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草》。

葉王冷笑,“我說過,你跟我不在一個層次”,說著,雙手拍出,同時對上陸隱雙掌,然后緊緊抓住陸隱,陸隱身后,又一個葉王走出,陸隱場域感覺到了,震驚,“這是,分靈?怎么可能”。

葉王嘴角彎起,“結束了”,

這才是為什么,呂澤和這個染著綠色頭發的小胖子,兩個人之間有一米的距離的緣故。

不然的話,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絕對不是一米。

不過,哪怕只有一米的距離,其實這個距離本身也并不是太過于長遠。

剩下的半柄剑也再已把持不住,天命已定,谁敢复有异心?”上

对于周安说话恭谦有礼,主薄很是高兴,像周安这样有大名气,又有礼的学子不多见了,没见到那些有些名气的才子,都恃才傲物,对任何人都不屑一顾,甚至连他们这些官员都不怎么理会。

主蔳把周安请进了县衙,到了自己的府内。主薄说道:“你不是回古县城去了吗,怎么又回到百泉县了,难道想在百泉县定居,如果是真的我热烈欢迎。”

周安尴尬一笑说道:“我这是前往归元城去求学,路过百泉县,主薄的心意我心领了。”

“原来是去归元城,恭喜周举人了,以后到了归元城,我还要仰仗你了。”主薄说道。

“客气了,这次来找主薄,是想请主薄帮一个忙。”周安微微一笑说道。

“周举人请说。”主薄变客气了很多,主要是现在周安去归元城,百泉县可不比归元城,他相信只要进入了归元壖,以周安的才学,必定会更上一层楼,在归元城为官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周安可是他的上司了,他态度不能不改变。

“我想要找江承教一家所住的地址。”周安说道。

之所以周安找主薄问询江承教的地址,是因为主薄掌管一县之文案,他手中不但有百泉县地理地貌,还有各种人事住处,跟前世中登记身份证的地方差不多,只要一查就能找到身份地址,当然了这只是主薄所主持的其中一项,还有其它的,就不一一的表述了。

“江承教我怎么听得这么熟悉。”主薄喃喃的说道。

“江承教曾经是百泉县的武教头。”虽然声音很小,周安还是听见了,说道。

“是他啊!”主薄恍然说道:“他不是早在之前就失踪了吗,你找他干什么,难道你找到他了。”

“前段时间我去天狼帮解救好友的时候,见到江承教被关在天狼帮,把他也解救出来了,他为了报答我,就投靠了我,只是好似前段时间他家里好似有什么事,他急着赶回来了,只是他回家之后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好似是失踪了,所以我想要到他的家里去看看,看看他家里出什么事了。”周安说道。

“原来如此,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去文案卷处,去查查。”主薄说完后就离开了,周安静静的等在那里。

半个时辰后,主蔳回来了高兴的说道:“我查到江承教的地址了,他住在西门城三十九号。”

周安向主薄表示了一下感谢就离开了,主薄亲自送周安到门外。

周安离开了县衙,就向所探听到江承教的地址而去。

“……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千里杀仇人,愿费十周星。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

周安路过一个学堂的时候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他所写的男儿行,竟然连学堂中都在学习他所写的诗,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周安向里面看了看,里面都是一些童生,在摇头晃脑着背着男儿行,在前面案桌前有一个山羊胡子的老头正拿着书,听着。

看了一眼周安就离开了。

来到了江承教的家前,周安呆愣愣的看着面前一幕,面前并没有什么家,只是一片烧焦的废墟。

周安进入废墟里,找了找,除了一个烧焦的尸体外,其它的就剩下烧成焦炭的木头子。

这是怎么回事?江承教的家怎么变成这样了!

周安向着周围看去,只见在不远有一个烧饼摊,周安走过去,他想要问询一下,江承教的家里出了什么事了。

这个烧饼摊很简单,就是一个扁担担着两个筐子,筐子里放着已经做好的烧饼,烧饼在所不惜。”

大臣们这时候,忽然鼓起掌来。

何所似敬酒之后回来,冲着柳长歌微微一笑,那意思是说,晚宴之后,就能见到皇上了。

柳长歌听了何所似编造的话,也猜到了他的意思,也是微微一笑,正在这时,贺鲁元起突然站起来,说道:“皇上,汉州朝廷,一团祥和,君臣之间,关系融洽,让人见之,羡慕不已,但是,我觉得,就这样喝酒,没有什么意思。”

皇上微微一愣,说道:“那么依贺鲁皇子的意思,如何喝酒,才有意思呢,你们可是草原上的勇士,从小在马背上长大,论起酒量,汉州人可要甘拜下风了,可不要出难题才好。”

贺鲁元起道:“在我们草原上,大家聚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往往都点着一大堆篝火,一群人围着一起跳舞,一起唱歌,还有武士摔跤的比赛,气氛十分热闹,以我所见,在这皇宫之中,点燃篝火怕是不能了,所以我提议,不如我们举办一场武士比武,大家一起欣赏比武,一起喝酒,岂不痛快?”

皇上道:“比武么,如何比法?”

贺鲁元起说到这次,柳长歌才明白了,他把随从带来的意义,明着是比武,其实是想在宴会上,展现北蛮的无力,让汉州的勇士出丑,柳长歌心道:“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贺鲁元起既然说的比武,莫非他所带来的武士,当真比宫中的侍卫厉害?”

只听贺鲁元起说道:“陛下,这一次,与我同行的,共计十八名蛮族勇士,个顶个都是好手,我一方面需要他们护送,一方面听说,汉州人才辈出,武术繁多,于是想带他们来见见世面,与汉州的高手切磋切磋,我看不如让陛下的卫士,与我们北蛮的武士,轮流比武,大家一起欣赏一番如何。”

皇上这时后也明白了贺鲁元起的意思,既然对方提出挑战,咄咄逼人,皇上如何拒绝,岂非丢了汉州的面子,皇上知道贺鲁元起,既然能这么说,那十八个北蛮的勇士,当然非同小可,若没有相当的自信,贺鲁元起不会如此提议,皇上的身边,不乏好手,心道:“不一定输给了蛮子,想我汉州,人才济济,军中好手,如有牛毛,难道还对付不了十八个蛮子?”

皇上说道:“既然贺鲁皇子喜欢,这件事情好办,我看场中地方也够大,就让两国的勇士,比一比拳脚吧,胜负不论,点到为止。”

贺鲁元起笑道:“大家都是借着比武助兴的,至于比武的规矩,我看不如,我们双方,各选出一个人来,当着陛下的面,不可妄动刀兵,就比试拳脚好了,输的喝酒,赢得有赏。”

皇上笑道:“好,就这么办,今日怎么高兴,怎么来好了,张将军,你来负责比试,挑选出我们汉州的武士来,陪着被发过来的朋友们切磋切磋。”

张将军站起来,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器宇轩昂,不怒而威,说道:“遵旨。”接着便去准备了。

柳长歌问何所似道:“这个张将军是什么人?”

何所似道:“他是京城十营的统领,是皇上最为信得过将军,武艺高强,打过不少胜仗,他的军中,又不少能人干将,挑选出来的人,应该信得过。”

柳长歌心道:“何大哥这么自信,我看未必,贺鲁元起既然是有备而来,这十八个人,定是久经训练,这个张将军临时找来的人,万一不是他们的对手,汉州的面子何在?”

转眼之间,张将军带着同等的军官走来了,这些人,或是军中的校官,或者是年轻的将军,看似各有本领,说到比武,还是要分胜负,在汉州的主场上,汉州的大臣们,自然心里向着自己的武士了,这些人到来,个个表现的英姿不凡,不少人发出了赞美声。

贺鲁元起却不以为然,脸上挂着一抹微笑,心道:“等下就让你看看蛮族勇士的厉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立志成神

黑洁明

立志成神

叫偶爬爬

立志成神

十一月的嚣张

立志成神

夜月风铃

立志成神

天下第一喵

立志成神

丑名远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