒宇描述清楚。

“哎呀!完了!這兩個人的元嬰應該留下來,做個酒壺討好討好老大的。”凌寒宇一臉陰冷的表情說出這般話來,讓本就寒冷的溫度再降許多。許多人渾身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牙關不住打顫。

李衍倒是見怪不怪了,搖了搖頭道:“算了吧!他們兩個的元嬰沒資格做岳老大的酒壺!”

李衍扭頭看向那個癱倒在雪堆里的巴禪秀,冷冷道:“回去告訴楚青堯,我李衍還沒死。我三年前讓紫星轉述的話,我說到做到!讓她和楚國皇室上下,好好享受在人間的最后幾年吧!”

“還有!你聽清楚!找她報仇的是我李衍!跟十殿閻羅沒關系!師父的仇,我李衍絕不假手于人!”

李衍說完,眉頭一皺,靈魂深處傳來一陣陣濃烈的眩暈感。他不著痕跡地對著君瑞乾使了個眼色。君瑞乾會意,望向洗劍閣眾人朗聲道:“我們兄弟三人許久不見,先去喝酒去了!你們自己慢慢下山吧!”

君瑞乾說完,三人勾肩搭背,向著遠方暴射而去。

……

徐若弗癡癡地望向李衍離去的方向,喃喃道:“核桃,下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李衍哥哥嗎?”

艾青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回話。他對李衍身份和背后勢力有過猜測,但他從來沒敢想過,李衍就是平等王。

終歸還是眼界太小了啊!十殿閻羅攪得海角域天翻地覆,楚國這種矮子里的高個,與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管他是誰,想跟在他身邊,我現在這樣肯定不行啊……”徐若弗低語著,望向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這里面,是李衍送給她的九鳳仙訣和沙鷗忘機……

……

“還在看什么呢?靈兒你不會是后悔了吧?”周水柔望著有些恍惚的蘇靈兒問道。

“后悔?”蘇靈兒搖了搖頭,倔強地望向遠方道,“師尊,我想去圣火洞閉關,嘗試突破到元嬰期了。”

……

“看見沒?”秦晴月信心不減,眼里全是狂熱之色。他握劍的手不住狂抖,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興奮。

郭東明咧嘴一笑,握緊手中的劍,堅定道:“走!回去練劍!”

宋主发函而读。既还,朝议为是。天下避开,只见这柄长刀在夜光之中,

屁都不是?居然有人敢说京都圣手堂连屁都不是。在华夏的医学领域,圣手堂绝对是中医中的执牛耳者,除非对中医一点都不了解的人才会不知道圣手堂是什么样的存在,只要是学医的对圣手堂的高明医术就没有不服气的。吕泽说圣手堂连屁都都聽到“砰”的聲響,想必那就是肉體撞擊地面的聲音吧。

“婷婷,啊……”林驍握緊拳頭,任由體內的靈氣橫沖直闖,冒著反噬危險,他調動一切力量,在連吐幾大口鮮血,內腑受傷后,重新找回短暫的力量感。

他沒有絲毫猶豫,從窗邊相同的位置一躍而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姑师的拔剑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捶死了幕后黑手

天启

我捶死了幕后黑手

观三海

我捶死了幕后黑手

地道哥们

我捶死了幕后黑手

厌笔萧生

我捶死了幕后黑手

风南轩

我捶死了幕后黑手

穿越时空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