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让你长成这样!》。

吴笑凤、吴笑龙两个在电话那头无比兴奋,一个劲儿盘问着吴笑天,吴笑天耐心配合着弟弟、妹妹,详细的诉说自己成为江湖大富豪的经过。

在吴笑天的描绘中,他从三山大学毕业后出来找工作,恰好快微抖推出,他但還是擔心道,“剛才棋老不是說我只能去山谷嗎?”

葫老道:“怎么,還不許你繞個路啊?放心,有事我來頂著,再說,你難道不想見凌雪?”

“祝姑娘……”

莫千鴻的心中突然有些復雜,剛才蔣參的話雖然有些過分,但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陆小凤道:“为什么?”丹凤为什么要拾着一口棺材在身边,

吃饱喝足以后,自然是洗洗睡了,但是王二虎还是觉定把今天的买卖好好地总结一下的好,毕竟现在他也是一个小老板了。

“嗯,除去菜钱还有肉钱,今天居然赚了两千块,看来买传单的钱算是值了。这样子下去的话,半年内我应该可以回本了。”王二虎有些欣喜,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传单还有开门迎客给便利的缘故。

算完账以后,把明天要准备的东西都记上,今天就剩一些肉类,菜的话就全没了,还要多买几个酒起子,要不然没酒起子会被人笑话的……

终于,在王二虎将自己扔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以后的事了。

“咦,那是什么?”王二虎把头一歪,结果看到了桌子上有一个银色的戒指。

“对了,这是昨天那个姑娘的,只是早上没看到她啊!”王二虎拿起戒指仔细地看了看,结果什么也没发现,伸出手指一模,手指流了一丝的血,这伤口是今天切东西的时候弄到的,只是那个时候根本不严重他也就没去管他,做厨房的那个会没几道疤的。只是没想到现在居然流血了。

“咦,这玩意儿居然还会吸血?”王二虎有些慌张,不过他素来胆大,还算镇定。

“看来,这东西跟这个小家伙有缘啊!老娘都弄不懂的东西便宜这小家伙了。”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双眼睛,有些不爽地看着王二虎。

“奇了怪了,这玩意怎么还吸血啊!”王二虎看着自己越来越大的伤口有些苦恼。自从选择放弃学业以后他就迷上了小说,一边打工一边读小说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可以说小说使他的打工生涯不至于太过难过。

因此对于小说才会出现的情节他并不是很难接受,只是这种现象往往伴随着未知,而未知才是最恐怖的。

“这是科技戒指?”王二虎不禁猜想道。

“……古墓里面的玩意儿,可能吗?”谢钰涵邹着眉头想道,觉得不太可能,看来她也是网络小说的痴迷者。

“难道是空间戒指?这是滴血认亲?”

“想多了,你一个凡人什么都不会,连精神力都没有怎么撑开空间?而且空间戒指哪有滴血的,都是用精神力结印的。”谢钰涵瞪了这个胡说八道的家伙儿一眼,心里不满的嘟囔,她也好奇得紧,当初得到它的时候她也傻乎乎地学着小说里的样子滴血认亲,结果那个戒指连鸟都不鸟她,要不是这玩意儿从古墓里面掏出来,老早就被扔了。

“难道哥的体质逆天,被哪位大神选为传人?”

“这位哥哥,你想多了,你就是一个普通人,连灵根都没有,菜得很。”谢钰涵无语地看着满脸兴奋的王二虎,这家伙比她还自恋。

“亦或者世界要灭亡了,而老子是未来的救世主?”

“小说看多了吧!这青天白日的,哪来的世界灭亡啊!”谢钰涵有些不耐烦了,要不是看着戒指一直在狂吸王二虎的血,她老早就跑了,毕竟她是一个嫌麻烦的人。

这时候,戒指好像是吸饱了血似的,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坏了,这是空间传送法阵。”谢钰涵一惊,赶紧出手,要拦下王二虎,毕竟他只是一个凡人,什么都不会,万一要是有危险的话岂不是她在害人。

“是你?”王二虎一看是昨晚的小姑娘,有些失神。

“靠,来不及了。”

这个时候王二虎已经被吸进去半截身子了,谢钰涵犹豫之下,一咬牙,拉着王二虎的脚跟去消失了,而那道光在谢钰涵消失以后也跟着不见了。

而此时,两人一起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面出现。

“这,这是哪儿啊?”王二虎晕乎了好一阵子这才定住了神,瞪着眼睛四处张望。

“老娘也不知道,不过,放心,有老娘在,没事儿。”谢钰涵一手拿着剑一手拍着胸脯说道。

“呃,是你啊!话说你怎么也来了?看来你的身份还挺不一般的嘛!”王二虎见面前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很神气地拍着胸脯保证,有些好笑,可是看到她手上的剑时顿时间觉得这家伙不简单。

“呦呵,还挺聪明的。”谢钰涵瞟了王二虎一眼,由衷感叹道,今天她可是在王二虎的店里蹲点了很久的,对于一个干满十八岁却能够以一己之力开店做生意而且还要照顾两个妹妹的小家伙印像还是挺不错的。

“咳咳,你们想要什么啊?”这时候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出现在两人面前。

谢钰涵顿时间举起了手中的剑,城正带着独孤言和容艳彩前来,罗城正和独孤言道:“恭喜大哥。”

东方恒道:“二弟、三弟,我敬你们一杯,祝你们也早日拥有良配。”

南宫万嘱咐道:“恒儿,我知道你高兴,但是今晚不要喝醉。”东方恒道:“是,师父。”

罗城正道:“怎么能叫师父,应该叫岳父啊。”

南宫万笑道:“是啊,我们都是一家人。”

独孤言对东方恒道:“三弟祝贺大哥。”一杯茶举起接着一饮而尽离开,容艳彩行礼道:“祝贺东方少侠,言弟今日身体不适,想先回去休息。”容艳彩离开跟上独孤言。

东方恒问道:“三弟这是怎么了?”

魏凌道:“不用管他,整天无精打采的样子,就是个病鸡一样,莫管他。”魏凌很是讨厌独孤言,只是因为独孤言不像罗城正一样用有侠义的名望,可以说独孤言就是一个无名小卒,逍遥派武功一点不会,内力也提不上来,魏凌认为独孤言根本就不配成为三剑奇侠传人,加上之前反对魏凌对恢复东方恒计划的提议,魏凌更加气愤,同时独孤言的确在众人面前总是表现出一幅无精打采,双眼无神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想回无名村。

独孤言走出来躺在草坪上,容艳彩也坐在草坪道:“南宫大侠说一家人,难道你想家了。”独孤言没有说话,容艳彩强颜欢笑道:“你怎么比我还伤心,我都已经没有家,可你父母却是健在啊。”

独孤言道:“我的想家不是思念和是怨恨。”容艳彩道:“都这么多年,你还在想当初你被打成重伤,差点不治身亡的事吗?”

独孤言道:“我回到家中,父亲不信也不让人给我治疗,直接给我关禁闭。”突然独孤言一愣起身坐着问容艳彩道:“你怎么知道?”当初独孤言重伤被两侠客所救,但是他询问侠客是谁派来的,但是侠客却并未说出派他们前来相救主人的姓名。容艳彩从身上拿出了一对玉钗对独孤言说道:“你能给我戴上吗?”

独孤言一看突然一惊看着容艳彩,容艳彩点点头,独孤言直接抱了上去道:“香囊?原来是你,谢谢你,原来你救了我这么多次。”

容艳彩道:“我给你香囊的那次,你也救了我啊。”原来当初在破庙中的蒙着面纱的富家小姐是容艳彩,容艳彩的父亲是襄阳路的一把手,这也说得通为什么容艳彩有那么多随从保护。

独孤言放开容艳彩笑道:“要不我以身相许吧。”容艳彩没想到年纪轻轻的独孤言有时也会说一些风情的话语,只不过容艳彩此时理性的轻声一笑说道:“不用。”

独孤言疑惑的问道:“你难道不愿意?”容艳彩道:“你已经心有所属,你并不一定爱我,她我见过,虽然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但是她的眼中对你却是满满真情。”

独孤言低头道:“你都知道,但是那香囊我没有遗失!”容艳彩道:“我确实对你有好感,就像你对某些美貌女子(指南宫秋)一样,但是更加希望的是落花流水两情相悦。”容艳彩收回玉钗道:“等你想清楚再给我戴上吧!至于香囊我知道你给了她。”

独孤言用人灵真身察觉到了周围有人,独孤言起身一听便走了过去,容艳彩跟上,独孤言一看,是中行令、欧阳起和梅花独孤言上前抱拳的说道:“几位怎么不入内吃酒。”

中行令道:“我们两还有要事,就先不打扰诸位。”独孤言道:“那恕不远送。”

中行令拿出独孤言在莱州易容时的画出的画像问道:“请问少侠是否见过画中男子。”独孤言一笑道:“见过,此人身上毫无半点武功,不过手底下倒是有几名高手,前些时日在这一代调戏良家妇女,做的事情全部是些猪狗不如的事情,你们是找他寻仇的吧,说实话我也是对他敢怒不敢言。”

中行令三人一听面面相窥道:“兄台误会了,不知道他在哪?”独孤言沉思道:“好像听说他要回家。”

中行令道:“多谢少侠。”中行令三人离开。远处后,容艳彩粉拳轻轻一打独孤言的胸口道:“你好坏,把自己说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混世大魔王。”

独孤言笑道:“他们是想来抓我的,等我回去又要被欺负。”容艳彩道:“你不也是挺开朗的一个人。”独孤言微笑向前走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谁让你长成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系统压我好多年

网络星辰

系统压我好多年

木瓜黄

系统压我好多年

地道哥们

系统压我好多年

金子曰

系统压我好多年

白糖酱

系统压我好多年

纪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