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剑葫》。

阳光透过她的眼睑,发出橙色的光芒。她的呼吸声,在湖水的拍岸声、树木的低语声和游泳池滤水器的轻拍声中,变得如同在家里一样。

过了一会儿,黛蓝儿听见斯嘉莱的躺椅发出吱吱作响的声音,和她的脚踩在瓷砖上的声音。

在厨房里冰箱门吱吱作响之后,她带着一瓶玫瑰红和两个杯子回来。在一阵叮当声和一个胶塞的声音后,一个结霜的玻璃杯,被推到了黛蓝儿的面前。

“干杯,”斯嘉莱说。

她们碰了杯,喝了一口。

最好的。工作。永远。

“你和妈妈很亲吗?” 斯嘉莱的声音有些困倦。

黛蓝儿感到下巴有些僵硬。每次和母亲说话时,她的全身都紧绷起来,就像抽风一样。

她耸了耸肩。“不,不太亲。”

“那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我们只是非常不同。她不喜欢谈论事情,我什么都谈,我让她感到不舒服。”

“那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斯嘉莱说。“她生了你。”

“实际上,她没生我。我是被收养的。”

“真的吗?”

黛蓝儿又抿了一口酒。她可以感觉到斯嘉莱在看着她。

“我可以问那时你多大吗?”

“在我两岁时,他们从内地把我带到了香港。在我六岁的时候,他们才正式办理了合法的收养手续。”

“你想过他们吗?” 斯嘉莱问。“我的意思是,你的亲生父母?”

“有时想。” 黛蓝儿通常都会回避这样的问题。也许是因为酒或是因为热,或许只是因为斯嘉莱的陪伴,让她太放松了,无法提醒自己。

“他们已经死了,我想,所以我不能去找他们。反正我也不会去的。显然,他们对我也不是很好。酒鬼。打我。摔东西。”

斯嘉莱沉静下来。

“没关系,我都不记得了,” 黛蓝儿继续说道。“或者至少,我不想去记得。我母亲让我去看儿童心理医生,因为他们考虑了一段时间,也许是对我做了什么。”

斯嘉莱在她的躺椅上移了一下。“做了什么?还记得你的原生家庭吗?”

“是的。或者他们对我做了什么,不管怎样。”

“他们对你到底做了什么?”

黛蓝儿咽了下去。“具体来说,我也不太确定。没有人说过。我想他们都在等着我告诉他们。”

“但你怎么可能记得呢?” 斯嘉莱说。“你那时太小了。”

停顿了一下。黛蓝儿又喝了一点酒。

她还能清晰地记着心理医生办公室的样子。木板墙上挂满了孩子们画的儿童画。沙盘。轮盘桌子。一个看起来很严肃认真的女人,短短的灰头发和红框的眼镜,她叫杨医生。

每次看医生之后,朱荔娅都会专聚精会神地盯住黛蓝儿的眼睛,寻找着她与往不同的迹象,表明医生已经把她的病给治好了。

“他们告诉我,我的身体内可能会保留一些被虐待的记忆,”黛蓝儿说。“就像,不是作为成年人或大孩子的那种记忆。有些不同。有一个词叫什么……”她试着去想,可她的大脑却感到一阵迷糊。

湖边的太阳,使她有些昏昏欲睡。

他们再次陷入沉默。

黛蓝儿觉

痕心深呼吸口气,他本就是三绝天门门主,不需要谁承认,这是他凭实力得到的,但如今陆隐这么一说,就是在逼他表态,答应,等于承认陆隐代天行走的特权,今后,在这天上宗,他没有反驳陆隐的资格。

不答应,他将不再是天门门主。

现在不是天上宗时代,十二天门门主当然越强越好,但如果痕心不同意,撤销他门主之位,换旁人来做也一样,反正人类星域半祖就那么多,也暂时没有外敌,谁做门主都一样。

“......

甭十一郎道:为了要救她的命,成问题.只要是人,就会抬轿子

“毀滅堡壘”上方,站著安梓晴、溫露,艾蓮娜,銅老錢和羅玥等人。

他們,全都被青鸞女皇接引了上來,此刻正低頭看向下。

陳青凰和他們分開,獨自一人,在堡壘一角,也密切關注,下面那場慘烈戰斗。

從絕寒黑暗踏出的修羅,血脈等級都下一刻,那肉山身子劇烈扭動起來,身上的肉塊一陣陣蠕動,隨后一聲仰天咆哮,雙臂一撐。

“嘭嘭嘭嘭嘭....”

百余道烏金鐵索瞬時爆響不斷,紛紛被這股巨力撐爆。

得以解脫,肉山再次一聲咆哮,揚起拳頭向著季遼猛砸......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剑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殒神之战争年代

楠木笔芯

殒神之战争年代

懂球蒂

殒神之战争年代

秦挽歌

殒神之战争年代

超级小丸子

殒神之战争年代

侯某人

殒神之战争年代

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