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冥顽不灵》。

第三十二章 轉危為安

戴夢和鄧朝陽趕到醫院的時候,終于打通了藍冰的電話,“嫂子,你在哪里啊?曉宇老師意外受傷了。”戴夢在電話里哭著向藍冰說道,“曉宇怎么受傷了?我在中院開庭,剛開完庭,曉宇在哪家醫院,我馬上趕過去。”藍冰急切的說道,“嫂子,曉宇老師已經送到手術室了,我們在秦都市立醫院,梁市長已經從省里調醫療專家過來,所以你別太急啊!”戴夢安慰著他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馬上趕過來。”藍冰說完就掛掉電話,“曉宇,怎么了?”安偉得到信息后,連忙趕到醫院他急切的問著戴夢,“安總,我們在山水莊園項目工地跟蹤采訪的時候,一塊木頭從高空墜落下來,曉宇老師為救梁市長被木頭砸中了。”鄧朝陽簡要的向安偉匯報著當時事發的狀況,“怎么會這樣,這個陳家山到底是怎么回事嗎?安全措施是怎么做的?”安偉連聲的責問道。

“安總,你來了,秦主任的事就教給你負責了,一定要讓他平安無事的回到工作崗位上,另外郝主任你馬上聯系有關部門對山水山莊的工地進行徹底的檢查,杜絕一家安全隱患,而且就他們發生的安全事故讓他們立即停工,接受處罰。”梁洪黑著臉對站在邊上的郝平交代著說道,“好的,梁市長!”郝平答應著匆忙的走開,一邊走一邊打電話。

“曉宇,怎么了?”藍冰帶著秦曉宇的母親韓梅還有姐姐秦曉蘭趕了過來急切的問道,“老嫂子,你別急啊,秦主任是為了救我受傷的,我會為他負責到底的。”梁洪安慰著一直流淚的韓梅說道,“藍律師,秦主任不會有事的你放心,省里的專家馬上就趕過來了。”梁洪堅定的對藍冰說道,他一雙堅毅的眼神仿佛無聲的向藍冰傳遞著力量,“謝謝您,梁市長!”藍冰感動的說道,“要說謝謝,還是我要謝謝你們家曉宇主任,這樣邢秘書你留在這里,有什么事,隨時跟我聯系,我市政府那邊還有事情,就先離開一下。”梁洪對站在自己身邊身材修長戴著眼鏡的年輕的秘書邢彬說道,“好的,梁市長。”邢彬躬身的答應著。

“誰呀?把我家曉宇害成這樣,讓我知道了,非扒了他的皮。”藍田山穿著皮衣,皮鞋和頭發都像打了鞋油似的油光雪亮的,怎么看都像一個暴發戶,“藍總,你就不要在這咋咋呼呼的了,這里有我們呢!”梁洪皺著眉嚴肅的對他說道,“啊,梁市長,您在這我就放心了,我不用猜都知道是陳家山干的,我跟他沒完。”藍田山忙著賠笑著說道,“好了,你別在這添亂了,該忙啥忙啥去,秦主任的事,我們政府會負責到底的。”梁洪對他揮手說道,“那就好,謝謝梁市長的關心,您辛苦了,如果需要錢的話跟我說一聲,多少就是一個數字的事情。”藍田山滿臉堆爷,您请坐,我去通知如梦姑娘。”

李峰点头道:“去吧,对了,我不要喝茶,也不要喝酒,白开水,要滚烫的热水。”

“是。”

丫鬟走后,李峰毫不客气的将桌上的苹果拿起来,就咬了一口,水分还挺多。

不一会儿一旦人影出现在帘子上,凹凸有致的身材让李峰一眼就知道里面的人身材非常棒。

“听闻公子想要见奴家?”一道娇柔可人的声音出现在帘子后。

李峰啃了一口苹果道:“好奇,下面有几个傻子为了你去死,所以想看看能让男人去死的女人长得有多漂亮。”

“公子说笑了,奴家不过是庸脂俗粉中一员而已,哪有资格让人为奴家去死。

一切都是以讹传讹,将奴家过分的神秘化了而已。”

李峰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你可能长相一般,就是才学出众,崔智就利用你这点,然后派人到处宣传你怎么样,怎么样,最后你就变得如此神秘了。

神秘到可以让男人去死,这样的事情世间少有哦。”

“公子分析的很有道理,不如公子就不要看奴家了?”帘子里的如梦再次说道。

“也好,不过我夸下海口,说见过你之后要为你写一本自传,你说,我该怎么办?”李峰为难的说道。

“奴家会告诉大家,是奴家不要写自传的,跟公子无关。”

“那行,你现在就下楼去告诉大家,说是你不愿意,而不是我不想。”

“小翠,你跟随公子下楼,告诉大家,是奴家不愿意,而非公子不想。”

“是,小姐。”

一个丫鬟从帘子里走出来,李峰想要偷看,却没有看到,只看到对方的衣服,叹口气,道:“既然来了,不留点什么始终是遗憾。

既然如梦姑娘需要千古佳句才能见一面,那么我就随意留下一首诗,还请勿嫌弃。”

也不等对方拒绝,李峰就开始念诗:“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

背诵完,李峰头也不回的走了。

帘子内的人影则是轻轻念道:“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

接着人影消失不见。

李峰和小翠来到楼下。

小翠道:“公子已经见到小姐,不过小姐不想写自传,不是公子不愿意,还请大家原谅。”

“什么?真见到了?”

“竟然见到了?”

“这不是真的。”

……

李峰没有理会众人,直接离开了,不愿听他们一句废话。

PS:新书不易,求推荐,求收藏,求各种给力!

白夫人偷偷瞟了花无缺一眼道:的帮主,当真是天大脑福气,那

“玄介低级武技,霸王巨顶。”王力使出武技。

这是一种利用灵气凝聚在头顶的一种武技,双脚也是灵气凝聚,作为一个弹簧的作用,把身体快速弹飞出去,修炼者基本上都是身材高大魁梧的人,攻击霸道直接。

面对王力这一击,杨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只能躲避,否则自己肯定挡不住。

迎面而来的攻击,杨风立刻作出反应,身体立刻向右倾躲避。

那名王力攻击瞬身而过,杨风都差点躲避不及,感受到攻击的霸道以及速度,杨风一点也不敢怠慢。

没有击中杨风,王力的攻击把前面的墙都给撞了个大窟窿。

没有击中杨风,王力立刻双脚畜力一弹,又飞撞向杨风。

别看这名王力身材高大魁梧,速度可是一点都不慢。

杨风见状,迅速全身凝起灵气,以增加自身速度,自身速度又上升一个档次。

修炼了玄介高级功法九重炼体诀,杨风感受到自己受伤的手臂也是在迅速的恢复着,幸好不是严重的伤势。

于是,那名王力接连好几次的攻击,都没有击中杨风。

连续使用这种霸道的攻击,灵气消耗也是比较大的。

王力站在杨风不远处,呼吸都有些小喘了,几次使用霸王巨顶攻击下来,都给杨风躲避开了,没有对杨风造成伤害。

继续这么使用霸王巨顶也不是办法,用只能近身武技了,王力想着。

“三招早过了,你还没有把我打趴,怎么样,小爷厉害吧,就你这实力还想打败我。”杨风手臂也恢复大半了,利用激将法摆出一脸不屑的说道。

杨风想着,要是把王力激怒了,再使用紫仙剑法,说不定能有一战之力。

对于易躁易怒之人,紫仙剑法施展出来的效果会刚好。

果然不出杨风所料,王力开始发怒了。

“泰坦变。”王力大声一吼。

随后王力全身涨红,身体膨胀了一圈,一眼看去就像一个小巨人,比之前本来还高大魁梧的身高还高了三分之一。

这是王力和王悦在一次机缘巧合的任务中,经过一处山洞得到的一本功法“泰坦变”,虽说功法只是黄介高级,但修炼了这功法,身体力量防御都会大幅度提升,这本功法对于王力这种力量型的武者最适合了。

力王如此形态,一般人见了都会心生俱意。

杨风避免暴露,没有使用紫仙剑,左手紧握青云剑。

力王快步奔向杨风,右拳对准杨风的头打去。

杨风正想躲避,发现周遭似乎有吸引力一样,自己行动速度变慢了,马上运转更多的灵气,当王力的拳头即将打中,杨风感到一股越来越强来自力量的压力。

杨风运转更多的灵气进行躲避。

拳头呼啸而过,轰的一声想起,危急时刻,杨风还是躲避开了这一拳。

“好强的力量。”杨风惊讶。

王力拳头没有打中杨风,大脚一跺,地面都有裂缝,立刻转身大拳头再次向杨风打去,没有多余的停歇。

杨风见状,立刻使出紫仙剑法。

“只能用这招了,虽然威力没有使用紫仙剑施展出来那么强,但无疑是破开这种防御的最好选择。”杨风心里想。

“紫仙剑法第一式,风云莫测。”

杨风使出紫仙剑法。

两人攻击在一起,杨风被震的后退四五步,王力魁梧的身材没有被震退,但这次王力出拳的左手上出现数道剑痕。

看到王力手上的剑痕,杨风暗道。“果然奏效,要是用紫仙剑施展,应该效果更好。”

王力见状,越发愤怒,什么时候武宗初期都能伤到自己了。

王悦看王力迟迟没能把杨风打败,低估了杨风的实力,冷冷说道:“速战速决,拖太久其它人也会找到这里来了。”

听到王悦说的话,王力也清醒了一些,自己是来这里抓杨风,夺取气运的,可不能拖时间了。

杨风事不宜迟,知道王力接下来攻击肯定会发起更猛烈的,气势瞬间爆发,有了古鸿的加成,自己本身也有三个灵气丹,这一刻,隐隐拥有武宗中期境界的实力了。

王悦感受到杨风这气势不然一惊,难不成是短时间内提升自身境界的秘法,这种秘法一旦使用都是有一定时间限制的,时间一过就会有一段虚弱期,甚至连灵气都动用不了的。

只不过他并不知道,杨风用的并不是什么秘法。

王力对此不屑,以自己的实力,武宗巅峰都能有一战之力,根本不会把杨风这种强行从武宗初期提升到武宗中期的武者。

王力再度使用霸王巨顶,本来就强悍武技的攻击,变大了的从石门向外,都已经完全枯萎,只是微风一吹,便化作了黑色的烟灰,众人脚下的大地也变得乌黑一片,脚踩之处有一股酸痛感传来,怨力慢慢的开始腐蚀他们了。

“不行,这样下去门没打开,他们就完了!…来,合作!”

还未等神算子说完,佛国和天师府已经动手了,双方夹击试图一举击杀吴天。

但还未靠近,三叉戟再次出现,双方瞬间被击退,佛国金身罗汉身上留下了一道伤痕,金色血液流出,伤口被怨海腐蚀,传来滋啦滋啦的声音,而天师府就没那么幸运,直接被一分为二,顷刻间被怨海腐蚀成为了黑土。

众人大惊,纷纷后退了一步,这种力量,何其恐怖…

奥尔那边,三只修罗自顾不暇,虽然黑土对他们没有腐蚀,但是那世界的压迫,他们还不如天师府的那些人有用。

“他不是一般修罗,这种力量,天魔等级吗?不更强啊!”

血魔心中已经将吴天认作是天魔等级了,心中恐惧不已,心中的一丝抗拒,让起抬头看向吴天,双目化为血色,低声吼了一句,“血爆!”

随着声音落下,石门面前的吴天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只要还是人身,就要血肉,血液在的地方就是血魔的领域。

但下一秒,满眼纯黑的吴天腾出一手,怒气冲冲的扭过了头,随着吴天的牛头,那背后的半张大脸也扭过了头,随着那一双世界的眸子看了过来,血魔身体之上威压暴增,瞬间被爆开化为一滩肉酱。

这一幕更是让周围的人吓坏了,剩下的金身罗汉站成一排,不敢轻举妄动,周围的土地只剩下他们脚下一片净土了。

随着金身罗汉闪出一道缝隙,一把金刚杵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吴天,不过没有打中吴天,而是刺在了石门之上,吴天手边。

虽然这道攻击没有什么杀伤力,不过金刚杵的把柄末端,镂空的铃铛在其中响个不停,那声音让吴天回过神来。

“嗯,我在干什么?”

怨力狂暴输出的副作用被压了下来,吴天恢复了清明,狱门十八锁关闭,回过头,看到了身后惨烈的一幕,大地化为黑色,山林枯萎,血魔的血肉还在重组,周围的人敌意的看向自己。

再看旁边神算子,正在调整呼吸,将灵力输入大地,恢复周围的生机,随着刘旭的加入,大地倒是恢复的挺快。

这一幕,让三方势力对吴天他们的实力有了新的认知,同时也知道了石门奥秘,以大地为门,如此玄奥的术式,除非他们把整个大地毁掉,不然休想进去。

“不用在输送怨力了,在想其他办法吧!”

神算子叹了一口气,真心不想让吴天在乱动了,这个暴走,差点云山就毁了。

“嗯好吧…”

本想收回手掌,但吴天猛然发现,手拿不下来了,犹如磁石一般,他的手被强力吸住了。

在石门的另一端,已经化作河马大小的冥界媒介正将爪子按在石门的另一端,吴天输送怨力的时候,直接被石门送到了媒介体内,双方被连了起来。

只要吴天这边猛拉,那边就会收到拉力,陷入石门之中,而那边同样如此,那边猛拉,吴天也陷入了石门之中,就好像是一段拔河比赛。

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深入石门,门外的佛国天师府等人都迅速围了过来,一起加入了拔河,门里门外,媒介和吴天成了拔河的关键,巫族和门外的金身罗汉都开始了拔河比赛。

“疼啊,你们放手,给我放手!”

吴天身体虽然强化,但还是血肉之躯,绳子也会被拉断,更何况是人呢,吴天一声大吼之下,一群人瞬间放手,吴天嗖的一下,整个石门将其吞了进去。

“他说放手你们就放手?”

“……哼!”

神算子好奇问了一下,众人脸上挂不住,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吴天暴走的时候,太过凶悍,他们多多少留下了一些阴影。

血魔那边已经恢复了过来,血肉重组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索性在地下黑土之中,拥有大量的纯净怨力,恢复只是短时间的问题。

他的一滴血液分身附着在吴天体内,跟着进入了石门,虽然只是个监视分身无法掌控思维,但起码可以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经历了短暂的黑暗之后,吴天眼前一亮,面前毛茸茸的,挺软挺舒服,冥界媒介四脚朝上躺在地上,吴天则趴在媒介的肚皮上。

待吴天抬起头,媒介瞳孔放大,一副大眼萌猫的样子,媒介身后则是一种满脸脏污的巫族众人,多年不洗澡,身上都是自然的气息,呕!

待吴天站起身来看向周围,也明白了巫族为什么呆在这里面不出去了,农田,水源,牲畜,啥都有,完全自给自足的生物链啊。

媒介也打了个滚,站了起来,身体摇晃之下,恢复成原先大小,四只脚轻点地面,跳到了吴天头上,好不开心。

“道友,是你?”

就在吴天把媒介抓下来提在手中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巫贤一压就认出,这就是和自己交易媒介的吴天。

若非是他的命令,强大的冥界媒介也不会老老实实跟他来到巫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冥顽不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只剑匣仙凡间

手握寸关尺

一只剑匣仙凡间

关月

一只剑匣仙凡间

川观

一只剑匣仙凡间

洛阳城

一只剑匣仙凡间

玻璃纸之夜

一只剑匣仙凡间

星梦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