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作罢》。

陳塘,大梁國西臨城人,今天四十九歲半,家有一兒一女,妻子早逝,一人將兩個孩子拉扯長大,開了一家鏢局。這些年陳塘也混出了名堂,不僅鏢局行遍天下,護送的物品也是種類齊全,價格公道,童叟無欺。就比如今天,他親自出山護送一把長恨劍,敬獻給當今太子。

長恨劍,劍長一尺七,劍寬一寸半,乃八百年前恒公所鑄之神兵,劍成當日云遮霧罩,天降奇光。八百年的時間里,長恨劍易手多主,無一不是天下之頂尖俠客,而今明珠蒙塵魔道猖獗,這把本該斬妖除魔的神兵只能作為其主人晉階之本,獻與當今太子殿下。陳塘接受此貨時無限唏噓,感慨世道之不公,然而雇主非常大方,出銀千兩只為請自己親自護送。

雇主給了錢了,那還有什么好說的,再怎么感慨劍終究是死物,要看用劍的人才行。錢終究比劍實在,一把劍如今雖然依舊吹毛立斷,但也是象征意義大于實際作用,錢才是真正的萬王之王。

帶上一隊最精銳的趟子手,陳塘與自己的女兒一同踏上護送劍的道路,一路上靠著陳塘的威名倒是沒有宵小敢打主意。但是等快要接近京城的時候就開始不對了,越是接近天子腳下,打這把劍的人就越多,自己麾下的趟子手也陸續開始有損失。自己一邊想辦法保證貨物,一邊盡力打聽對手的來歷,而今晚終于得知對手的身份了,他們的主子居然是二皇子殿下。

傳聞二皇子武藝了得,但凡武者就沒有不愛神兵的,劍是好劍,二皇子求而不得只能選擇動手去搶。對方在殺光陳塘麾下的所有趟子手,只剩下陳塘與其女兒陳欣的時候終于說出了原因,這是打算讓陳塘不做糊涂鬼。

陳塘很不解,既然是兄弟干嘛不直接問大哥要?就算要不到,掏錢買也行啊!為什么一定要動手搶奪呢?自家兄弟,都是一個爹,從小一起長大有這么大矛盾么?何必拉自己這些無辜的人進這旋渦之中,后悔當初為了這一千兩接單,早知道就該推給獨孤城那幫子劍客。怪不得當時競標的時候獨孤城那幫人看到自己奪標成功當時眼神就好像在看死人一樣,現在看來他們怕是清楚其中的彎彎繞,也許他們有應對之法也說不定。

“如此,也就可以送你上路了。”對方的首領說道,與此同時四周一陣拔劍的聲音。

“慢著!我死可以,能不能放過我女兒?”陳塘還在做最后的努力,他希望自己女兒能活下來,雖然他知道這很渺茫。

“爹!要死我們一起死,女兒不愿獨活。”陳欣倒是硬氣,年紀輕輕頗有血性,不過也只是有血性罷了,武藝一般只當是個拖累。

此時此刻陳塘緊緊握者女兒的手,女兒決然的看向父親,此情此景不由的讓人心生憐憫。然而,對面的敵人并沒有情感,依舊緩緩拔刀,既然已經告訴別人身份了,那么勢必要斬草除根不留后患。場面萬分危機,這一幕讓在樹梢站著的張遠都不由的搖了搖頭,雙方這頓騷操作充分的說明了一件事,反派殺人愛嗶嗶,總是會給正義的一方全身而退或者當面反殺的機會。

“嘖,真可憐。”張遠忍不住出聲道,這一聲可憐對于陳塘父女來說好似天降福音,卻讓反派一方神經緊張起來。

張遠一襲白衣從天而降,折扇打開微微煽動,好一個風華無雙的絕世公子,渾身上下散發著貴族氣息,全然不像一般世家的公子哥。事實上確實不是一般的公子哥,反派的首領甚至于都認出張遠了,畢竟是二皇子身邊的侍衛哪有不認識主子的道理。雖說是伺候二皇子的,但實際上依舊是歸屬禁軍當中,禁軍為皇族效力是皇族的忠犬,張遠這么一個四皇子哪有不認識的道理。

“看來你認出我了。”張遠的目光何等敏銳,眼睛對上了基本就能猜到對方在想什么,那種錯愕之中帶著近乎狂熱的忠誠。

“……”不說話,或者說不敢說話,只是低著頭等候責罰。

“這把匕首算我送給你的主子作為補償,劍依舊讓他們父女倆送,明白沒?”張遠拋出一把匕首,這是自己按照在意識海鍛造間的記憶打造的出來的。削鐵如泥那也只是小意思,關鍵是附帶特殊熟悉,不仔細分辨的話是感覺不出來的,這把匕首的作用就是增加揮劍速度。

“是,告退。”禁軍首領接過匕首,依舊不敢抬頭。

“至于你的這些下屬,要給苦主一個交代,不要怪我心狠。”張遠還是打算殺一群放一個算是敲打一下二哥,都二十歲的人了做事還那么糙,派禁軍截殺,你是怎么想出來的主意?真當天下人是傻子么?當御史臺那幫狗鼻子是白癡?自家事自家曉,大哥雖然悶但并不傻,這件事一看就是知道是你做的。好歹你也豢養一些死士來做,至少人家不會直接安在你頭上,家門不幸啊!

也不待禁軍首領點頭,張遠真氣灌輸腿上輕輕一跺腳,頓時數十個石子飛到眼前,旋氣釋放而出,隨著扇子的風如閃電般四散飛去。下一秒,四周無數的尸體重重的倒在地上,這一手在陳塘父女眼中可謂驚世駭俗。老天爺,這還是人么?自己好歹也算是在江湖上一流好手了,被這幫子禁軍逼設施齊全,還配備幾個派出所在里面。當然,臨海網大沒到那個程度。

李樂根據前世的記憶,大概知道幾伙主要的幸存者都在哪。

一個是體育館,挨著宿舍樓。樓里物資不少,但探索難度非常高,所以大部分時候都只能挨餓。

第二個是在食堂和購物中心附近,食腦者大爆發是在中午,所以那里人很多,現在食腦者也很多。幸存者們躲在周圍,食物來源還算充足,但很危險。

最后一群是在教學樓的倒霉孩子和老師們,也就是李樂上輩子的所在區。那個點教學樓人數不多,安全倒是挺安全,但餓也是肯定餓。

在食物和水源不足后,這群幸存者終于下定決心,沖出食腦者的包圍。死傷慘重地與一支搜救隊匯合,然后前往新臨海基地。

末世前期這些幸存者的故事乏善可陳,大多沒什么區別。

到達新臨海,成為精神力者后,李樂的廢墟獵人生活才算正式開始。而臨海基地毀滅時他正在城外執行任務,所以才逃過一劫。

“小心點,以這里的人群密度,多半出現不少中階食腦者了,高階食腦者也也可能。”李樂把槍弩刀都放在自己隨時能拿到的地方,小心前行。

林茵信心滿滿:“放心吧,那張魔術師牌讓我在偽裝操縱方面的技巧都強了很多,不會暴露的。”

李樂感覺林茵是真的運氣好,隨便撿一個寄魂給她都是非常有潛力的那種。

霧主的賜福真是有用啊。

這也可以理解,你看李樂從霧園出來后都從殺一只青銅巨蟹也折騰半天的弱雞變成了可以單挑兩只螃蟹的強者,這也多虧了霧主的獎勵。

從食腦者中間穿過對李樂來說不算什么,但林茵近距離接近這些怪物時卻有些反胃。

那些灰藍色的腫大腦袋讓她回憶起死去的父母。

有點心理陰影,但李樂在旁邊林茵就不慌。現在李司機算是她的精神支柱。

“先去,教學樓吧。”李樂帶路,來到占地面積非常大的教學樓群所在。路上他們還看見了兩只中階食腦者,順手殺掉挖出結晶。

現在他們的精神力都接近兩千,目前階段單個怪物,除了霧主之外全都不可能是李樂和林茵的對手。

“那里面好像沒活人了。”林茵遠遠就通過精神力偵查對教學樓做出判斷。

李樂咬碎棒棒糖:“……那就去食堂吧。”

他不知道同學們是死了還是跑了,又或者流落到學校的其他地方——李樂并不是特別關心,也懶得猜測。

“唉。”林茵嘆氣:“不知道小溪她們怎么樣了。”

小溪不是他們班的,但和林茵是室友。

“別抱太大希望。”李樂搖頭。

被林茵念叨的小溪正用布滿血絲的雙眼看著同伴們。

王升坐在體育場的臺子上,打了個哈欠。

又冷又餓又困,總之他的狀態很不好。但大家都是如此,無論如何也得有人輪流守夜。

那個家伙也沒睡……

每當和小溪的眼神對上,王升都感覺她像在看食物。當然這其實是錯覺,小溪又不是變態,現在還沒到餓極了的狀態,不會想著吃人。

等天完全亮了,就把大家叫起來去外面探路。哪怕沒辦法直接逃出學校,也要探索出一條去超市和食堂的路。

雖說還有一些經驗不足,但王升這個領導已經很合格了。

可惜面對如海水般將他們困在孤島中的食腦者,他根本無能為力,只能孤注一擲,冒險一搏。

不冒險根本活不下去。

張海和其他幾位籃球隊的兄弟都贊同王升的決定,這才讓剩下的人不敢反對。可誰知道大家心里咋想的,行動失敗后他們會不會跳出來分裂團隊?

現在這種情況,再不團結就真的完蛋了。

總之王升相當苦惱。

末世前越是繁華的地方,此時越死寂。被大量食腦者包圍的幸存者們只能絕望地等死。橫穿這些地方的難度更是大到無法想象。

“艸,來趟海邊真不容易。”周北穿著被灰塵和血水弄臟的衣服,站在海水前方。

比起末世爆發之前,海岸線起碼向內陸推進了幾十米。

也勉強算是正常漲潮退潮的范圍吧。

但看著海面上飄著的幾具尸體,周北卻覺得這事肯定有問題。

“怎么連幾只螃蟹也看不見?”這位末世前的慣犯早已不滿足于那些普通食腦者掉落的精神結晶,而將目光轉向了強大的青銅巨蟹。

以往周北的生活就是偷錢騙錢賭錢,在警察局或者小幫派里混吃等死。

但自從那一場豪賭飲下螃蟹腦漿后,他就成為了末世中的強者。精神力暴漲到六百多點,所以這幾天獵殺食腦者得到的那點精神結晶完全不讓周北滿意。

他還想再賭一次。

“艸,那是什么?”周北忽然感覺光線變暗,本以為是朵云,但抬頭卻看見一只巨大的飄浮之棘從頭頂飄過。

海星在蔚藍如水的天空中飄著,身上的尖牙輕輕蠕動,如同劃水。

ps這是加更,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月票。

萧十一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窗外香的身法一展开,就仿如飞鸟般

這些修煉者在噩星時常經歷絕境,很多都已看淡生死,但人恐懼的本能無法遏制,面對獄蛟,除了永恒族的尸王,正常人或多或少都會發怵,除非比獄蛟強。

陸隱道,“他被我宰了”,說著,他身形一閃出現在豐藍身前,豐藍警惕,后退一,而更多人則認為人類修煉要靠自身,星源液不能動,一旦汲取過重,會導致母樹枯萎,這里,是我們人類的發源地”。

“這兩種爭論持續了很多很多年,直到現在依然存在,不過之前,陸家鎮壓星空,陸家對于星源液的態度就是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作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带着无尽穿越了

蝉说者

带着无尽穿越了

栗小持

带着无尽穿越了

易仟乙

带着无尽穿越了

荣小荣

带着无尽穿越了

蔷薇醉

带着无尽穿越了

雾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