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秦小三(八)》。

酒并不好,山村野店里,怎么会空下击。博红雪肋下挟住刀鞘,

“冷大哥,你要加油,打敗他!”

我邊幫忙,邊給他鼓勁。

“呵呵,好的,我一定努力!”

冷狐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

穿戴好護具的冷狐在我們的祝福加持下,走向了比賽場。

兩人站定,中間道。

“是趙風派我們來的,他派我們來殺掉周安,并把一個人的人頭放到周記布莊。”

周安一聽是趙風,恍然過來,在來縣城的路上,他就看出趙風對他很怨恨,只是沒有想到一進到縣城,他就對自己動手了。

只是為什么他把人頭放到周記布莊干什么。

”赵大道:“棺材是现成学,与诸儒论议,词致可

“跑?你竟然让他跑了?”柳六的这句话让人听不出他的语气里到底夹杂着什么。

王文山只是感觉到对方的语气不善,于是再次将他的头低下,静静的盯着如同琥珀镜一般茶水,看着上面的层层涟漪。

“也是,你那里就那么几个人,更何况那院子也是苟日新以前住过的地方,也不能怪你。”还没等王文山解释,柳六自己就替他找好了理由。

王文山略感诧异的抬起头,双眼看似颇受感动的望着对面,“谢谢六叔的理解。”

“三爷知道这事儿吗?”柳六问道。

“没敢跟他说,我是第一个跟您讲的。”

柳六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脸庞换上了一副提携后辈的表情,责怪道,“你这样做很不好,影响很坏。”

见王文山略显不解的眼神,柳六接着说道,“三爷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这青山镇的事情很少有他是不知道的,你可不要被他那副苍老的外表所欺骗。”

王文山一愣,他恭敬的望着对方,期待着对方的解答,“小的有些不明白。”

柳六在这一刻根本就没从他的身上看到半点儿狂躁的神态,截然不同的儒雅就好像是他的身体深处藏着另外的灵魂苏醒了。

“有什么不明白的,弄不好了现在咱们在这里聊天,他就已经知道了。”

“什么!”柳六的这番话让王文山激动的将桌子上的茶杯碰撒了不少的,水渍溅在了桌子上。

柳六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脸上却是云淡风轻,极为不在意的说道,“你激动什么,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见陈浩。”

“陈浩?”王文山适时的有些失神。

柳六解释道,“就是那个被你们称为青狼王的陈浩。”

“是他!”王文山的脸上恍然大悟,将刚知道这个震撼消息的表情表演的淋漓尽致,柳六被他成功骗过。

“我听说他被三爷派到江苏府里去了,这个时候怎么回来了?”

虽然青山镇隶属江苏府,可要是从那里到这里一来一去就得五天的时间,也就是说,在五天之前,扈三爷就已经有了将陈浩叫回来的打算。算算日子,那个时候差不多也是苟日新开始往回逃的日子吧?

这种种细思极恐的细节,令王文山一阵胆寒。或许,他真的小看了扈三爷。

“你也不必紧张,三爷又没有规定不能随便聊聊,更何况我是有事要找你安排。”柳六抚慰一笑。

王文山的脸上笑开了花,,“六叔有事尽管吩咐即可,小的一定好生照办!”

柳六笑了笑,他很满意王文山此时的态度,“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有些事要跟你讲明,省的你到时候犯糊涂。”

“六叔教训的是。”王文山恭敬的点点头,

“那我接下来……”

“接下来你该做什么就接着做什么,不用大惊小怪。三爷这两天会对再回楼有大动作,到时候你表现好一些就行,可以的话,事后我把醉梦楼给你争取过来,省的于连庆看着眼热。”柳六道。

“六叔对我这般好,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我这个人嘴笨,那些漂亮话我也不会说。总之以后您若是有什么事差遣,小的定当尽心尽力的办。”

王文山的这一番话,令柳六内心颇为满意,眼含笑意的点点头。

王文山见时间不早,就要开口提出离去,谁知柳六在王文山转身之际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大杂院的那帮兄弟暂时就不要再见了!”

刚走出门口的王文山如同被劈了一道闪电似的立在当下,他不敢回头,他害怕回头会看见柳六那双看破任何事物的双眼。他的内心如同狂风暴雨下的土地,被践踏的所剩无几、体无完肤。

他不明白,对方是怎么知道周涛他们的?

王文山想起了刚才柳六说的那句话,‘在青山镇,还没有扈三爷不能知道的事情’。

他有了个更大胆的想象和猜测;难道这一切是扈三爷事先安排好的?又或者说是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有透露?

可无论是哪种可能,都令王文山手脚发冷。

早先带他进来的那个小厮直在他耳边唤了他好几声,才勉强将他被吓得离体的魂魄回拢原位。他敬畏的目光望着身后的大门,勉强的将视线从他那里收回来,只是心中的惊吓,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散了的。

回到家的王文山,没有和任何人交谈,他需要自己一个人来消化一下柳六跟他讲的那些话,所以到家后的第一时间他选择躲进屋子里休息。

……一夜无话……

王文山是被屋外的喧嚣声吵醒的,昨天想事情想的太晚,也是太久,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昏睡了过去。

当他打开屋门的时候,他们兄弟几个正在前面的院子里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你们在这儿干嘛呢?”王文山好奇的问道。

听到他的动静,众人都纷纷爺說話呢?”

在聽到王一山說的半截話的時候,柳六就猜到了他的想法,在徹底聽明白后,頓時如同點燃的炮仗一般,跳起身罵道。

“就憑你們也配自稱是三爺的人?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怕是上趕著來當踏馬石我都嫌硌腳。”

柳六的此話一說,身后的葛家三兄弟的臉上頓時就變了顏色,但好在他們能看的清當前局勢,盡管心中憤懣不平,可依舊站在王家兩兄弟的身后不言語。不過只要前面的兩兄弟下達個什么指示,他們三兄弟絕對會跟瘋狗一樣撲出去。

咬人的狗兒不叫,不叫的狗最狠。

王文山的心中依然是不快,他可不知道什么是大局為重,不過他相信自家小弟的想法,既然由他出頭,那自己能做的就是相信他。反倒是王一山眼神中有著些許的好奇,看著暴跳如雷的柳六,又看看風輕云淡的扈三爺,頓時感覺謠言害人匪淺。

他此刻真的很想找出那個敢在外面散發謠言的王八蛋,真要是碰上,二話不說先上來毒打一頓,然后再指著對方的鼻子質問道:你丫的是眼瞎不認識誰是扈三誰是柳六吧!

“不論六叔您怎么否認,外人可不會相信您說的話,因為我們做的事代表著三爺跟您的意念。”

“混蛋,你威脅老子?”

憤怒的柳六將桌子上的茶杯掃向下面的王一山,茶杯里的茶水灑在他的身上,他的臉上依舊是風輕云淡的樣子,沒有絲毫的改變。

“來人……”

心中愈發不滿的柳六已經憋不住心中的怒火,就要叫人進來好好的教訓一下王一山。

“老六。”

扈三爺止住暴躁的柳六,對著下面的王一山開口說道:“那你覺得我該怎么讓外人認為你和我沒關系呢?”

王一山沒想到扈三爺會問他這個問題,頓時立在當場,他語塞了。

“那你覺得我該給你些什么?”扈三爺接著反問他。

“況且,有些東西我不已經答應給你了嘛。”

王一山被扈三爺說的一愣,不知道對方指的給自己了,給的是什么東西。思量了片刻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于是直接傻乎乎的問道:“您給我什么了?”

“呵呵”,扈三爺對于王一山此時小兒的作態感到發自內心的好笑,“當然是碼頭的話事權啊!”

聽到這話,最先反應過來的竟然是王文山,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拉了拉王一山的衣角,怕小弟察覺不到自己的意圖,都將王一山的衣服拉變形了。此時的他,早就沒有了剛才的不滿與憋屈,因為碼頭上的話事權對于他來說有著很大的幫助。

王一山自然也明白扈三爺這句話的分量,但是他不想被對方這種虛無縹緲的承諾所擊倒,他想要些實實在在的東西,哪怕是雞肋一些的東西也好。

“不然你還想要什么?”

扈三爺說這話的時候,原本被安撫下的柳六再次怒火雄起,再次指著王一山不懷好意的說道:“小子,人要知道滿足,知道感恩,別他娘的得寸進尺!”

王一山就像是沒有聽到他說的這句話似的,依舊對著扈三爺說話,在他看來,任憑你柳六蹦跶的再歡,也不如扈三爺的一句話管用。

“六叔說的極是,小的銘記于心,但是小的還是斗膽想要向三爺討點東西。”王一山不顧身旁一直拽他使眼色的大哥,壯著膽子說話。

“王八蛋,你還真他娘的狗膽包天啊!沒完沒了是吧!”

怒不可恕的柳六直接來到王一山的面前,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要不是后面有葛家三兄弟托著,早就不知道滾到哪里了。

王一山死死的拉住身后的葛家三兄弟,他看的出柳六只是想出口氣,本來自己就是貪得無厭想要再撈點好處,要是后面的三兄弟忍不住了,事情可就真的到了一個不可談的地步了。

“老六。”扈三爺的聲音明顯的重了幾分。

柳六自然是聽出了扈三爺語氣中的意思,冷哼一聲坐回剛才的位置,沒再說什么。

“無論你再乞求什么,我們都不會答應你的。沒人告訴過你,先付出才會有回報嗎?況且你們得到的已經夠多了。”扈三爺的臉色無悲無喜,但是他的語氣明顯比剛才陰沉了幾分,顯然是王一山的舉動令他心中不喜。

王一山自己也明白是自己的問題,于是沒再開口說話。不料扈三爺話鋒一轉,接著說道:“不過……”

“老六既然動手打了你,一會兒下去的時候去庫房挑幾件兵器防身,就當是我們最后的底線了。”

話已至此,再說其他的也沒什么用。怕王一山再有什么幺蛾子,王文山趕緊拱手告辭,帶著兄弟幾個退出了偏廳。剛走出偏廳的時候,就有小廝在門口等著,說是三爺安排要帶他們去挑東西。

誰也沒有想到,在扈府的后院里,就在昨天他們被綁關押的豬圈旁邊,就是扈府的武器庫,里面可謂稱得上是琳瑯滿目,各種武器應有盡有。

“三爺說了,里面的東西你們可以隨便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秦小三(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荒芜之下

御剑斋

荒芜之下

一笑生

荒芜之下

云照君

荒芜之下

鲨鱼子

荒芜之下

鬼雨

荒芜之下

纸扇轻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