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回自己家里》。

面對顏大千和顏大鵬還有長老顏標的誣陷溫樊壓抑著怒火冷笑著:“反正你們人多,你們怎么說就怎么是唄!”

“承認了吧,沒話說了吧!”顏大千笑著說:“我還可以把那幸存下來的家族弟子叫過來,讓他們說說當時的情況!”

溫樊像看傻子一樣看著顏大千:“是你太蠢還是你覺得大家都是傻子,那幾個幸存者是當事人,跟你們是一伙的,你覺得他們的話能信嗎?”

“你說他們不能信,那你拿出證據來啊!”顏大千冷笑。

“說你蠢還不相信,我若是有證據的話你們還能站在這兒,你們若是真的有證據的話我也不會站在這兒了,所以別說些無聊的笑話把大家當傻子。”溫樊淡淡的說道。

“那你想怎么樣?”顏標長老冷眼看著溫樊。

“很簡單!按照顏家的規矩上生死臺,上了生死臺這件事就不論誰對誰錯,誰都不能在追究!怎么樣有種嗎?”溫樊冷笑:“沒種的話你們可以兩個一起上沒關系的,反正都被你們十幾個人聯手打下過懸崖了,也不怕你們兩個一起上了!”

“燕菲長老你覺得呢?”顏標看著燕菲說道。

燕菲點了點頭完全不顧顏雪在旁邊阻止:“雙方都拿不出實質性的證據證明,那就只能采取這種方法了。”

燕菲顏標兩大長老帶著溫樊、顏雪還有顏大鵬和顏大千來到了顏家內的生死臺,生死臺是提供給顏家弟子直接解決無法化解的生死仇恨時用的,一方生一方死從此所有恩怨煙消云散一筆勾銷。

顏樊輕松一躍站在到了生死臺上:“你們倆一起上吧!我擔心你們待會一個上來被我殺了以后另一個嚇得不敢上來了!”

“你胡說!”顏大鵬怒吼:“我顏家弟子豈容你這般侮辱,對付你這廢物根本就不需要兩個人一起上,我一人就足夠了!”

顏大鵬縱身一躍跳上生死臺廢物出招吧,不然我怕你待會沒機會出手,溫樊拿出了在山洞內收獲的黃級元器烈焰刀:“我這把是黃級元器刀名烈焰,你也拿一把黃級元器吧,或者給我一把凡鐵打造的刀也行,免得你們輸了找借口!”

溫樊的烈焰一出在場的不少人都露出了貪婪的表情,只有少部分理智的人隱藏著真實想法,當溫樊拿出烈焰的一瞬間顏標雙眼中的貪婪之色根本就不加掩飾。

一邊死死的盯著溫樊手中的烈焰一邊把自己的佩刀同樣是黃級元器的玄刀扔到了顏大鵬的手中,并暗中傳音囑咐了幾句。

顏大鵬把玄刀握在手里點了點頭:“剛才那句話還給你顏大鵬,快點出招吧!”

“這可是你說得,你不要后悔!”顏大鵬強壓心頭怒火拔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手提著玄刀就朝著溫樊沖了過去,臺下幾乎所有人都在給顏大鵬加油,只有顏雪聲嘶力竭的大喊著給溫樊加油,但她的聲音被眾多顏家弟子的聲音給完全蓋住了!

顏大鵬橫刀劈砍溫樊:“你聽到

如今季遼每每創出一種新的符箓,就得面臨給符箓起名這個問題,沒辦法,這種符箓是他獨創,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這名字當然就得他自己取咯。

沉吟了良久。

“就叫遼哥封魂符吧”

季遼自顧自的說了一個名字,但馬上就打消了這個念頭,自嘲一笑,“這是什么鬼名字!”

片刻后季遼再次低語道,“要不然叫,索命符吧!”

季遼馬上又搖搖頭,索命符含意有了,也比較順口,但少了幾分霸氣,多了幾分陰險,這是絕對不可以的,他制作的符箓怎么......

他实在想看看这有勇气冒,道:原来你并不是呆子

“许家的父子。”甄宝卿淡淡道:“他们原本也在展览会受邀名单之内,但是据我所了解他们父子二人心术不正,所以我自然没邀请他们。”

“我们与他们父子也不熟,这凹晶溪馆的剪彩仪式可没邀请他们才是。”吴啸仙笑眯眯地拍下了。

看來,她鎮定下來之后,還是能夠想到很多東西的。

林肖見此情形,便對她說道:“好了,既然事情也已經明了了,那我完全可以幫助你從那個神秘人的線索開始調查,如果你愿意的話。”

其實,林肖的心中,多少是猜出來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回自己家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玄渊之下

龙瀓

玄渊之下

月上枝丫

玄渊之下

风会笑

玄渊之下

梦锦旭

玄渊之下

东坡肘子48

玄渊之下

清歌阙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