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尔等蝼蚁(二)》。

镛等夺河西船,尽泊东岸。贼党真相的心一直鼓励着我向上爬。

“干兒子,還不上前拜見契爺?”吳笑天耳邊忽地的響起空靈的聲音。

他猛然聽到那端坐中央的魔神似乎是張了張嘴巴和他說話。

驚駭、遲疑讓吳笑天猛地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不會吧?

剛才说我是暗子?我只是个普通人,连修为都没有,如何成为暗子?又如何打探情报?”少女大笑。

  陆隐嘴角弯起,“我说你是,你就是”,说完,厉喝,“抓起来”。

  没人动手,王云在阴山区积威已久,那些纨绔子弟可不敢得罪。

这一刀出手,众人更是面如死灰保此剑了,所以我找了个地方藏

王泱點頭道:“為首者立即斬首示眾,余者按軍法處理。”

百里衡道:“遵命!”

唐定江匯報道:“瀟公,澤州城中,叛黨都逃到老主母的娘家,公府衛隊已經包圍了這些叛黨。等待瀟公的決斷。”

王泱嘆惜道:“大嫂雖然心不在我曲家,但畢竟服侍大兄二十多年,為曲家生兒育女。立即強攻,抓捕叛黨,依法審判。

我將以瀟公的名義赦免大嫂娘家的直系親屬,驅逐出澤州。”

唐定江領命。

照樣處理了獵蛙軍和飛梟軍的叛黨事之后,又商議了關于曲證葬禮的事。

曲三才報告道:“主公,我已經把先王的遺骸交給熊大都督,熊大都督等人已經返回城外禁衛軍軍營了。”

王泱道:“我估計他們明天就要來辭行,拔營返回廂州了。老總管,你到時傳我的命令,讓澤州刺史府給王家禁衛軍提供一個月的糧草,但是對禁衛軍的其他要求一律回絕。

老梅,你率兩萬飛梟軍,一萬獵蛙軍,和他們一起去廂州,一是防止他們沿途滋擾澤州百姓,二是以我的名義,提前到廂州府城打前站,為五月初五的大鍔諸公共議推舉新王做準備。”

梅截遠和曲一領命。

“二總管,你準備一批邀請函,拿來我簽署。派人送出去,正式邀請各地公卿賢達參加廂州府的共議。”

曲二領命。

“三總管,曲四在追查宇氏的間諜,你給他派一批公府的超凡者和其他人手,作為支援。這次清理間諜之后,正好以此為框架成立一個負責反間諜的專業機構,與原來的諜報局并列。”

曲三領命。

王泱想了想,又對曲一道:“老總管,廢止所有曲瑕發布的有關增加公府開支的命令,廢止以人為腳墊之類所有侮辱臣下人格的惡習陋禮。

削減公府的奴仆,只保留大兄主持公府時的人手。

以我的名義向那些受到曲瑕母子惡習暴*政侮辱和戕害的臣下致歉,予以賠償。”

曲一領命,有些猶豫的道:“老主公臨行前,命老主母為主公娶妻妾,以為喜兆。果然應驗,主公如今安然歸來。三位夫人正等候在門外……”

唉!封建陋習害人啊!都忘了這件狗血的事情了,在西荒的旅途之中,和曲三曲四聊天時,王泱已經問過這事了。

大夏的有種習俗,如果家中有男丁失蹤在外,不知生死,有條件便為他娶妻沖喜,已經娶妻便納妾,總之假裝失蹤之人安然無恙的操辦一番。

如果失蹤的游子歸來,那自然皆大歡喜。回不來就白白增加了一位寡婦了,不是害了人家姑娘一生嗎?

來自真正男女平等的世界的晶苧對這陋習反應激烈……

作為曲憑,自然不能不認賬,只得扶額道:“國家遭難,諸事繁多!還需諸位辛勞,請去忙吧!老管家,請三位夫人進來吧!”

眾人行禮出去辦事了。

片刻后,曲一帶著三個女子走進來,然后悄無聲息的退走了。

一個十七八歲,端莊秀美的女子捧著幾塊潔白的絲巾,另外兩個更加美艷的少

季辽走后,承天殿里空寂起来。

元屠瞪着眼睛看向门外,许久后,这才收回了目光,看向高台上的无边。

“魔祖,你感觉魔童他说的话可信几分?”

“你说呢?”无边轻笑,反问道。

“我?依我看来,魔童这人当然不能信,这人背信弃义,连曾经的主子也敢出卖,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无边未动,也没说话,不知是否同意元屠的这个说法。

“魔祖...”

元屠还想再说什么,无边却是在这时挥手打断,“你暂且回去,等些时日,待魔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尔等蝼蚁(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念太初

大汉雄魂

一念太初

商山慕雪

一念太初

狂砍九刀

一念太初

被风吹落的优雅

一念太初

一块小肥肉

一念太初

丧尸舞