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要打起来了(九)》。

獵犬多尼的嗓門本來就大,在加上為了得到這個名額,他刻意展露出了三十五級的氣息,以至于露娜·馮輕易便在人群中發現了他的存在。

已經二轉了的高手,即便是放在人才濟濟的中央之都中,也不算太多見。而讓兩位已經二轉了的高手來做  

  不过屠魔枪传递过来这些意识之后,就沉寂了下去,化为一道流光,进入了陌涂的空间戒指之中。

  

  “神器通神,帝器通灵,屠魔枪身为帝器,......

”老人道:“为什么7”大汉道我们的运气倒不错,今天刚改行

杜永昇帶唐蕓來到一家裝修雅致的西餐館,他非常紳士的幫唐蕓拉開椅子,兩人落座。“本來在拉薩應該請你吃藏餐的,但是我想藏餐基本都偏油膩腥膻,怕你們女生吃不慣,還是西餐穩妥點。”杜永昇周到又不失紳士的說道。

再說回靳言和達拉。靳言的西裝外套早都不知道扔給哪個工作人員了,他將襯衣袖口隨意的卷在手肘上,剪裁良好襯衫完美的勾勒出他的胸肌線條。兩人坐在一個市井的藏族小餐館里,簡易的木質桌椅橫七豎八的擺放著,靳言一手手肘搭載椅背上翹著二郎腿側頭看向墻上的餐牌,“我幫你點了啊。有沒有什么忌口?”

達拉:“不要香菜。”

“老板,兩份肉丁湯,一份不要香菜。”靳言轉回來看達拉,“還挺挑。”

達拉正色看他:“你知道老畫師去哪里了么?”

靳言喝了一口磚茶在嘴里,搖了搖頭。但達拉一直盯著他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他只好又說:“真不知道,就是因為他不在才讓我去賣笑。”

達拉又問:“那關于壁畫你知道多少。”

靳言表情慢慢收斂起來,他想了想說:“不多。我只知道師傅確實再找有緣人。”

達拉聽聞靳言這么說,皺起眉頭略微坐直了身子,心說“果然不是巧合。”她又問:“什么是有緣人?”

靳言無奈雙手一攤,繼續說:“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你要想知道更多……不妨去找找那家寺廟,也許會有線索。至于更多的你只有等師傅他老人家回來。”

回到客棧達拉坐在沙發上左思右想靳言的話,“目前若想知道到底看到寺廟是什么意思,我看,你只能親自去一趟了”;“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你要想知道更多……不妨去找找那家寺廟,也許會有線索。”

“嘶,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或者在暗示些什么,只是不方便說?”達拉對此越來越好奇,她決定暫時先不回B市,她要搞清楚這件事。她要搞清楚古格的壁畫究竟和自己有什么關系;神湖的幻影究竟是什么意思;父母終其一生究竟再研究些什么這些東西與自己又有什么關系,更重要的父母所說的“意外”指的是什么?難道有人害了他們?還有自己左肩上的那朵詭異的蓮花……

達拉找到穆國成提出她要暫緩回去的意愿。

穆國成有些意外,“為什么?”

達拉嚴肅的說:“我想繼續父母的古格研究。”

穆國成擔心的說:“達拉?是發生什么事了嗎?”

達拉嚴肅的看著穆國成說道:“老師,您知道的,這些年我一直不理解父母,對他研究的項目也不屑一顧,是什么能讓他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我也很好奇當年你們究竟遇到了什么。”

穆國成緊盯著達拉看了一會說:“達拉,這么多年過去了,你也知道你父母研究古格不是一天兩天,這是一個長期的項目。你對這方便也并不熟悉,我勸你還是三思。而且你之前不是很排斥西藏項目嗎?”

達拉堅持說:“您說的我都明白,但是……”她猶豫了半晌,說:“其實是我無意中看到了父母留給我的信,”

說道這里穆國成一怔。達拉似乎沒有留意他的表情自顧自的說:“就是上次發現寶盒圖紙的時候。我很好奇這個項目究竟有何特別之處讓他們研究了這么多年,信中父親說研究已到了關鍵時刻,還提到如果這個項目研究完畢他們就退居二線好好陪我。”她神情有一絲暗淡,“那么我想繼續幫他們完成這個研究,我知道也許這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她頓了一下,“嗯……如果中心不能批的話,那么我可以辭職。”

穆國成聽了達拉的話,趕緊說道:“達拉,你不要這么沖動。”

達拉打斷他的話繼續說:“老師,我希望得到你的幫助。當年您與我父母一同研究這個項目,我希望您能盡可能的提供一些信息給我。”

穆國成看著達拉好一會,神情非常復雜,說不清是對這個項目有所顧忌,還是不想再回首往事,半晌他說:“我要好好考慮一下,你先去吧”

達拉堅定地盯著穆國成看了一會,然后鞠了一躬,轉身離開。

**

“達……拉……照顧達拉……!”

穆國成瞪大眼睛看著奄奄一息的達安生用盡全身力氣吐出這幾個字。

“安生!”一個女人瘋狂的撲向達安生,隨著一聲響徹天際的厲喊聲,穆國成全身猛然間一抖,倏然從夢中驚醒。他喘著粗氣鎮定了幾秒鐘,緩緩抬起手來抹了一把額角驚出的汗珠,疲憊的揉了揉眉心,“又是這個夢。”

他雙手梦境之力扩散,除了黑萝莉之外,这片地界马上变回原来的样子。

  他的家亦或是他的梦。

  睁开双眼,才发现倚着墙倒在地上。位置距刚才不过百米远。

  眼前正好是一个破旧的大门。

  有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人在门口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好像陈默稍有动作就会原地爆炸一样。

  被这目光吓得瑟瑟发抖。

  刚才在梦中交手了,在不考虑有其他人的情况下,陈默能保证这家伙不能凭借职业压制自己。

  梦师嘛!

  都是一种人,等级只代表力量,但在做梦这一行,大家都是平等的。也就是说,梦师碰梦师基本上是五五开。

  陈默不知道,对方就是他要找的星神,八级梦师虽然靠梦境无法战胜低级梦师。但他体内的源能足以将陈默摁在地上正反摩擦。

  即使他现在只能使用四级的梦境力量。

  “大佬!”能低调就低调是陈默这辈子的左右铭,看在对方一副要捅死他的样子,陈默立马认怂。

  可是认怂不代表对方放过你,都0202年了,反派智力都不是十年前的存在了。哪怕是个龙套都知道斩草除根,不留祸患的道理了。

  提着一把刀,笔直的向陈默走来。

  现在陈默眼前摆着两条路,一条是向后跑,另外一条是向前冲锋和他决一死战。打死也要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

  陈默觉得两点都很好,既有血性也符合他的苟想法。于是他决定两个都不选!

  龙套智力提升,难道主角不提升么?

  陈默很快就想到一个办法,既能解决当前问题,也能找个帮手,万一出问题了,还有一个拖油瓶下水。

  那就是……

  “兄弟,我这里有一个八级梦师技能的消息,你要不要考虑一下?”陈默开启循循善诱模式。眼看对方也挺年轻,陈默觉得九成九可行。

  八级?

  梦师?

  消息?

  青年人听到这个消息,杀死陈默的想法愈加强烈了。杀气迸发,让刚刚偷学过体修战士技能的陈默,抖个机灵。

  “怎么回事,不应该啊!”陈默感到这股杀意后,人都傻了。为什么原来没有杀意的人,听到他的话之后更想杀他了。

  刀已经接近,以对方的速度应应该一秒就会挥过来,砍在陈默的头上,给他开个瓜。

  “兄弟,我说真的,我们一起找吧,找到我分你一半,你杀了我也没有用的,这奖励只能我去领。”陈默说下一个半真半假的话,企图让对方有所顾忌。在他看来对面想杀他只是想做这个任务罢了。心中一阵感慨。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贪啊!居然想吃独食。

  心中对这年轻人好感度降了不少,他决定说动之后,找到星神也不分给对方。

  而星神则在听到陈默的话后沉默不语,他突然绝对对方说的对,他藏在这里杀了一个明影的人也无法解决问题,反而更容易让他暴露位置。

  留着这个智商拉胯的明影人员,他觉得也不错。

  在星神看来,这年轻人是受了明影的委托前来的。毕竟梦师之间的战斗不看等级,只要是梦师就能进行对八级梦师的围剿。

  站在明影那边,许诺一个八级技能换一个八级梦师着实划算。

  “留下一个睿智,或许还能干扰明影!”星神摸着下巴沉思。

  很显然,星神早就忘记这个自己交过白日梦技巧的学生了。

  而这动作在陈默看来,是妥了的意思,对方已经被他的说法给打动。

  于是趁热打铁的拿出小“风车”在星神脸上晃过,一直手指着这个说:“你看这风车……等等,他怎么不转了!”

  陈默摇了摇罗盘,发现“风车”好像换掉似的都不会旋转了。

  但它仍很“固执”的指向对面的年轻人。

  “等等,我没有说谎,这个真的是……”又感觉到一副死气涌上心头,陈默慌了。

  而陈默的惊慌则被星神看在眼里,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心中则已经将陈默划入死刑。

  就凭这种家伙,也配拿我的八级技能?这怂比样子,怕不是这消息已经人尽皆知了。能找到我也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罢了。

  想到这一茬,星神怒火上涌。

  “去死吧!年轻人!”星神拿着手中的尖刀,笔直向陈默刺去。

  “啊!!!”

陈默的惨叫声惊起一滩鸥鹭。

是傻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要打起来了(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叫几两

黄欣

我叫几两

6号卜

我叫几两

墨染清安

我叫几两

貌似有财

我叫几两

终南道

我叫几两

杨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