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只是来谈一谈》。

鼠一與畫皮的到來牽絆住了來來往往的人群。

遭遇如此意外,這些路人不僅沒有感到應有的害怕,反而仿佛忘記了原本的事情,紛紛駐足原地,三五成群的聊起了天。其中一些還不忘了這個時代遇事拍照的風俗習慣,掏出手機忙碌起來。

周大少清楚這些人群的大抵想法。

對于他們而言,事情早昨晚做都可以做,但是熱鬧一旦錯過便很難再遇到下一次機會。

而且如此別開生面的出場方式,別說這些路人,即使是半只腳踏入修行圈的周大少也只在電影或游戲中見過。

至于害怕?

對于夢之國人來說,這是一個很遙遠的記憶了。

這點要歸功于百年前的夢之國立國之戰。

當時的夢之國被眾多強敵窺伺侵略,是一位位先輩們爭先恐后地站了出來,用自己的血肉建起了比鋼鐵與槍炮更為堅硬的城墻,將揮舞著屠刀的外敵趕出了門外,也將勇氣與驕傲牢牢封鎖在了所有夢之國人的心中。

只要夢之國人團結起來,這個世界就沒有我們不可戰勝的敵人。

所以如果說是夢之國人自己一個人面對異常人類,可能還會感到害怕。但當一群夢之國人聚集在一起,該害怕的其實應該換做對面。

這種影響一直持續到了百年后的今天。

以至于很多新生代的夢之國人在學習起那段黑暗與光明并存的歲月時,總是會不由自主的發出感嘆。

因為他們實在難以想象,現在如此強大的夢之國曾經差點被人打斷脊梁骨。

這種驕傲不光是面對國土之外的其他人類,便是面對只存在于神話傳說中的異常人類,也是如此。

為什么上面公布了異常人類的存在,卻沒有引起大規模的騷亂?

因為在驕傲的夢之國人眼中,異常人類雖然強大,但說到底,不過是被先輩們壓制得不敢露面的手下敗將。

如果異常人類識相,那么大部分夢之國人并不在意與異常人類成為同胞。

既然大家是同一片土地上生活的生命,分你一口飯吃也不會怎么樣。

如果異常人類不識相,呵呵,那么不好意思,很多年前,我們的先輩可以將你們驅趕進陰暗的地方不見天日,我們這些不成器的后輩,當然同樣可以。

更何況,這里是調查局辦公樓,是我們最堅固的盾牌與武器的所在地。

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得趴著。

對于周大少而言,這種不講道理的驕傲與勇氣曾是他最引以為豪的東西。

但此刻,他卻半點都不這么覺得。

因為他的心里很清楚,鼠一的身份多半是敵非友。

而一個敵人敢于深入自家的大本營,這不是腦子有坑就是有恃無恐。

看著一臉平靜的鼠一,周大少知道,這絕不是一個腦子有坑的敵人。

所以周大少情愿這些路人躲得遠遠的,而不是站在不遠處指指點點。但他也知道,這種想法只是他的一廂情愿。

事實上,如果不是官方宣傳過,要給異常人類足夠的尊重,比如保持足夠的距離。周大少敢肯定,絕對會有膽大的同胞走上前來要求鼠一和畫皮同他們合影。

相比于外貌平和的鼠一而言,這群勇敢的路人們將更多的目光與重點投向了一旁長相猙獰可怖的畫皮。

關于這一點,周大少同樣只能在心底偷偷苦笑。

根據王蘇州無意中透露出的消息,其實畫皮算得上是那種對人類特別友好的異常人類了。

比起外表猙獰可怖的畫皮,這個看似書生模樣的鼠一才是更危險的敵人。

周大少可是親眼見過其談笑間暴起殺人的模樣。

狡猾如王蘇州,還不是被其玩得團團轉?

將懷里的大聰明抱得更緊了了一些,周大少飛快地轉動起自己并不聰慧卓越的腦子。速度之快,僅次于上次被王曉雨看見他尿褲子的時候。

“畫皮不是已經死了嗎?怎么又出現了?”

“鼠一打扮的這么帥又是為什么?要是為了拍電影扮酷就好了。”

“話說,他們如此光明正大的現身又是為了什么?”

“總不會找我敘舊吧……我們往日無怨近日……”

周大少想咽口唾沫,然而緊張促使他的喉部肌肉如此僵硬,他試了三次才成功。

他和鼠一好像沒仇。

但他和畫皮可算不上沒仇。

雖然出手殺死畫皮的人是王蘇州,但歸根結底,他周大少才是真正的導火索。

而看著鼠一牽著畫皮的手,周大少覺得這兩個人如果不是有著過命的交情,就是有著深厚的感情。這兩種情況無論是哪一種,他周大少此刻似乎都面臨著巨大的危險。

“該死的,調查局的人呢?人家都欺負到臉上來了,敢不敢出個人來吱一聲。”

然而過了好幾個呼吸的時間

当然,这也是侧面的显示出来了这邀请函背后的主人经济实力是多么的强大。

罗老拿着那张邀请函,看了看张成一脸呆呼呼的样子,“你这小子啊!放心拿着吧,我还能在上面涂药不成么?”

张成当然不是担心这个,他也知道这是罗老在打趣他,只不过他着实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接下来还是不接下来比较好。

“小子,给你,你就拿着吧!如果今天不是罗老给你,恐怕你刚才那个甄小姐也会在今天和说。他们北京饭店要......

1000多年后,这个似是而非的不错。展梦白道:难道……蓝大先

劍魂示警!

蘊含在劍芒內的微弱魂念,向他吐露心聲,讓他遠離大部隊,孤身逃離。

不逃,就會死!

虞淵神色陰沉,暗暗深思。

首先,他確定了一點——侵入禁地的外人,劍魂已有感應!

劍芒之魂,能做出警告,能洞察先機,是不是還說明了別的事實?

劍魂,和那侵入的敵人熟識?

聯想起不久前,劍芒也有過的灼熱感,虞淵心情愈發糟糕。

“逃離大部隊……”

突然間,他想到了一個可能,這個可能令他毛骨悚然。

侵入的敵人,是不是故意,讓參加試煉的五大家族、七大城池的人,于一處匯聚?

然后,一網打盡?

此念一起,虞淵只覺得頭皮發麻,覺得興許要不了多久,侵入者就會出現,把所有人斬殺。

敢讓眾人匯聚,意味著侵入者有十足把握,將全部人一舉滅殺。

必有碾壓所有試煉者的底氣,侵入者才會為了省時間,為了避免麻煩,刻意為之,讓試煉者匯聚在一處。

如果他猜測無誤,那孤身離去的李禹,反而可能較為安全。

被李禹找到的,被告知外敵入侵的試煉者,依言聚涌于此,倒是主動入甕,陷入絕境。

“哎,真是倒霉。”

虞淵心在哀嘆,開始重新看待這件事,開始認真思索著,下一步該如何為之。

又是半日。

幽月城的詹天象,也領著族內的試煉者,摸索到這邊。

他降臨后,看到擁堵的坑底,看著因人數太多,在旁邊巖壁鑿開洞穴修行的熟識者,當場傻眼了,“你們,這是在干什么?”

“詹天象,你們幽月城沒有碰到李禹?”嚴祿喝道。

詹天象很迷茫,“沒有啊。”

“哦,原來是碰巧摸過來。”嚴祿點了點頭,“你們幽月城的運氣不錯,沒碰到李禹,還能找過來。”

“發生了什么?”詹天象表情凝重。

“有外人侵入,李家、蘇家,包括我們嚴家,都有人死了。”嚴祿道。

“明白了。”詹天象深吸一口氣,瞬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立即就吩咐族人,“不要去坑底了,自己挑選洞穴,或重新鑿開。”

知道禁地試煉過往秘辛的嚴家族人,面色蒼白,依言行事。

虞淵暗暗點頭,對這位幽月城的領頭者,又多了一絲認同。

“只可惜,入侵者的實力太強,強到眾人匯聚,還是全滅的命運。”他打量著四周,看著頭頂,心道:“這鬼地方,被從上而下的入侵者堵著,怕是連逃,都沒地方逃。”

眾人落在坑底,還有一部分,在坑底上方一點點鑿開洞穴修行。

坑洞中央,再往上的洞穴,能夠和別處坑洞連通。

可那些坑洞,偏偏無人。

人在面臨威脅時,都本能地,習慣性地聚涌在一塊兒,會覺得這樣才安全。

李禹離去時,也沒有想太多,所以讓李家族人,就在坑底待在。

李家的人不動,他們就是中心,導致后來匯聚者,都待在他們身邊,越聚越多。

“這樣不行。”

虞淵在坑底,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突然站起來,說道:“別聚在下面,我們去上面,去上面的石洞。找尋那些,能夠和別的坑洞連接的,有石道的石洞。”

他是對暗月城的那些人說的。

趙雅芙、虞菲菲馬上站起來,用行動來表達,對他虞淵的信任。

轅霆滿臉愕然,有點不明所以,也心存很多疑惑,“大家都在這里,我們干嘛要離開啊?”

“轅大哥,你相信我嗎?”虞淵問。

“當然。”轅霆點頭。

來時,家主轅蓮瑤就曾一次次叮囑,關鍵時刻,一定要多聽虞淵的意見。

如果他的意見,和虞淵的意見有沖突,那么以虞淵的意見為主。

轅霆此人,最大的一個優點,就是非常信任轅蓮瑤,非常聽她的話。

這也是為什么,轅家那么多人,轅蓮瑤偏偏選擇他,成為這趟轅家領袖,讓他和虞淵搭班子的原因。

轅蓮瑤很清楚,換了別的轅家族人,若是達到黃庭境,心氣高傲,肯定不服虞淵。

第二天一早,天云各個主峰里紛紛飛出了一隊人馬直奔落云峰。

龍墓之行,機緣莫大,不可限量,天云當然不能虧待了自家兄弟,所以這次啟龍行動的最終隊伍將會由天云宗,刀宗與蠻荒三方勢力一同組成,高手陣容自是有老李同志拿捏,而參加劍陣選拔的一千名選手則是由葉楓來組織特訓。

按葉楓的意思,刀宗與蠻荒各自派出了三百名年輕選手來參加特訓,分別由云飛跟蠻靈兒帶頭。

天云這邊則是分成了兩撥人馬,李華宇跟云芊芊帶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只是来谈一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无敌了

风高放火天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无敌了

兰桂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无敌了

夜北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无敌了

徒有梦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无敌了

王青衫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无敌了

快穿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