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殿中战斗!》。

冰冰一双发亮的眼睛。也盯着这个面蒙黑纱的女人,冷冷道,你这一次也不例外。手指一夹,剑锋已在手指间

“撲通!”

云逸還沉浸在景色中時,慕容憐月則先一步跳入假山前的水潭內,滿臉興奮。

愛玩是少女的天性,慕容憐月也不例外。

“小心點,可別被魚給吃了。”云逸戲笑道。

“才不會呢!”

嘩!

慕容憐月在水潭內站起身,濕漉漉的長發上有水珠不斷滴落,搭在肩后。

她的雪頸很美,沒有一絲瑕疵,衣裳被潭水完全浸透,緊貼在肌膚上。

“嘶~!”

云逸倒吸一口涼氣,這不看還好,僅是一眼,他便感覺口鼻間有股血腥味在繚繞。

這小妮子才十二歲怎么就發育的那么好!

因為衣服濕透的緣故,慕容憐月的身材一覽無遺,當真是波瀾壯闊……呸,曲線玲瓏啊!

“罪過罪過!”云逸趕忙轉過身,心里大喊罪過。

還好慕容憐月這件衣服浸濕后不是透明的,否則云逸真有可能因為失血過多而暈死。

“云逸哥哥你也來呀!”慕容憐月俏皮地說道,這小妮子古靈精怪,在故意挑逗云逸。

云逸現在是有色心沒色膽,雖然美人如畫,但對于這么一個沒經驗的處男來說,除了手足無措還能干嘛?

“我……我先去整理房間,你別著涼了。”云逸腳下生風,閉著眼就跑進了一間雅居,逃之夭夭。

“略略略!”慕容憐月對著云逸狼狽的身影吐了吐粉舌,看來云逸哥哥也沒有那么色膽包天嘛!

砰!

“呼!”用力把門關上,云逸拍了拍額頭,這也太刺激了吧!

云逸現在稍微一想,腦海里全是慕容憐月的影子,沒想到這小妮子平日里不顯山露水,倒真有料得很。

“瞎想什么呢!”云逸甩頭清醒,他這想法太危險了,慕容憐月才多大?絕對不能對她有非分之想,否則就是禽獸不如啊!

在心里辯解一番后,云逸打量起這間屋子來。

里面的物品很完備,沒有絲毫灰塵,想來時常有人前來打掃清理。

云逸將外衣脫下,整個人癱軟地躺在由玄木、靈竹打造的大床上,瞇著眼愜意地放松。

離開浮天神殿來到大陸上,他就一直沒好好休息過,各種戰斗瑣事都有,現在有這么一段放松的時間豈能浪費,修煉什么的都往后推吧!

也許是真的太累了,也許是云逸徹底放松下來,沒一會兒他便睡著了,就連神識都不曾外放,沒有任何防備。

云逸這個狀態是很危險的,如果現在有至尊甚至是帝主級別強者悄然襲殺,他絕對不會有絲毫感應。

“嘎吱!”

雅間的門被推開,一道身影偷偷摸摸地潛了進來,很小心翼翼。

“睡著了?”

這道身影正是洗浴完的慕容憐月,她本來還想拉云逸出去逛逛圣宗的夜景,沒想到云逸竟然大大咧咧地熟睡過去,就連有人進來都未曾發覺。

也許是對慕容憐月的氣息太熟悉了,云逸直接翻了個身,手搭在她的大腿上,無形之中占了個大便宜。

慕容憐月臉色微紅,說到底她也只是一名十二歲的小女孩,就算武道之人比較早熟,但這么親密的接觸她還是第一次。

她低頭看向云逸的臉龐,棱角分明,鼻梁高挺,斜飛的劍眉透露著些許冷酷,但他熟睡的樣子卻又給人一種溫柔的感覺。

慕容憐月春心萌動,云逸,在這名十二歲的少女心底埋下了一顆情愫種子,它也許會慢慢發芽,慢慢長大,也可能會……一夜瘋長!

也許睡意真會傳染,慕容憐月此時也睡眼朦朧,她輕輕躺在云逸身側,不一會兒也酣然入睡,而云逸的一只手還搭在她的大腿上,毫無防備。

翌日清晨……

“嚯!”

一道驚嚇聲在二號殿宇的雅間內響起,還好沒動用靈力,否則怕是整個圣宗的人都要聽到。

云逸剛睜開眼,便看到一張精致俏臉,睫毛卷長,白皙的肌膚吹彈可破。

“嗯……?”慕容憐月睡眼惺忪,還沒從迷糊的狀態里清醒過來。

“云逸哥哥你怎么了,都把我給吵醒了。”慕容憐月撅著小嘴,有些不樂意。

“你怎么和我睡……睡一起了?”云逸有些尷尬。

他這是稀里糊涂地就和慕容憐月睡了?雖然他能夠確定沒有發生那個啥,但他也同樣覺得有些對不起慕容憐月。

這才多大的丫頭啊!他怎么能干出這種事來!

“不對,昨天好像是我先睡的!”云逸瞬間回過神,昨天明明是他先入睡的,慕容憐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云逸哥哥你想不負責任嗎!”慕容憐月雙手叉腰,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

睡都睡了,沒什么好說的!

“這……你……!”云逸急得干瞪眼,他怎么感覺像是被慕容憐月給坑了?這是對他進行了道德綁架?!

“夫君~”慕容憐月忽然麻酥酥地輕喚道,讓云逸身形一僵,半天說不出話來。

好家伙!他總算明白了!他這是被霸王硬上弓了!

呸!說錯

對了,當時還特意提過竹三,竹三就利用策家戰策論模擬功法的能力學到了陰陽三仙決起手式,但也只是起手式,與真正的陰陽三仙決不能比。

即便瓊熙兒自己也只摸到了陰陽三仙決邊緣。

剛剛這位前輩貌似就是以陰陽三仙決破了瀾仙的內世界。

“您是瓊熙兒的師父?”陸隱問道。

老者打了個酒嗝,“她提過?”。

“沒有,只是提過陰陽三仙決”陸隱道。

老者冷哼,“那丫頭根本無心修煉,整天搗鼓什么經濟,想著......

李衍和蘇靈兒被趕出行宮后,只得往原路返回。走到沙灘的盡頭,禁制自內而外望去是透明的。二人帶著玉牌靠近之后,禁制又再發出黃光,借助黃光依稀可見外面的深海世界。

李衍先前恨不得殺了那條銀虎魚,但經歷了此番奇遇后,才知道他本意是送二人到這個地方來。一想到銀虎魚不太聰明的樣子,而蘇靈兒也在身旁安然無恙,李衍的怒氣也就沒處發作了。

李衍又再發出了那古怪的叫聲,不一會兒銀虎魚便循著聲音找到了二人,巨大的頭顱不斷撞擊著禁制。李衍安撫一二過后,銀虎魚面對禁制再度張開了大嘴。

雖說蘇靈兒如今實力大漲,李衍也不敢再冒險了,拉著蘇靈兒走到禁制旁,手中玉牌輕輕一劃,迅速躲進了銀虎魚的口中。

海面之上,江南等人已經等待了數日之久。林蓮明因為懶散,抓來了數十條碩大的鯉魚套上韁繩,系著一片巨大的木葉,躺在木葉之上睡覺,反而是一行人中看起來最像隱士高人的那個。

“你說老應不會真的在底下那啥了吧?”申南等得有點焦躁,面色尷尬地問道。

“你不是說他不行嗎?”鐵昊甕聲甕氣地回道。

“那桃兒功效也不強吧?不然你早就監守自盜了。”田問笑著望向申南。

“我知道那方面功效不強,所以都沒提。但那桃兒是弟妹吃的啊,老應那身子能頂住嗎?”申南一臉愧疚之色,交不出公糧還被催收的感覺,他可是深有體會。

金池一臉同情地點了點頭,望了望天上那輪烈日舒了口氣:“春天太惱人了,還是夏天舒服。”

“老金你說的對啊,夏天舒服,夏天舒服……”申南一頭亂發在烈日的照耀下顯得格外蓬松。

眾人這些日子里無聊的很,尤其是三大圣獸和田問,無聊之余談論的最多的就是李衍的人生安全。

“來了。”江南和這群滿腦子“淳樸”思想的人離得遠遠的,忽然睜開了雙目。

水面涌動起來,躺在巨大木葉上的林蓮明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道:“怎么了?你們誰下來洗澡了,遠點去洗。”

有這些人在身側,林蓮明是徹底收起了感知,舒舒服服地睡著懶覺。然而下一秒水面炸開,林蓮明望著身側掀起的巨浪,霎時間清醒過來。

銀虎魚躍出水面張開巨口,李衍與蘇靈兒掠向半空,回身望去,那銀虎魚其實通體是銀白之色,看起來雖然兇惡卻也并不丑陋。銀虎魚落回水中,又在海面上幾個起落,好像是在和李衍告別。李衍揮了揮手,它才依依不舍地沉入海中。

“厲害啊,這玩意兒我估計在水里能把老云給干死,咋變成你坐騎了?難道你是海王?”申南一臉震驚地看著眼前這一幕,望向李衍問道。

“咳咳咳,我不是海王,絕對不是。”李衍連連擺手,蘇靈兒早已笑彎了腰。

林蓮明一身濕漉漉地掠向半空,也不運氣烘干,隨意地站著。江南細細打量了李衍一番,又再從頭到腳看了看蘇靈兒,袖袍一揮,激起千重浪花。浪花墜入海面,轟鳴的水聲傳來,海面上竟然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服”字。

李衍老臉一紅道:“你們能不能別老關心這個啊。”

“哎!大家都是自己人,沒什么不好意思的。”申南豪邁地錘了錘李衍時朝眾人看去,像是在尋找著什么。

“我先說明一下,今天你們就先回去準備一下明日傍晚的煉丹技術考核。今天的成績將在明日午時公布出來,你們就先回去吧。”走在前面的那位老者說道。

“散了散了,這次是沒戲了,等明年吧!”眾人嘰嘰歪歪地討論著,隨即在哀嚎聲中離開了煉丹協會。

唐宇起身,準備跟著那些人準備離開,楊軒還在外面等自己呢!

“唐宇,誰是唐宇?”一位老者聽了唐沁的話,使用空間之力振動空氣發出所有人都能夠聽到的聲音。

唐宇聽到有人叫自己,便停下腳步看著那邊的兩位大人物,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你就是唐宇?”那個空間系老者問道。

“張云長老,公孫朔長老,他就是唐宇。”唐沁看著兩位長老,說道。

“你們找我有什么事嗎?”唐宇已經猜到了會這樣,故意問道。

“聽唐沁說,你剛才的理論考試好像是滿分,真的是你自己做的嗎?”張云看著唐宇,問道。

“當然是我做的啊!難不成還是抄的啊?”唐宇非常夸張地回答道。

“唐宇啊,我們不是那個意思,我和張云長老今晚想邀請你去咱們煉丹協會內院去做做客,你看……”公孫朔蹬了一眼張云,笑吟吟地對唐宇說道。

“唐宇,這可是上好的機會!你可真為我們唐家長臉啊!”唐沁走到唐宇面前,笑著說道。

“我們……唐家?”唐宇疑惑道。自己雖然和你一樣,但也并不代表我和你是一家的啊!

“對啊!你父親是不是唐酒?哎呀!我是你二嬸家的沁姐姐啊!小時候我還帶你和小瑩去逛過街呢!你不認得我啦?”唐沁笑著說道。

“你……是沁姐姐?”唐宇還是有些不敢相信,曾經的沁姐姐臉有點黑,臉上還有很多豆豆,但眼前的這個唐沁,屬實很漂亮!

“嗯!就是我!”唐沁摸了摸唐宇的腦袋,笑著說道。

“沁姐姐真是越長越漂亮了!但是,沁姐姐,我朋友還在外面等我,恕我暫不奉陪了。”唐宇看了看公孫朔和張云,拱手作揖道。

“你這臭小子!給臉不要臉是吧!”張云是個暴脾氣,瞪著唐宇,沒好氣地說道。

“你閉嘴!小兄弟啊,你這朋友叫什么名字啊?現在大廳已經沒什么人了。”公孫朔瞪了一眼張云,沒好氣地說道。

“他叫楊軒,我進來考試,他在外面等我。”唐宇如實說道。

“楊軒?你說的是不是那個金色頭發的楊軒?”公孫朔問道。

“對,就是他。您知道他在哪里?”唐宇看了一眼張云,又看著公孫朔,問道。這兩個長老中,給自己留下了好印象的就只有公孫朔了,至于張云……呵呵,還是算了吧。

“這個為此我和張云長老向你道歉。”公孫朔看著唐宇,朝唐宇鞠了一躬。

唐宇見公孫朔這個樣子,簡直嚇了一大跳!這可是和百云城城主平起平坐的人物啊!自己怎么受的起?!

“公孫長老,你這是干什么啊!”唐宇可受不起這種大人物的道歉,趕忙阻止了公孫朔。

”张三忍不住问道:“这究竟是玲汗都冒了出来,大叫着冲了出说,敌兵必诛之。”斌曰展公子说的不错,所有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殿中战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寂寞书生剑

林树叶

寂寞书生剑

公子诺

寂寞书生剑

安仅寒

寂寞书生剑

忘记秦央

寂寞书生剑

胡说八道梦一场

寂寞书生剑

茶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